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二十二章:父子齊上陣
    “小九的計策初步看起來算是成功了,在老夫將那些沙漠植物全部焚毀后,毒火蝎群的食物供給就出現了問題,僅僅半個月不到,蝎群就出現了自相殘殺的情況,再加上老夫趁機襲殺,現在蝎群數量比之全盛之時已經降低了接近五成?!?br />
    “不過現在那只三階【毒火蝎王】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強行制止了普通毒火蝎自相殘殺的行為,把蝎群派往了沙漠深處捕獵,暫時來看似乎渡過了食物?;??!?br />
    青萍山上,老族長周明翰將所有周家修士召集到此,把自己這一個月的戰果和前線情報做了說明。

    可以看見,當聽到有五成毒火蝎因為周陽的計策而死亡之時,所有周家修士臉上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不過當聽到老族長后面的話之時,眾人臉上的喜色稍斂,不由低頭沉思了起來。

    毒火蝎畢竟是妖獸,不管是戰斗能力還是沙漠生存能力都比普通沙漠動物強上許多倍,一旦其離巢深入沙漠中捕獵,想要餓死還真的挺難。

    這樣看來,周陽的“生態鏈毀滅”戰術,似乎也沒大家想象中的那樣完美。

    “嗨,我說你們都在想什么呢?咱們如今不傷一人就令蝎群減員了五成,已經是一場大勝了,難到你們還真想著一個法術不放,就能讓整個蝎群全滅?別做夢了,那是妖獸,不是普通凡人都能一腳踩死的小蟲子,你們這么多年來,聽說過有誰不用直接和妖**戰就殺死妖獸嗎?”

    正當眾人思索著周陽“生態鏈毀滅”戰術的缺陷之時,周玄鈺忽然冷笑著出聲,語氣毫不客氣的打破了沉靜。

    她的話雖然有些不好聽,但是也點醒了眾人,讓眾人意識到自己陷入了思維誤區。

    這世上從來沒有什么完美的計策,他們卻想依靠一個小小的計策來消滅掉一群妖獸,這是何其的可笑!

    而且他們是誰?他們是修仙者,若是連凡人都能使用的計策就能消滅所有妖獸,那還要他們這些修仙者有何用?他們面對凡人之時,還怎么以“仙師”自稱?

    “三妹的話雖然有些難聽,但說得卻是事實,且不說單單靠一個計策就想消滅整個蝎群的想法太過異想天開,便是咱們這些人,也沒有那么多時間在這里慢慢等蝎群內耗死光?!?br />
    “老族長離開家族靈脈的事情勢必不能隱瞞太久,咱們這些人要是長時間不回到家族各處產業坐鎮,也會引起外人的懷疑,一旦讓人知道這里的事情,對咱們周家造成的危害可比那些毒火蝎要大得多!”

    周玄灝身為周陽的父親,這時候自然要站出來力挺自己兒子,說起來,這還是這么多年來,他第一次主動出聲應和周玄鈺的話。

    見到這對多年的老冤家此時因為一個后輩而盡棄前嫌團結一致,其他周家修士心中在感到好笑的同時,心中卻也是由衷的為兩人感到高興。

    周家的修士向來都很團結,以往周玄灝和周玄鈺兩人的爭斗雖然都在長輩容許控制范圍內,但終歸還是一個隱患,如今這個隱患被拔除,對于整個周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何況,周玄鈺和周玄灝兩人的話也確實有道理,他們這些周家的重要人物,平時都有任務在身,短時間內離開家族還沒什么,可是一旦久了的話,肯定會出亂子的。

    “小九,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老族長周明翰見到其他人不發話,目光一轉,卻是看向了周陽這個當事人。

    “曾祖父明鑒,孫兒的計策有缺陷,這是事實,但是誠如義母所言,我們修仙者偉力歸于自身,計謀本就是小道,既然小道用處已盡,自然是到我等以手中法器踐行大道的時候了!”

    “蝎群不是分組深入沙海中捕獵覓食嗎?那我等便圍點打援,圍殺捕獵外出的毒火蝎群將那只【毒火蝎王】引出來,一舉將它消滅!”

    周陽目光掃過一眾望著自己的家族長輩,語調激昂的朗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偉力歸于自身?”

    老族長周明翰雙目一瞇,然后朗聲大笑道:“好一個偉力歸于自身,此言雖簡單易懂,卻是直指大道,我等修仙者辛苦修行千百載,除了求長生逍遙外,另外所求的,不就是偉力歸于自身么?”

    笑聲方落,老族長臉色便是一肅,面色肅然的看著一臉若有所思的周家眾人下令道:“就按小九說得辦,你們現在就隨老夫出發去獵殺那些外出捕獵的毒火蝎?!?br />
    “遵命?!?br />
    老族長周明翰一聲令下,周家十幾個練氣后期修士迅速行動了起來。

    眾人騎上沙陀獸從青萍山出發,只用了兩天不到就趕到了赤焰鐵礦脈外圍,然后用從青萍山綠洲帶過來的沙兔、沙鼠等野獸為誘餌,很容易就引來了數十只外出捕獵的毒火蝎。

    咝咝——

    幾十只一階毒火蝎在幾只二階毒火蝎帶領下嗅著血腥味趕過來后,很快就被收斂氣息隱藏起來的十幾個周家修士御使著法器轟殺了大半,幸存者一邊“咝咝”的大叫著發出求救信號,一邊拼命挖洞向著地下逃命。

    指地成鋼!

    一直沒有出手的周陽,這會兒經過近一分鐘的施法后,終于施展出了這個新學不久的二階上品法術。

    修為達到練氣七層,便能修行二階上品法術,而周陽第一個修行的二階上品法術,就是“指地成鋼”法術。

    這個法術在對付修仙者之時沒有多大用處,但是對付沙漠里面非常擅于鉆洞或者遁地的妖獸,卻是一個神技,是極西之地修仙界每個練氣后期修仙者必學的法術。

    只是法術易學難精,周陽學習這個法術才幾個月,能夠一次施法成功已是很不容易了,想要將施法速度加快到周荃老人那種程度,沒有個十幾年苦練基本上不可能做到。

    像周荃老人那樣能夠在數息時間內,施展出二階上品法術“指地成鋼”的練氣后期修士,一百個人中才可能有那么一兩個,而且必定是那種年齡上百歲的老修士。

    一般來說,除了那些在法術學習上面具備著特殊天賦的天才外,普通修仙者想要將施法時間降低到數秒乃至一秒內,要么就像周荃老人那樣,十年如一日的每日苦練十幾年乃至數十年,要么就是以高境界修為施展低境界法術。

    周陽學習的諸多法術,去除那些沒有什么戰斗力的一階法術不算,如今施法速度最快的法術便是二階中品火系法術“火蛇術”,不到五秒的施法時間,勉強可以在正常戰斗中使用了。

    正是因為法術易學難精,很難在同級別戰斗中使用,修仙者才會發展出制符和煉器兩種技藝。

    制符師能夠利用特殊的符紙將法術封存在其中,修仙者只要注入法力就能激活靈符中封存的法術,很是方便。

    而煉器師煉制的法器,修仙者祭煉后就能隨意使用不說,還不像靈符那樣只能用一次,能夠反復利用。

    有著法器和靈符在手的修仙者,比之沒有法器靈符的修仙者,實力上的差距絕對不是一點兩點,而是數倍乃至十倍之差。

    這一刻,隨著周陽使出“指地成鋼”法術,那些想要挖洞逃跑的毒火蝎,立馬就發現,原本松軟的沙土地,霎時間變得硬若精鋼,蝎鉗砸在上面,竟是濺射出了大片大片的火花。

    那些周家長輩們都是身經百戰之輩,如何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當即各種法器和法術輪番向著地上的蝎群砸了過去,須臾間便結束了這場一面倒的戰斗。

    也就在此時,遠處倏地的傳來了一聲憤怒嘶鳴。

    然后眾人就看見,那只小牛犢一樣巨大的暗紅色【毒火蝎王】,正如一陣狂風一樣帶著漫天沙塵由遠及近向這邊飛速沖來。

    與此同時,周圍其它方向的沙地上面,也迅速鉆出了一只只色澤漆黑的普通毒火蝎。

    “你等繼續清剿那些普通毒火蝎,【毒火蝎王】就交給老夫了?!?br />
    一直未曾動手的老族長周明翰終于動了,他腳下劍光一動,便向著襲來的【毒火蝎王】攔截了上去。

    老族長周明翰不在,指揮權自然便落到了在場十九個周家修士中輩分最高的周荃老人身上。

    老人目光一掃戰場,迅速便根據情況下達了命令。

    “玄灝、玄鈺、玉婷、小九,你們四人負責掃清東面的妖獸?!?br />
    “老七、老九、玄泰、玄斌、玄燕,你們五人負責南面?!?br />
    “老五、玄鶴、玄瑛……”

    周陽跟隨在父母身后,按照周荃老人的命令,迅速移動著殺向了東面出現的數十只毒火蝎。

    這數十只毒火蝎里面,二階毒火蝎的數量只有七只,二階上品的妖獸只有一只,是四面出現的妖獸群里面最弱的一群。

    這是周陽第一次和父母并肩作戰,他心中還是有些表現欲的,想要讓父母一睹自己這些年的修行成果。

    是以剛一接近蝎群,他馬上祭出老族長用【食金鼠】四顆門牙煉制的二階上品法器“破甲匕”,瞬間將四只一階毒火蝎釘死在了地上。

    在“破甲匕”的刀鋒下,這些一階毒火蝎堪比精鐵一樣堅硬的甲殼,也就比一層紙厚那么一點罷了。

    一旁的周母見此,當即便出言贊道:“干得漂亮!陽兒你就對付這些一階毒火蝎好了,那些二階毒火蝎交給爹娘和你干娘對付就行!”

    聽到前一句,周陽心中還很是高興,然而聽到母親后面的話,他臉色就是一聳拉,知道母親心中其實還是把自己當成了那個需要他們?;さ男『?。

    “孩兒知道了?!?br />
    他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卻是一點抗議的想法都沒有,因為他知道自己即使抗議,母親和父親他們也肯定不會聽的。

    當下也只能化郁悶為力量,把氣全部撒在了那些一階毒火蝎身上,四把“破甲匕”在他的御使下,如同死神手中的鐮刀一樣,瘋狂收割起了這些低階妖獸的性命。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