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三十一章:實力碾壓
    “你的神識為何會這樣強?別用沙陀獸來糊弄老子,老三的【土遁術】早已修行到遁地無聲層次,區區沙陀獸,根本不可能發現他的行蹤!”

    未開戰便先折損一人,襲擊周陽的兩個黑袍修士當真是又驚又怒,兩人看向那個白衣青年的目光,不由得帶上了一絲忌憚之色。

    這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

    他們都清楚自己同伴的本領,這位同伴雖然修為沒有他們兩人高,只有練氣七層,可是其在“土遁術”這個法術上面浸淫的時間卻是超過了三十年,一手“土遁術”施展出來后,便是練氣九層修士不注意也要吃上大虧。

    這些年來三人合作,依靠這招不知道坑殺了多少強敵,不知道有多少經驗豐富的老江湖栽倒在他們這招之下,沒想到今天卻在一個看起來年紀不過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身上翻了車,這實在是太邪門了!

    “你們廢話太多了!”

    周陽看著一臉震驚的兩個沙匪,手一揚,直接揚手便是兩張二階靈符砸向了兩人。

    他當然不會告訴別人,自己因為重生者的原因,天生神識就比同階修士強上許多,因此他法力境界雖然是和兩個沙匪一樣處于練氣八層,可是在神識上面,便是傳說中的練氣十層大圓滿修仙者,也未必能夠及得上他。

    他曾經問過家族中同樣練氣八層修為的長輩,得知普通練氣八層修仙者的神識外放距離只有七八十米,有些人會多出幾米,有些人會少上幾米,但誤差一般不會超過十米。

    可是他如今的神識外放距離卻是已經超過了一百五十米!

    這個距離也許和筑基期修士動輒上千米的神識外放距離完全無法相比,可是對于普通的練氣期修士來說,這個距離也已經是他們難以企及的程度了。

    要知道,即使是筑基前的周玄灝,神識外放距離也不過勉強突破百米罷了!

    神識對于修仙者的作用,也許沒有法力修為重要,可是神識強大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

    憑借強大的神識,許多肉眼無法發現的危險,周陽都能夠比其他修仙者更快更早發現,他的法器攻擊范圍,也遠遠超出同階修仙者許多。

    而且神識強大的話,修仙者對于許多迷神惑心類法術神通抵抗力也會比一般修士強上許多,甚至日后開辟紫府和凝結金丹也會比一般修士更容易一些。

    總之神識強大的好處有很多,周陽天生神識強大的事情,他連父母都沒有告訴,又怎么可能隨便透露給外人。

    從小家族里的長輩們就告誡過他們這些后輩,要想在修仙界活得長久,就一定要給自己多留底牌,留的底牌越多越強,才會在和敵人斗法之時占據更大的贏面。

    而底牌之所以是底牌,就是因為它除了修仙者自己外,沒有第二人知道,被人知道了的底牌,也就算不上真正的底牌了!

    眼前的兩個沙匪以為他年輕好欺,覺得同樣是練氣八層修為,己方又在人數上面占據優勢,穩操勝券吃定了他。

    卻不知道,他們今天招惹的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何等存在。

    周陽身上別的不多,就是靈符多,就是丹藥多,就是法器多!

    沒辦法,誰讓他拜了一個身為二階上品制符師的好義母,又有一個筑基期的煉丹師父親,自己還是一個二階上品煉器師呢!

    此時他不出手則以,一出手便是各種二階靈符鋪頭蓋臉的向著兩個沙匪砸了上去。

    以他練氣八層的修為,使用二階上品的靈符也只消耗不到半成法力,而他身上的各種二階上品靈符數量加起來卻是超過了二十張。

    這種二階上品靈符,市場價大概在30枚下品靈石左右,防御類和一些特殊類型的靈符價格還會稍高一些。

    一般的練氣后期散修,身上能夠常備一兩張二階上品靈符就很不錯了,都是用來充當翻盤用的殺手锏,寶貝的不得了,哪舍得像周陽這樣一開始就扔垃圾一樣隨便扔出去轟人。

    爆炎火球、冰槍術、庚金劍氣……

    當見到數種不同屬性的二階上品法術朝自己兩人轟來之時,兩個沙匪黑巾下的臉色一白,哪還不知道踢到鐵板了。

    “該死,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某個家族的筑基種子,這次虧大了!”

    兩個沙匪心中大叫倒霉,一邊連忙掏出保命用的靈符激發,一邊拼命灌輸法力到防御法器中進行防御。

    像他們這樣從事打劫行業的沙匪,自身修為實力固然重要,可是眼力有時候卻更重要。

    有眼力的沙匪,從來不會招惹那些看起來就比較難對付的敵人,寧可放跑獵物,也絕對不會將自身陷于險地。

    說起來,這兩個沙匪從事打劫行業也已經有些年頭了,眼力勁其實也不算差,不然也活不到今天。

    在動手之前,三個沙匪已經暗地里跟蹤了周陽半天的時間,幾經探查后發現周陽確實只有一人的情況下,他們才制定了這個夜襲計劃。

    按理說,以三敵一的情況下,就算周陽身上法器精良,也擋不住他們的圍攻才是。

    畢竟當沙匪當了一些年頭的他們,手上法器也都不差,甚至那黑袍修士手中的赤紅色旗幡還是一件二階上品法器。

    不過俗話說得好,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呢,誰還沒有個走眼的時候呢!

    三人千算萬算,怎么也沒想到,自己選中的獵物,竟然是一位修仙家族的“筑基種子”!

    所謂的“筑基種子”,便是如周陽這般,在各自修仙家族里面被長輩寄予厚望的家族天才,嚴格一點來說的話,就是只要不中途夭折,以后都能服用“筑基丹”筑基的家族修士。

    這些“筑基種子”修士,平日里基本上都不會輕易離開家族的地盤,就算是離開,也通常都會和家族長輩結伴而行,而且身上必定會攜帶家族長輩賜下的保命之物。

    沙漠中從事打劫行業的沙匪見到這種老少組合隊伍,一般都會遠遠的避開,沒有誰愿意因為這一單生意,招來筑基期修士的瘋狂報復。

    周陽只有一個人,修為也只有練氣八層,在他動手之前,三個沙匪只當他是一個獨自出來冒險歷練的普通家族修士,哪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也是這會兒見到他出手豪猛,一出手就是數張二階上品靈符后,直面他的兩個沙匪才后知后覺發現這個要命消息。

    發現這個消息后,兩個沙匪頓時就知道,今天這單買賣定然是做不成了。

    因此在消耗壓箱底的防御靈符配合防御法器擋下周陽一輪攻擊后,那個手執赤紅旗幡的黑袍修士頓時一搖手中旗幡,釋放出七八顆人頭大的赤紅火球轟向周陽反擊一波,口中則是大呼道:“老二,點子扎手,風緊,扯呼!”

    喝聲未落,他便反手給自己拍上一張用來提升移動速度的二階下品靈符“神行符”,然后身形一轉,直接轉身就逃了。

    “大哥等等我!”

    那使圓錐法器的沙匪見到這一幕,眼珠都綠了,連忙跟著拍上一張“神行符”追了上去,生怕自己晚走一步就走不了了。

    正驅使銀罡盾法器抵擋火球轟擊的周陽見此,臉色頓時一變,面色惱怒的怒喝出聲道:“浪費我這么多靈符還想跑?都給我留下來吧!”

    喝聲剛落,他右手一揚,揚手打出了一枚長約尺許的暗紅色飛針。

    茫茫夜色中,只有牙簽大小的飛針根本不顯眼,正在逃跑的兩個沙匪,誰也沒有想到周陽手上竟然還有這等陰人法器。

    待到他們神識發現暗紅色飛針破空產生的動靜之時,面對飛行速度超過音速的飛針法器,已經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應對了。

    “??!大哥救我!”

    只見得暗紅色靈光一閃,那使圓錐法器的沙匪就身體向前一伏,瞬間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在品級高達二階上品且專破護罩類法術的飛針法器攻擊下,他身上那層護體金光并不比一張紙來得厚,根本無法發揮出任何防御作用。

    而前面逃走的使旗幡法器沙匪見到這一幕,頓時逃得更快了,甚至一邊逃跑,還一邊祭出一面黑色盾牌法器擋在身后,顯然是吸取了同伴的教訓,生怕周陽給自己也扎上一針。

    這卻是他想多了,像這類飛針法器,一旦失去了隱蔽性和突然性后,很難再起到作用。

    而且飛針法器煉制不易,法器本體相比同階的飛劍法器要脆弱許多,貿然出手一旦被攔截住的話,很容易就會損毀,周陽還不想為了殺一個沙匪,就毀了這件對自己極具紀念意義的法器。

    何況他手中的殺手锏,可不只有這一種。

    “浪費我一張罕見的雷符,你死也值了!”

    他望著那即將逃出自己神識籠罩范圍的沙匪,臉上肉痛之色一閃,咬牙將手中一張閃爍著淡淡藍色電芒的靈符激發了出去。

    轟??!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響起了一陣雷鳴聲,然后雷光一閃,一道手臂粗的藍色雷電便當空落下,轟然劈落到了已經逃上沙坡山頂的沙匪身上。

    在這恐怖的雷罰下,沙匪的防御法器和防御法術全部成了笑話,連一息時間都沒有堅持住,便連法器帶人的直接被劈成了一堆焦炭。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