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十七章:練氣七層
    老族長周明翰這位三階上品煉器師親自動手煉制二階上品法器,自然沒有失敗的可能。

    筑基期修士已經可以將法力轉化為筑基真火,這種真火的溫度雖然比地火還差了些,但是比【炎陽木】燃燒形成的白色火焰溫度又高出了不少。

    更難得是,真火本就是修士法力所化,聚散由心,操控極為方便,這是地火、天火等靈物火焰完全沒法相比的。

    為了讓周陽看得仔細,老族長煉器之時還特意放緩了速度,并且在一些關鍵處還會分心二用以神識傳音對他進行講解,這是親傳弟子才有的待遇。

    顯然在現在的老族長眼里,周陽這個后輩,就是他最終選定的煉器術繼承者了。

    周陽也明白機會寶貴,老族長講解的東西,他不管聽不聽得懂,都會用心記下來,回頭空閑了,還會做筆記寫下來,以免日后忘記。

    雖然修仙者都有過目不忘能力,但是記得東西多了,有時候還是會忘掉一些記憶的,所以在一些重要事情上面做筆記,還是很有必要的。

    據說元嬰期大修士修成元嬰后,便會獲得“記憶回溯”大神通,到時候只要有心,便是胎兒時期在娘肚子里面的記憶都能回溯出來,那時候就完全不需要記筆記了。

    如此約莫過了兩個時辰后,老族長便完成了煉器。

    這兩件煉成的法器,分別是一件用鼠皮煉制的防御內甲,以及用四枚老鼠門牙煉制的四把成套短匕。

    因為煉器之時取了兩滴周陽的精血祭器,法器一經煉成,便能直接使用。

    他也沒有和老族長客氣,當即便脫下外袍將防御內甲穿在了身上,又將四把長約七寸的短匕插入皮鞘綁在腰上,以便于隨時取用。

    待到他做好這些,老族長周明翰方才開口說道:“你的修為應該很快就能突破到練氣七層了吧?到時候一旦突破到練氣七層,憑著這兩件【烏金甲】和【破甲匕】法器,加上老夫以前給你的【銀罡盾】,便是遇上一般的練氣九層散修,也能斗上一斗了!”

    修士的修為,決定了他御使法器的數量和等階,以周陽現在練氣六層的修為,同時御使兩件二階上品法器都有些吃力,若是他能突破到練氣七層,法力神識大有長進,方能真正發揮身上三件二階上品法器的威力。

    至于說威力更強的三階法器,即使給他祭煉,以他現在的法力神識也發揮不出法器一半威力,還不如使用二階上品法器來得有用。

    所以老族長周明翰身為三階上品煉器師,明明手里有著多余的三階法器存貨,也不會將之賜給周陽祭煉,那樣浪費資源不說,還會給周陽帶去殺身之禍。

    畢竟許多散修筑基期修士,筑基后也還用著二階上品法器,要是見到周陽一個練氣期修士身懷三階法器在身,不對他起殺心才怪。

    周陽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即使得老族長周明翰看重,也不會提這種要求。

    此時聽到老族長的話,他臉色頓時一正,滿臉恭敬的回答道:“孫兒正想和曾祖父稟告此事,最近孫兒已經感覺到了練氣后期屏障,正欲借助山頂洞府這里充沛的靈氣進行突破,還請曾祖父允許?!?br />
    “很好,那你就到老夫洞府對面那座洞府閉關突破吧,這是那座洞府的陣法令牌,你用完后記得還給老夫?!?br />
    老族長手一揮,便拿出一塊洞府令牌交到了周陽手上。

    “謝曾祖父,孫兒告退?!?br />
    周陽拿著令牌,迫不及待的告別了老族長周明翰,住進了對面的洞府中。

    玉泉峰頂上三座洞府,除了老族長周明翰所住的那座有主外,另外兩座都是無主的,家族里若有誰要借助山頂洞府的充沛靈氣突破境界,便可向老族長申請暫居其中閉關。

    不過周家的練氣后期修士并不多,加上練氣后期修士想要提升一層修為,耗時往往超過十年,故而這兩座無主的山頂洞府,十年中倒是有八年處于空置狀態中。

    洞府中都布置有除塵法陣,即使多年無人居住也干凈如新,周陽手持洞府控制令牌進入其中,稍微參觀了一下洞府內的布置后,便直接前往了洞府最深處的閉關室。

    這山頂洞府的閉關室,直接連通著玉泉峰靈脈的靈眼,是整個玉泉峰靈氣最濃郁之地,并且每座閉關室內都有一張用二階靈物寒玉雕琢的寒玉床。

    寒玉床散發的寒氣,有助于修士清心凝神,防止走火入魔,基本上有些家底的筑基期修士在建造洞府之時,都會添上這么一件寶物。

    而一些身家豐厚的筑基期修士,更是除了寒玉床外,還會準備諸如清心蒲團、凝神香等輔助修行的寶物隨身攜帶。

    周陽在寒玉床上盤膝坐下,立馬便感覺到一股滲人心脾的寒氣從身下寒玉床上涌入體內,直沖腦門。

    被這股寒氣一沖,他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入定的時間,也比平常之時快上了幾乎一倍。

    接下來幾個月,周陽一步未出的就在山頂洞府內安心閉關了起來,他餓了就自己煮上一碗【金珠米】飯,渴了直接以法術凝聚清水飲用,不踏入練氣七層,絕不出洞府一步。

    在這種決心下,三個月后的某一天,閉關室的大門“吱呀”一聲從里面打開,已經練氣七層的周陽,滿臉疲憊之色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三個月的閉關,每天都是以打坐代替休息,周陽的精神可謂是疲憊到了極限。

    他就是靠著這一口氣沖破了練氣中期到練氣后期的屏障,此時屏障一破,他再也撐不住的走進閉關室旁邊的臥室,一頭栽倒在臥室中的暖玉床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這一覺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醒來,醒來后的周陽,全身說不出的舒爽,感覺這輩子都沒有睡過這么好的一覺。

    這是當然了。

    且不說他前世今生兩輩子第一次睡了這么長一覺,就是現在睡覺的暖玉床,也是此前完全沒有資格享用的寶物。

    這暖玉與寒玉一樣,也是二階靈物,不同的是,寒玉散發的寒氣能幫助修士凝神醒腦,避免走火入魔,而暖玉散發的熱氣,則是能幫助修士舒緩精神,極大提升睡眠質量。

    “難怪人人都想成為高階修士,這高階修士和低階修士相比,不止是壽元和神通上面的差別,就是這些衣食住行方面享受到的待遇,也是貴族和平民兩種不同的待遇??!”

    周陽看著身下光滑溫潤的暖玉床榻,不禁有感而發的發出一陣嘆息。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修仙者的世界,資源分配不均勻問題,比之他前世所在的世界還要嚴重得多。

    底層散修們為了爭搶一塊下品靈石都能拼死拼活,卻不知道他們拼死拼活奮斗上幾十年,也買不起高階修士們一張睡覺的床。

    “好在,我現在是睡在床上的人!”

    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臉色怪異的嘀咕了這么一句,然后就瀟灑的一起身,出了洞府。

    走出待了三個月的洞府,周陽本想去拜見老族長周明翰,將自己突破練氣七層的好消息告訴對方。

    沒曾想他剛走出洞府沒幾步,便發現長期在【龍鱗樹】下坐著的七爺爺周筠竟是不見了蹤影,而且樹上竟是掛上了白布。

    看到那白布,周陽臉色猛然一變,【龍鱗樹】上面掛上白布,這是家族有長老逝世才會做的事情。

    “是哪位長老去世了?”

    他心中一沉,突破練氣七層的喜悅,瞬間被這個壞消息給沖散了。

    周家的長老總共才只有八位,這突然少掉一人,不止是少了一位長輩那么簡單,還少了一位高端戰力人員,帶給家族的損失,絕對不是多出一個練氣七層修士能夠彌補的。

    不敢怠慢,周陽當即改變行程向著山下的家族宗祠趕去。

    等到了宗祠,他才發現,只要是身在玉泉湖綠洲的家族修士,包括老族長周明翰在內的人,都在此處為逝去的長老料理后事。

    這時候他才知道,逝世的長老,赫然便是周家大長老周謙,就是那個曾經服用“筑基丹”卻筑基失敗的練氣十層大圓滿修士。

    周家大長老周謙是“光”字輩的老大,也是一位中品靈根修士,更是一位少見的二階上品陣法師。

    正是因為周謙在陣法方面的天賦極高,靈根資質不錯,當年周家才會將寶壓在他身上,將動用全族積蓄購買來的“筑基丹”交給他服用。

    若是他能夠筑基成功,則周家不但多出一位筑基期修士,還能多出一位罕見的三階陣法師,到時候整個周家的實力將會翻倍增長。

    可惜他失敗了!

    他的這次失敗,不但讓周家浪費了一枚寶貴無比的“筑基丹”,其本人也因此道心蒙塵,從此再無緣突破到三階陣法師,并且剩下的半輩子時間里,都在為償還家族債務而拼命工作,甚至連個后人都沒有留下。

    “你大爺爺只比老夫大上三歲,以他練氣大圓滿的修為,本來應該還能多熬幾年才是,可惜他在知道家族準備開發那座赤焰鐵礦后,毅然決然賭上全部壽元強行沖擊三階陣法師境界,想要為家族留下一座三階陣法和一份三階陣法師的傳承!”

    宗祠外,周陽祭拜完逝去的周謙老人后出來之時,正好看見了雙眼通紅的周荃老人,然后就聽見老人聲音沙啞的說出了周謙老人逝去的原因。

    周陽原本對這位大爺爺印象并沒有多么深刻,因為這位大爺爺不像周荃老人或者周筠老人那樣,經常出現在家族后輩們前,教導后輩們修行。

    仔細數一數,二十二年來,他見過這位大爺爺的次數,怕是還不到五次,而且每次見面都是在一些重要的家族聚會上面,見面也只是聽從父母的吩咐上去行個禮而已,兩人之間的交集當真是少之又少。

    不過現在,聽到周荃老人說起這位大爺爺的逝世原因后,他卻是肅然起敬,心中對這個一直默默無聞在幕后奉獻的老人產生了極大的敬佩之意。

    然后他看著兩眼通紅似乎哭過的周荃老人,語氣低沉的安慰道:“三爺爺節哀,大爺爺雖然逝去,但是他老人家對家族的功績貢獻,都將永遠銘記在我們這些生者的心中!”

    他沒有問周謙老人到底成功了沒有,因為那已經不重要了。

    許多人往往只看重結果,但是卻不知道,過程有時候比結果更重要。

    若是周謙老人沒有下定決心沖擊三階陣法師境界,怎么會有結果?

    所以結果有時候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顆達成結果的心!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