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十六章:七爺爺的震驚
    離開庶務殿,周陽便直奔玉泉峰山頂而去。

    山頂上駐守的修士,仍舊是七爺爺周筠,老人一如既往的坐在山頂那棵高大的【龍鱗樹】下,一見到周陽上來,便硬拉著他坐下來品嘗自己新制的藥茶。

    長輩如此熱情相邀,周陽自然不好推卻,何況他也確實喜歡老人所制的藥茶。

    不過這次和老人喝茶之時,他目光卻大多放在身旁的【龍鱗樹】上面。

    【龍鱗樹】是一種甚為罕見的特殊靈木,因其樹上生長有龍鱗一樣的樹鱗而得名。

    百年【龍鱗樹】生長的樹鱗為黑色,堅硬若精鐵,可煉制一階防御法器,是為一階靈木。

    五百年以上的【龍鱗樹】,樹鱗會轉變成銀灰色,硬度超過玄鐵,可煉制二階防御法器,是為二階靈木。

    若是【龍鱗樹】能夠生長的千年以上,樹鱗就會變成銀色,到時候樹鱗就能用來煉制三階防御法器,是為三階靈木。

    據說【龍鱗樹】的樹齡一旦超過五千年,樹鱗就會變成真正龍鱗一樣的金色,可以用來煉制五階防御法器,是金丹期老祖們打破頭也要爭搶的寶物。

    周家的這棵【龍鱗樹】,樹齡在八百年左右,距離成為三階靈木也已不遠,當初周家老祖周玉泉發現玉泉峰之時,這株靈木就在山上生長了。

    此后大概每隔十年左右,周家就會從【龍鱗樹】上面取下幾塊樹鱗用來煉制成法器,周陽那件【銀罡盾】法器,主材料便是一塊從樹上取下的樹鱗。

    以前周陽雖然知道這棵樹的來歷,但在山上見過的各種百年、千年巨木多了,他對這棵看起來像松樹一樣的靈木,并沒有多大感覺。

    在那時候的他眼中,這株二階靈木,價值遠遠趕不上山上靈果園內的幾棵二階靈果樹“火晶棗樹”。

    至少“火晶棗樹”每隔五年就能結一次果,他這樣修行陽剛功法的練氣后期以下修士,吃上一顆棗子獲得的好處就抵得上十天苦修,更別說棗子的味道也是棒極了,遠超他前世吃過的任何水果。

    不過現在成為煉器師后,【龍鱗樹】在周陽眼中的價值,一下就攀升了起來。

    “呵呵呵,小九你也想打這【龍鱗樹】的主意?不是老夫看不起你,你現在雖然已經是二階煉器師了,可是這【龍鱗樹】的樹鱗還輪不到你來使用,這些樹鱗每一片落到老族長手中,都是一件二階上品法器,他老人家就是再看重你,也不會將這等寶物讓你白白糟蹋掉,等到你成為二階上品煉器師時還差不多!”

    見到周陽目光總是去看【龍鱗樹】,周筠老人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當即便是呵呵一笑,毫不客氣的出言打擊了他一番。

    對于老人來說,能夠看到周陽這樣一個杰出的后輩吃癟,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只是老人臉上的笑容剛綻放沒幾秒,就被周陽接下來的話語給震住了。

    “七爺爺說的是,以侄孫現在二階中品煉器師的實力,確實還不足以使用【龍鱗樹】的樹鱗來煉器,似這等寶物,還是等侄孫日后將煉器術提升到二階上品之時,有了足夠的把握再動手煉制也不遲?!?br />
    “什么?你的煉器術就突破到二階中品了!”

    周筠老人滿臉震驚的看著周陽,聲音都有些走調了。

    不是說這小子去年才成為二階下品煉器師嗎?

    怎么這才過去一年時間,就又成為二階中品煉器師了?

    難道是老族長又悄悄下山去給他補課了?

    老人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年輕后輩,感覺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莫非這個年輕后輩除了是修行天才外,還有著更為天才的煉器天賦?

    不然怎么才五年時間不到,就由一個什么都不懂的門外漢變成了二階中品煉器師?

    他要是沒記錯的話,就算是老族長這位族中有史以來最具煉器天賦的三階上品煉器師,當年從初學煉器到成為二階中品煉器師,也是足足耗費了十二年時間吧!

    “七爺爺?七爺爺?”

    周陽看著被自己話語中透露出來消息震驚得愣住的周筠老人,心中說不得意那是騙人的。

    畢竟二十二歲的二階中品煉器師,確實是一件很值得吹噓的事情,別說是周家這個家族歷史只有兩百多年的筑基家族,就是在門派傳承了兩千多年的黃沙門里面,這個速度也足以排進歷史前幾了。

    就連他自己,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煉器天賦竟然會這么好。

    原先在一階煉器師之時,他還沒表現出什么異樣,可是在晉升二階煉器師后,需要用到數種材料混合煉制法器時,他才發現自己在最關鍵的金屬溶液份量調配把控上,在火候溫度的控制上,有著極為出色的把控能力。

    后來對比那些煉器典籍上面記載的其他煉器師事跡,以及老族長所給的煉器心得筆記,他發現,自己在這方面的天賦,比之大多數同級別煉器師都要強上好幾倍。

    要不是修為還差些,加上手中沒有煉制二階上品法器的材料,他覺得自己現在都可以嘗試煉制二階上品法器了。

    “是小九來了嗎?快到洞府中來吧,老夫正好有事要交代你?!?br />
    來自老族長周明翰的招呼聲,算是及時為有些窘迫的周筠老人解了圍,只見老人因為太過震驚而緊繃的臉色一松,臉色輕松的連忙說道:“小九你聽到了嗎?老族長在叫你呢,你快點過去吧,別讓他老人家等你?!?br />
    看破不說破,還是好孫子。

    周陽當然不會為了一時意氣真讓老人丟個大臉,見狀也是強忍著笑意向老人行了一禮告辭,步調輕快的大步走向了老族長周明翰那座洞府。

    “哎,老咯老咯,已經跟不上年輕人的步伐咯!”

    【龍鱗樹】下,老人望著周陽離去的背影,忍不住一陣搖頭嘆息。

    不過這嘆息聲只是持續了沒幾秒,老人臉上神色就是一變,瞬間變得滿面紅光,滿眼放光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厲害啊,二十二歲的二階中品煉器師,嘖嘖嘖,沒想到我老頭子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看到我周家出現這種天才,真是天佑我周家,天佑周家??!”

    對于周筠老人這樣為家族奮斗了一輩子的家族老人來說,大概沒有什么事情比看到家族出現杰出后輩更讓自己感到開心了。

    那些有著金丹期老祖甚至是元嬰期大修士坐鎮,傳承了數百上千年的大家族,也許會因為嫡庶之爭和資源分配問題等事情而發生內斗,暗斗不止。

    但是對于周家這種才傳承了五六代,家族歷史不到三百年,只有一個筑基期修士撐門面的小家族而言,只有團結團結再團結,把所有人的力量團結到一處,集中所有資源培養少數家族內有筑基資質的天才子弟,才是唯一正途。

    想想看,在購買一枚“筑基丹”都要耗盡全族積蓄的情況下,若是家族再內斗分派系,那最終的結果,肯定是誰也筑基不了,最終導致整個家族的傳承都斷絕掉。

    修仙者都有著遠超凡人的壽命,智慧也遠超凡人,當然不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

    這種大環境下,即便是有個別人利欲熏心,想要損公肥私,一旦被發現的話,也肯定會被其他人群起而攻,以正家規。

    因此見到周陽這個后輩如此杰出,哪怕他并非自己的嫡系后裔,如周筠這般的周家長輩們,也都是大感欣慰,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

    家族強大了,他們的后輩才能過得更好,以后獲得的修行資源才會更多,筑基的可能才會更大,道理就是這么簡單。

    另一邊,周陽進入山頂洞府再次見到老族長周明翰后,還未來得及行禮,就被老族長直接帶到了自己的煉器室。

    “剛才你在外面的話,老夫都聽到了,現在你煉制一件二階中品法器給老夫看看,想要什么材料告訴老夫,老夫給你敞開了供應!”

    老族長周明翰不愧是一族之長,說起話來就是有底氣,尋常練氣期修士打破頭爭搶的二階靈物,在他眼中竟好似大白菜一樣,可以敞開供應。

    周陽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當然是擼起袖子直接開干就是。

    如此在一連浪費了三份材料后,第四次煉制之時,他便成功煉制出了一件二階中品法器飛劍。

    “不錯不錯,你的煉器術果然是大有長進,這把飛劍即使放到那些坊市店鋪中,也是達標的,看來你的煉器天賦,比老夫原先預料的還要高出許多?!?br />
    老族長檢查了一番周陽新煉制的法器飛劍后,在其他家族后輩面前一向不茍言笑的他,這次也是忍不住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老人家心情高興,自然就有賞賜賜下,只見其把手一伸,笑著對著周陽說道:“現在你來看老夫煉器,將你當初獲得的那只【食金鼠】鼠皮和鼠牙取出來給老夫,老夫這次免費為你煉制一攻一防兩件二階上品法器,算是老夫給你成為二階煉器師的獎勵?!?/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