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十三章:恩威并施
    來時追著【食金鼠】一路疾馳產生的顛簸,差點讓周陽留下心理陰影,故而返回之時在他的再三要求下,周荃老人只能放緩速度陪他慢慢返回,一共用了差不多兩天的時間才回到青萍山綠洲。

    此時青萍山綠洲這邊已經亂了套,因為【食金鼠】大開殺戒殺了二三十個礦工,周陽這位駐守修士又不見了蹤影,周寶這個沒有任何家族正式任命的臨時接替者,根本鎮不住場子,安撫不住那些被嚇破膽的幸存礦工。

    老實木訥的他,最后竟然只能守在青萍山上,看著那些礦工們在營地中亂搞破壞,發泄心中的恐懼和憤怒,一點辦法都沒有。

    等到周陽和周荃老人回來后看到這種情況,當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一陣無語。

    沒辦法,周陽只能親自出面收拾殘局。

    而在周陽收拾殘局的同時,周荃老人已經氣得沖進青萍山內,一巴掌打翻了滿臉欣喜之色迎上來的周寶。

    “真是廢物啊,你好歹也是練氣四層修士,區區一些凡人,就讓你束手無策躲在陣法里干瞪眼,你手里的法器是干什么用的?你修煉的那些法術,都是用來逗小孩的戲法嗎?”

    老人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滿臉委屈的親孫,口中的唾沫直接噴得周寶滿臉都是,簡直是氣壞了。

    偏偏周寶這老實木訥的家伙,還是個死心眼,聽到老人的訓訴,還滿臉委屈的辯解道:“爺爺你錯怪我了,家族有規定,嚴禁修士傷害家族凡人,總不能那些人不聽我的話,我就殺了他們吧?”

    老人聽到他這話,火氣那是蹭蹭蹭的直往上冒,忍不住又是一巴掌扇在孫子的另外一邊臉上,氣怒交加的怒罵道:“殺殺殺,你那膽小的性子敢殺人嗎?你給老夫睜大眼睛看看,看看小九是怎么解決問題的?你這個二哥除了一把年紀外,還有哪點趕得上人家?”

    我本來就不如九弟嘛!

    周寶心中委屈無比的想到,卻是不敢再頂嘴了,乖乖的施展“天眼術”看向山外礦工營地,看周陽怎么處置那些礦工。

    周陽收拾那些礦工的方法很簡單,他直接祭出“赤炎?!被饕壞瀾9飩切┛蠊っ喬系揭淮湛醯胤?,然后將【食金鼠】的尸體扔到了這些礦工的面前。

    “看到了嗎?這就是那只吃人的妖獸,現在它死了!”

    “我知道你們害怕,害怕被妖獸吃掉,但害怕不是你們肆意破壞家族財物的理由!”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馬上給我收拾好營地,老實等待家族對你們的后續安排,否則我便將你們這兩天的所作所為如實稟報給家族,并建議家族剝奪你們的姓氏,將你們和你們的妻兒老小全部逐出家族!”

    一個帶有凝神醒腦作用的一階法術“清音術”,讓得周陽冷冽的聲音,清楚的傳到了每一個礦工耳中,直達他們腦海深處。

    在“清音術”的效果下,礦工們頭腦前所未有的清醒,那些從小背誦的家族規矩,也迅速在他們清醒過來的大腦中浮現而出,然后他們就全部冷汗直冒,滿臉驚恐與畏懼的看向了那個站在妖獸尸體旁邊的年輕仙師。

    周家規矩雖然嚴禁家族修士殺戮家族凡人,但是更不允許家族凡人破壞家族的靈物資源,一旦有哪個凡人犯了這條規矩,輕則喪命,重則剝奪姓氏,全家放逐。

    剝奪了姓氏,他們便不再是周家之人,不受周家修士庇護,周家修士一劍殺了他們也不算是觸犯家規。

    而全家被放逐的話,茫茫沙海之中,沒有足夠的食物和水,不出三日就會要了他們全家老小的性命!

    “饒命啊,仙師大人饒命??!”

    “我們錯了,我們知道錯了,仙師大人您開開恩,就饒了我們這一次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我冤枉啊仙師大人,我這兩天都在營房內,根本沒有參與到破壞營地當中,仙師大人您法眼如炬,我真是冤枉的??!”

    一瞬間,想明白事情后果的礦工們,全部是雙膝一軟,齊刷刷的跪倒在地拼命磕頭求饒了起來,再無一絲先前那種亡命之徒一樣的瘋狂之色。

    青萍山上,周寶瞪大眼睛望著這一幕,直接是看傻了。

    周荃老人見此,則是趁機教育著孫子說道:“看到了沒有?現在知道你先前說的話有多愚蠢了嗎?對付區區一幫凡人,都要打要殺,那和沙匪有什么區別?你以為家族為什么別的法術不教,卻要你們從小學習那些看起來對斗法修行沒什么幫助的一階法術?”

    周寶無言以對,他雖然死心眼,但也不是真正一根筋的傻子,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他再抵賴辯解。

    “好好學著點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做事要多用點腦子,若是再遇上不好決定的事情,記得多請教一下小九,聽聽他的意見再做決定!”

    終究是自己的親孫子,老人也不忍心再打再罵,只能嘆息著以勸導為主,希望能夠讓其有所改變。

    這時候,周陽在等那些礦工頭都磕破了磕得滿頭鮮血后,方才答應原諒他們這次的錯誤,然后揮手驅散這些人,讓他們去收拾一片狼藉的綠洲營地,自己則是收起地上的【食金鼠】尸體返回了青萍山。

    “好一個恩威并施,先以族規威脅恫嚇破其膽,再施以恩德安其心,小九你年紀輕輕便懂得這個道理,以后家族交到你手里,相信你會做得比我們這些老家伙更好!”

    在自己的親孫子面前,周荃老人也是毫不避諱的直言看好周陽擔任下任族長,而周寶聽見后,也是一點嫉妒都沒有。

    家族族長之位,本就是能者居之,周寶雖然有些憨憨,但是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周家“元”字輩15人,他周寶的才能就算不是墊底,那也是倒數前幾,輪到誰當族長也輪不到他。

    “三爺爺,這些凡人礦工雖然暫時安撫住了,但是想要他們再下礦挖礦,短時間內估計沒指望了,因此還得請您回到家族后,將此間情況一同稟報給老族長,請家族再征集一批新的礦工前來替換掉他們?!?br />
    周陽看了眼旁邊一聲不吭兩頰通紅的周寶,聰明的什么都沒有問,直接向周荃老人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這個你放心,老夫回去后肯定會幫你把這事辦妥的?!?br />
    老人微微頷首,很容易就應下了周陽的請求。

    如此這般在青萍山又休息了一天后,周荃老人與周寶這對親爺孫便在周陽的目送中,騎上沙陀獸返回了家族。

    送走了周荃老人爺孫兩,周陽終于有閑工夫處理這次出門的收獲了。

    他先是將那頭【食金鼠】的尸體扒皮拆骨,將能夠煉器的鼠皮、鼠牙、鼠爪、鼠骨、鼠目全部處理保存好,鼠肉則是搭配【金珠米】做成靈膳改善伙食。

    然后又架起一個自己煉制的赤銅鼎爐,將那一粒粒葡萄大的老鼠屎扔進鼎爐中,再加入泉水,添上火炭,慢慢熬煮了起來。

    這樣將數千粒老鼠屎全部熬煮完畢后,周陽得到了數十斤的金屬沙粒。

    這數十斤的金屬沙?;共皇侵苧糲胍奶厥飭榻?,還需要繼續進一步的萃取,不過接下來的萃取就考驗煉器師技術了。

    為了將這些金屬沙粒內的特殊靈金萃取出來,周陽換上了自己煉器用的一階上品法器鼎爐,又拿出了數十塊巴掌大小的火紅色木碳塞到了鼎爐下面,用法術將其點燃。

    這種火紅色的木炭,乃是用一種名為【炎陽木】的靈木燒制而成,十塊巴掌大小的木炭就價值一塊下品靈石,極其珍貴。

    【炎陽木】是一種只在活火山和地火巖漿附近生長的二階靈木,將其點燃后產生的火焰,顏色為白色,堪比筑基期修士掌握的真火。

    通常練氣期的煉丹師或者煉器師在淬煉一些對溫度要求較高的材料時,若是沒有地火可用,便會燃燒【炎陽木】燒制的木炭來提高火焰溫度。

    周陽手里的這些【炎陽木】,還是上次他讓族兄周奇帶著自己煉制的一階法器返回家族后,老族長周明翰為了讓他盡快達到二階煉器師,特地從家族庫房中取出來讓周荃老人帶給他的。

    此時隨著數十塊【炎陽木】被一起點燃,器鼎下頓時騰起了炙熱的白熾色火焰,這白熾色火焰溫度奇高,便是周陽這般有著法力在身的修士待在火爐邊上久了,也是熱汗直冒,汗流浹背不止。

    不過這時候的周陽,已經根本沒空去做擦汗這種小事了,他神識放出投入到器鼎中,能夠清楚看見里面的金屬沙粒在緩緩熔化,而他的工作,就是需要不斷打出煉器法決將金屬溶液中那些雜質剃除出去,最后只留下自己需要的特殊靈金。

    這種工作極為考驗煉器師的眼力和時機把控能力,也極其消耗神識和法力,以周陽練氣六層的修為,竟然只是堅持了半個時辰不到,便感覺一陣頭暈目眩,身體乏力,不得不熄滅爐火暫停萃取。

    如此這般一連花了數天時間,前后經過數次萃取后,周陽終于將所有金屬沙粒中的特殊靈金萃取出來,最后收獲到了一塊巴掌大小的暗金色靈金。

    這塊巴掌大小的暗金色靈金,重量和精鐵相差不大,硬度卻是比二階靈金玄鐵還高,若要以品階來論,至少是三階的靈物。

    這還是周陽第一次得到這種級別的靈物,而且還是出自他自己之手,一時間頗是有些愛不釋手的將其拿到手中左右把玩,臉上滿是喜悅之色。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