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三十八章:地火煉器
    雖然只是最低級的丙級地火室,可地火就是地火,火焰溫度遠非炎陽木燃燒的火焰能比。

    周陽按照使用步驟對著地火室的龍首出火口打出一道開啟法決后,使用三階靈金“黑曜鐵”煉制的龍首法器頓時發出一聲輕微龍吟,張口噴出了一道手臂粗的淡紫色地火柱落到了前面器鼎下方。

    這間丙級地火室原本就配備有一尊二階下品器鼎供租借者使用,不過周陽突破到二階上品煉器師后,老族長周明翰便將以前使用的二階上品器鼎送給了他,他自然是看不上那尊二階下品器鼎。

    這尊老族長送給他的器鼎名為“紫鳳朝陽鼎”,乃是使用二階靈金紫銅煉制而成的寶鼎,紫銅導熱性極好,又耐熱耐高溫,是煉制丹爐器鼎的首選材料。

    周陽得到這“紫鳳朝陽鼎”后,還未使用過幾次,加上地火他也是第一次使用,需要時間熟悉,故而他前面幾天時間并未煉制二階法器,只是拿一些價值不高的一階材料煉制一階法器用來試手。

    等到他花費了兩三天時間,充分熟悉了“紫鳳朝陽鼎”的性能和地火控制技巧后,方才開始正式煉器。

    地火溫度極高,“紫鳳朝陽鼎”也有增強火焰溫度的效果,周陽煉制一件二階下品法器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個時辰,即使是二階中品法器,也不會超過一個時辰。

    而以他如今的修為神識,即使不吃不喝煉器一整天,也完全撐得住。

    當然為了保證成功率,周陽肯定是不會這么做的,基本上他煉制兩三件法器后,就會選擇休息一兩個時辰恢復精神和總結經驗,一天的煉器次數,大概控制在十五到二十次之間。

    而在一次次煉器中,周陽也欣喜發現,自己煉制二階下品法器和二階中品法器的成功率竟然在地火和“紫鳳朝陽鼎”幫助下,又稍稍提高了一成。

    別小看這一成,要知道對于一個煉器師來說,煉器之時多出一成的成功率,可不只是意味著煉制法器的成功率增加,還意味著他距離更高一層的煉器術又進了一大步。

    老族長周明翰當初便和周陽說過,二階上品煉器師要想沖擊三階煉器師,必須要先將煉制二階下品法器的成功率提升到十成,將煉制二階上品法器的成功率提升到六成以上,才有可能成功。

    現在周陽距離達到這個要求自然還遠,可是在煉器成功率提升一成后,他的煉器術便是和那些邁入二階上品煉器師多年的煉器師相比也不差了。

    在周陽的瘋狂煉器下,“玉泉樓”短時間內接到的上百個訂單,短短半個月時間不到就被他全部完成了。

    這時候那些一直盯著他這次煉器結果的煉器師和店鋪老板都傻眼了,因為他們通過“玉泉樓”公布出來的訂單完成結果發現,周陽這次煉器,不但沒有如他們所料那樣虧掉褲子,反而還在扣除失敗賠償的材料費后,大賺了上千枚下品靈石!

    因為完全是靠自身煉器術賺的靈石,這上千靈石周陽只需要拿出三成上交家族,其余七成則是全歸自己所有。

    “哇哇哇,好奸猾的小子,你們看他們公布的訂單,上百份訂單中,只有十份不到的二階上品法器訂單,他這是用煉制二階下品法器和二階中品法器賺取的費用,來填二階上品法器煉制失敗后的虧空,難怪他最后不但沒有虧,反而還賺了上千靈石!”

    排除少數天生腦子不怎么靈光的人外,大多數修仙者都不傻,周陽將上百次訂單的完成情況明明白白貼出來后,他們只是細細一品,便品出了其中滋味來,然后忍不住大罵周陽奸猾。

    各家煉器師其實都知道,以他們二階上品的煉器水平,煉制二階下品法器絕對是賺大于賠。

    但問題是,一來在他們的高收費制度下,散修們寧愿存錢購買成品法器,也不愿冒險上門來找他們定制法器,即使有人上門定制,也是少數。

    二來則是他們自身的原因,他們作為二階上品煉器師,在自己家族內都是高層,有著整個家族的供應,平時也不會缺少材料練手,根本不愿放下身段去為某個上門的修士單獨出手煉制一件二階下品法器。

    長久以來,這些煉器師的想法就是,既然可以賣成品法器賺取幾倍的利潤,干嘛要放下身段去賺取那幾成辛苦錢呢?

    在周陽之前,他們誰也沒有意識到,如果自己能夠包攬所有,不,哪怕是包攬坊市中五成、三成散修的法器定制生意,薄利多銷的情況下,也能賺取到巨額利潤。

    “不行,我們也要降價,他周家小子煉制二階上品法器的成功率才三成多,老夫可是四成!”

    “降價,必須降價,既然降價也能賺錢,咱們干嘛不賺?”

    “這錢不能都讓他周家賺了,我羅家也要分一杯羹才行?!?br />
    回過味來的各家店鋪,紛紛開始效仿“玉泉樓”的做法降價爭奪市場份額。

    然而他們很快又發現,即使他們一切按照“玉泉樓”的規格來攬客,那些散修們優先選擇的對象,仍然是“玉泉樓”而不是他們家店鋪。

    哪怕他們拍胸脯保證自家的煉器師技藝比周陽還要好,也沒有扭轉過來這種情況,最終只能又羨又妒的看著“玉泉樓”繼續日進斗金,大量吃進那些聞訊而來的散修所給訂單。

    而這一切,都在周陽的預料當中。

    前世的經歷見識,讓他比這里誰都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修仙者只要還是人類,還有人類的思想共性,就不會在這方面和凡人有何差別。

    一般情況下,只要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自己作死,后面的跟風者基本上都只能在后面吃屁,能夠脫穎而出者,萬中無一。

    “就算有人后面超過我也沒什么,這金沙坊市只有那么大,散修的數量也不是無限,只要給我幾個月時間,就能吃下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等到市場飽和了,我的煉器術估計也該大成了?!?br />
    周陽臉上自信一笑,露出了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自信笑容。

    事實也確實如此,盡管各家法器店鋪都在拼命宣傳自家煉器師的技術如何如何好,可是那些從坊市外面聽說消息后攜帶煉器材料趕來的散修,大多數人的第一選擇還是“玉泉樓”。

    散修們苦啊,好不容易找到一些價值不錯的靈物,都要被那些修仙家族和門派狠狠壓價,以致于他們心中早就恨透了這些坊市中的奸商。

    那些店鋪越是宣傳的天花亂墜,當初在他們那里吃過虧的散修們反而越懷疑他們目的不純,越不愿去他們那里去。

    當然也有曾經在“玉泉樓”吃過虧的散修聽說那些宣傳后,舍棄“玉泉樓”跑去別家煉器,可“玉泉樓”一家店鋪坑過的人才多少?

    因此最后的結果就是,前往“玉泉樓”下訂單的人,直接占據了后面涌入坊市的散修人數六成以上,其它十幾家店鋪包括陳家的法器店鋪在內,都只能羨慕嫉妒恨的眼巴巴看著這一幕,然后默默跟在后面撿些殘羹剩飯吃。

    沒有修仙者會和靈石過不去,尤其是在見到有人靠這種方法賺大錢的情況下。

    眼見著周陽靠著定制法器服務每天日進上百靈石,其他家族那些煉器師們哪還顧得了什么身段,要不是最后的臉面支撐著,他們都要恨不得親自出門去拉客了。

    而周陽在第一波肥了后,膽子也開始加大了,二階上品法器的訂單也是越排越多。

    反正他現在沒有什么要花靈石的地方,只要不讓他倒貼腰包賠錢,只要煉器術能夠提升,就是將自己煉器中賺取到的靈石全部賠進去他也不在乎。

    靈石沒有了可以再賺,可是錯過了這個大規模煉制二階上品法器提升煉器術的機會,他以后再想要將煉器術提升上去,就得耗時數十年慢慢磨了。

    這其中的得失該如何計較,他心如明鏡。

    人一旦有了方向,朝著方向前進,那就不會覺得累、覺得苦。

    地火室不是什么好地方,來自地下巖漿深處的地火哪怕經過法陣和法器鎮壓凈化,那股火煞之氣也很是灼人,哪怕是周陽這樣修行火屬性功法的練氣后期修仙者在其中待久了,身體和精神上面也會出現各種不適。

    若是先前,他肯定會煉器兩天休息一天的。

    可是現在不行,現在其它店鋪的煉器師也接了法器煉制訂單,也要用到地火室煉器。

    他若是退出地火室,回頭就別想再租到便宜的乙級和丙級地火室來煉器了。

    別說他不差那一天一塊靈石的租金,這地火室本來就是陳家開辟出來方便其他家族煉器師和煉丹師的,他要是占著茅坑不拉屎,人家就有借口退租。

    本來他這次破壞規則已經損壞了其他家族的利益,人家正愁抓不到他的把柄找他麻煩,他要是這時候還玩這一出,那就是自己將把柄送給別人了。

    所以為了保住市場份額,為了打出“玉泉樓”的名聲,周陽也只能拿出前世熬夜加班的勁頭來,強忍著不適一直在地火室待下去。

    這一待就待了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的時間,周陽平均每天煉器次數都在10次以上,煉器成功率也在一次次煉器中穩步上升,等到他走出地火室之時,煉制二階上品法器的成功率已經達到了四成多。

    有四成多的成功率,他就算是全部接二階上品法器的煉器訂單,也能保證不賠錢。

    除了煉器術大有長進外,通過這長達一個月的高強度煉器,周陽還驚喜的發現,那層阻礙自己修為突破的屏障也在慢慢松動,估計最多再過一年,他就能夠突破到練氣九層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