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十九章:父母到來
    等到周陽從老族長周明翰的洞府出來,他的神色已經完全恢復了平靜。

    十幾年內從練氣七層修行到練氣九層,對于普通中品靈根的練氣期修士來說,幾乎不可能辦到。

    修行一道,總是越往后越難突破,練氣七層后,每十年能夠提升一層修為,對于中品靈根修士來說都算是很不錯的修行速度了。

    就像周陽的父親周玄灝,以及他的三姑周玄鈺,兩人都是三十幾歲達到練氣七層修為,然后周玄灝在六十三歲才修行到練氣九層,周玄鈺稍稍快上一些,但也是在五十八歲之時才達到練氣九層。

    周陽在二十二歲就達到練氣七層修為,正常情況下,五十歲前他肯定能夠把修為提升到練氣九層,到時候還有著十年的時間來籌劃筑基之事。

    但老族長周明翰既然已經明示會幫他解決掉“筑基丹”的問題,他就必須拼一把了,否則以周家現在的情況,短時間內是絕對拿不出購買兩枚“筑基丹”的靈石的。

    周陽可不想三姑周玄鈺身上發生的事情,再在自己身上重演一遍。

    “本來還想突破到練氣七層后就專心提升煉器術的,現在看來,為了能夠盡快達到練氣九層修為,只能暫時先將煉器術放一放了?!?br />
    一個修仙者,最根本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提升修為境界,學習煉器、煉丹等技藝,也應該都是為這件事服務。

    當提升修為境界和提升煉器術所沖突之時,周陽自然會毫不猶豫的舍棄煉器術提升,專心提升修為。

    若是為了提升煉器術而怠慢了修行,那完全就是本末倒置,以后想后悔都來不及。

    他心中有了決定,當即就回到先前閉關的洞府繼續修行了起來。

    為了讓他在十幾年內把修為提升到練氣九層,老族長已經特事特辦將這座洞府暫時撥給了他使用,而且接下來這十幾年里,也不會有任何的家族任務攤派到他身上。

    他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修煉、修煉、再修煉,盡一切努力盡快修煉到練氣九層。

    而在周陽一門心思閉門苦修之時,周家外派到各處駐守的練氣后期修士,也以祭奠家族大長老周謙的名義,陸續返回了家族當中。

    這些返回的修士里面,自然也包含周陽的父親周玄灝和母親林玉婷。

    “爹,娘,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為什么不早點告訴孩兒?你們可知道孩兒有多想你們!”

    當周陽在數個月后收到老族長周明翰的傳音通知,通知他下山到家族宗祠議事之時,他來到宗祠后,一眼就看見了和一堆長輩們站在一起的父母,然后一瞬間,他的雙眼就紅了起來。

    “娘也想陽兒你??!”

    周母也是兩眼紅紅的越眾而出,一把抱住了七八年未見的兒子。

    “娘的陽兒長高了,當年娘離開時,你才到娘的肩膀高,如今比娘還高出一頭了,也更俊俏了!”

    婦人抱住兒子的肩膀,滿臉寵愛的伸出玉手在周陽光潔如玉的俊臉上面撫摸著,眼中滿是喜悅之色。

    “好了好了,宗祠之中,你們娘兒倆都注意點,等正事辦完,私下里讓你們娘兒倆說個遍?!?br />
    周父作為男人,倒是比較能忍,這時候見到妻子和兒子久別重逢抱成一團相擁而泣,又是覺得溫馨,又怕引起其他族人的閑話,不由低聲呵斥了一句,提醒兩人注意場合。

    未曾想他話語剛落,周陽和周母還來不及應聲分開,旁邊看著這一幕同樣有些眼紅紅的周玄鈺,卻是很不客氣的出言譏諷道:

    “大嫂和陽兒娘兒倆都八年未見了,見面說些體己話又怎么了?大哥你這話在那些后輩面前說說也就罷了,咱們今天這里的人,哪個不是七老八十了?哪個沒有妻兒子女?又怎么會不懂個中滋味?”

    “你說你自己不去山頂洞府看陽兒也就罷了,還硬要拉著大嫂也不準去,有你這么當父親的嗎?有你這么做丈夫的嗎?”

    周家老一輩的人都知道,周玄灝和周玄鈺這兩人,從小就有些不對眼。

    他們兩人都是中品靈根資質,一個在年齡上稍大幾歲,總是以老大自居,一個是老族長周明翰親孫女,從小就得長輩寵愛,嬌慣慣了,修為又高一頭,根本不買這位大哥的賬。

    年輕的時候,兩人各自不對眼,明爭暗斗的在家族里鬧個不停,也就是后來年紀大了,又長期因為執行家族任務分隔兩地,才漸漸關系和緩。

    但是只要一有機會,周玄鈺還是會抓住機會用言語嘲諷一下周玄灝這個大哥的。

    沒辦法,誰叫女人向來比男人要更為記仇呢!

    此刻聽到周玄鈺嘲諷周玄灝這位大哥,宗祠中那些“玄”字輩的修士頓時面色怪異的你望著我,我望著你,都把腦袋撇向一邊,誰也不敢幫,誰也不說話。

    而像是周荃老人、周筠老人這些“光”字輩修士,也是早就見怪不怪了,不但沒人想要出聲管一管這兩人,反而呵呵直笑的看著這一幕,彼此一陣擠眉弄眼,好像巴不得兩人斗起來一樣。

    這些往事,長輩們都知道,周陽卻一點都不清楚。

    他見到三姑姑出來幫自己和母親說話,又是感動,又怕引起誤會。

    因為他知道父親不去看自己,絕對不是不關心自己,恰恰相反的是,父親正是因為太關心他了,才不想打擾他修行,耽誤了他的道途。

    于是他連忙掙脫母親的懷抱,滿臉焦急的看著三姑姑周玄鈺為父親解釋道:“三姑姑你誤會我爹了,爹和娘不去看我,只是不愿打擾侄兒修行,而且剛才侄兒也確實有些失禮了,還請各位長輩見諒?!?br />
    見到他這幅焦急的模樣,了解內情的人都是憋著笑,包括他母親林玉婷也是一樣。

    而周玄鈺卻是兩眼一翻,很是沒好氣的哼道:“哼哼哼,小九你可真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啊,這爹娘一回來,馬上就忘記三姑姑對你的好了,果然不是自己親生的,就是差了一層關系??!”

    “噗嗤!”

    周母聽到這話,終于破涕為笑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然后她看著臉色茫然望著自己的兒子,玉指輕點的戳了一下周陽額頭笑道:“好了陽兒,你三姑姑這是在吃醋呢,我看呀,今天正好家里的長輩都在,要不你就認你三姑姑當義母算了,免得她總是打翻醋壇子,濺得你爹一身酸!”

    “老夫看此事可行,不知小九你意下如何?”

    一直未曾出言的老族長周明翰,這會兒雙眼也是一亮,竟然忍不住出言贊同了周母林玉婷的提議。

    而旁邊本來被周母說是吃醋而臉色不愉的周玄鈺,這會兒也是眼中喜色一閃,美眸一眨不眨的緊張看著周陽,這幅表情已經完全出賣了她心中的想法。

    “要是陽兒你沒有意見的話,為父也不反對?!?br />
    同樣是一直未曾出言的周玄灝,這會兒也是目光一凝,看著周陽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父母都同意,老族長又親自開口,加上三姑姑確實從小就對自己疼愛有加,周陽想了想后,馬上走到周玄鈺面前雙膝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說道:“孩兒周陽,見過義母?!?br />
    本來這時候還要拜見周玄鈺的丈夫,三姑父吳濤為“義父”的。

    不過吳濤作為周家招贅的女婿,在信任層面上總歸不能和周家族人相比,赤焰鐵礦脈在周家乃是絕密,老族長周明翰早有嚴令,除非周陽筑基成功,不然絕對不能對外透露這個消息分毫。

    因此這會兒像吳韜等幾個周家外戚,都在外面頂替周玄灝這些被抽調到家族的周家族人坐鎮各方。

    “好孩子,乖孩子,快起來,快起來!”

    周玄鈺臉上緊張之色盡去,笑顏如花的連忙伸手扶起周陽,美眸中盡是喜悅之色。

    “恭喜三姐(妹)喜得義子!”

    原本眼觀鼻,鼻觀心的一幫“玄”字輩周家修士,這會兒像是如夢方醒一樣,紛紛笑著出聲恭賀了起來。

    而那些擠眉弄眼呵呵直笑的“光”字輩老人們,這會兒也是哈哈大笑著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哈哈哈,三丫頭想要個兒子想了這么多年了,今天總算是如愿了,確實值得恭喜,值得恭喜??!”

    聽到這些長輩和同輩族人的祝賀,周玄鈺俏臉上的笑容頓時更盛了幾分,她也是毫不避諱的一把拉住周陽手臂將他拉到自己懷中狠狠擁抱了一下,滿臉笑容的大笑道:“隨便你們怎么說,我就是喜歡陽兒這孩子,打小就喜歡這孩子的沉穩性格,喜歡這孩子的聰明勁,這才是我周家好男兒該有的樣子?!?br />
    周陽是一臉懵逼的被周玄鈺抱在懷中,雙眼瞪大的看著那邊一臉笑容的母親林玉婷,感覺自己好像被母親給賣了。

    果然,下一秒,他就見到母親美眸一瞇,笑瞇瞇的看著自己剛認的義母說道:“師傅收徒弟都有拜師禮賜下,鈺妹妹既然收陽兒為義子,這禮物總得有吧?咱們家陽兒也不缺丹藥靈石,我看鈺妹妹就送上一些自己煉制的靈符就好了?!?br />
    “好你個林玉婷,我說你怎么會突然這么好心,舍得把寶貝兒子分我一份,敢情你是惦記上我手里那些寶物了!”周玄鈺柳眉一豎,狀似不滿的恨恨瞪了周母一眼,似乎有些生氣了。

    但是等她回過頭來看向懷中一臉尷尬的周陽之時,卻是咯咯一笑道:“咯咯咯,還是陽兒知道心疼義母,不像你那沒良心的母親,為了區區幾張靈符,就算計自己多年的好姐妹!”

    說是這樣說,她手上卻是沒有一點含糊的伸手一拍儲物袋,從中取出一沓靈光閃閃的靈符塞到了周陽手中。

    “好孩子,給,這些靈符都是義母這些年的練手之作,你先拿去用,回頭要是用光了,再來找義母要,義母別的沒有,這些自己繪制的靈符還是不缺的!”

    練手之作?

    練手之作的靈符會都是二階上品?

    周陽看著自己手中這厚厚的一沓靈符,心中暖洋洋的,說不出的感動。

    他知道,這里面的每一張靈符,都是義母周玄鈺傾注了大量心血的精品之作。

    即便周玄鈺本人就是二階上品制符師,手里面這種二階上品靈符,也肯定不會太多,如今卻一下子給了他厚厚一沓,足見其對自己的疼愛。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