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四十一章:風雨欲來
    有了周陽的保證,周玄景和周玄坤兩人方才放心的帶著陳家老祖的邀請書返回了家族。

    不過周玄景和周玄坤兩人雖然走了,和他一起前往黃沙門的其他幾個周家修士卻留在了坊市休息,準備歇息一兩個月再回歸家族。

    這些周家修士里面,便有周陽駐守青萍山綠洲之時,到過那里的二哥周寶和三哥周奇。

    而周陽因為周荃老人當初的關照和叮囑,在十一叔周玄坤離開后,便到后院中拜訪了正在休息的二哥周寶。

    “二哥,我聽十一叔說,你這次回家后就打算開枝散葉了?”

    院子中,周陽望著將近十年未見的二哥周寶,十年未見,這位二哥倒是越發顯得老相了,頭上甚至已經出現了白發。

    “是啊,我年紀現在也不小了,也是時候為周家開枝散葉了,爺爺當初說得不錯,我這性子根本不適合在修仙界廝混,還是回家族種地更適合我?!?br />
    興許真是上了年紀的原因,周寶現在面對周陽這個同輩中最耀眼的族弟,已經比之當初坦然了許多,至少不會像當初那樣,連和周陽目光對視的勇氣都沒有了。

    不過周陽看著現在的周寶,卻反而有些懷念當初那個木納、內向的二哥了。

    現在的周寶,之所以敢與他對視,是因為其已經完全放棄了對于修為提升的追求,徹底失去了上進之心。

    但這既然是周寶自己的選擇,他也無法再多說什么,只能點點頭道:“既然二哥你已經決定了,那就和家族申請去【灝陽窟】吧,我會和老族長說明情況,讓你做那里的凡人城市城主,這樣你以后就不用再離開家族執行任務了!”

    周荃老人多次請他照顧這位二哥,他原本是想等自己筑基掌權后,再找機會給這位二哥安排一份輕松安全點的差事,比如在長期在“玉泉樓”當伙計,或者是給下一代修士當啟蒙教師。

    不過周寶現在既然決定放棄修行,那就只能讓他去凡人城市中當個城主了。

    “謝謝九弟,謝謝!”

    周寶也知道,這已經是周陽能力范圍內能夠給他的最大幫助了,畢竟家族是周家所有人的家族,不是某一個人的家族,不可能周陽一句話,就能讓家族白養他不用他做任何事,那樣讓其他族人怎么看?

    他只是放棄修行上面的追求,可不是真要放棄修仙者的身份,放棄家族供奉的領取。

    “哎!那二哥你好好休息吧,小弟就不打擾了?!?br />
    周陽一聲長嘆,搖了搖頭,已經沒有什么話想再說了,直接起身離開了院子。

    直到回到“玉泉樓”的三樓,拿起先前看到一半的奇物志,他腦海中還在回想著當初三爺爺周荃去世前一天和他說的話。

    當時周荃老人已經預料到了自己的大限之日,特地將他叫到身邊叮囑道:“小九啊,三爺爺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當初年輕之時不爭氣,沒有鼓起勇氣沖擊筑基!”

    “我是不行了,周家以后就只能靠你們這些晚輩了,你將來即使筑基了,也千萬不要在修行上面有任何懈??!”

    “老夫說句自私的話,我們修仙者為什么要建立門派、家族?還不是為了聚眾人之力方便自身修行!小九你天資不凡,只要肯努力修行,將來超越我周家所有前人也未必沒有希望,切不可像三爺爺我一樣,臨到老之時,方才后悔此生沒有盡力過,徒留遺憾!”

    “我要走了,你二哥就拜托你幫三爺爺照顧了,三爺爺也不求他修行上面有什么建樹,只盼他日后能夠像老夫一樣壽盡而終就行了!”

    遙想起當初周荃老人錘殺二階上品妖獸“食金鼠”的威風,再對比其臨終前氣息奄奄的樣子,周陽又是忍不住一聲長嘆。

    哎!

    他現在已經是練氣九層修為,論實力恐怕比當初的周荃老人還要強上一籌,而且若是沒有意外的話,再過不久他就能吞服筑基丹沖擊筑基了。

    然而筑基了又如何?

    筑基期修士壽命雖然比練氣期修士長了一倍,但是不開辟出紫府,壽命也就止于兩百多歲了。

    即便是陳家老祖陳耀輝這樣的紫府期修士,也不過是將壽元再延長一倍,不成金丹,五百年后照樣是黃土一堆。

    就算僥幸僥幸的成了金丹,向天再借五百年延壽到千載,后面又能如何?

    元嬰期嗎?

    無邊沙海修仙界近兩千年來,還從來沒有出過元嬰期的修士呢!

    “不成長生,終為螻蟻!”

    周陽腦海中忽然涌現出了這八個字,就是這短短的八個字,道出了修仙者為何要修仙的真諦。

    “螻蟻么?就算是做螻蟻,那也要做一只更大更強壯的螻蟻,須知螻蟻亦可逆天呢!”

    他口中喃喃自語著,臉上忽而一笑,露出了極為開懷的笑容。

    就在這一瞬,周陽感覺自己的心境修為一下提升了許多。

    心境修為不同于法力修為,練氣期修士到了練氣九層后,不沖擊筑基的話,法力不會再有任何寸進,可是心境修為卻不受這個限制。

    心境修為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它是指修仙者對于修行和大道的領悟理解程度,并沒有練氣、筑基這樣的等級劃分。

    不過根據前輩修仙者總結,修仙者的心境修為越高,修行之時走火入魔的概率就會越低,日后修行上遇到瓶頸的幾率,也會比心境修為低的人少上一些。

    心境修為低的人,未必不能筑基,不能結成金丹。

    但是同等條件下,心境修為高的人,筑基和結丹的成功率肯定比心境修為低的人高。

    一個修士的心境修為是否得到提升,只有他本人知道,外人哪怕修為再高也不可能得知,而且要提升心境修為,也全看修士自身的悟性和機緣,外力能夠影響到的地方微乎其微。

    所以大家雖然都知道心境修為提升的好處,卻沒有誰會去刻意追求這個,也強求不得。

    畢竟心境修為再高,也不能像筑基丹那樣直接提升修士數成的筑基成功率,對于練氣期修士來說,與其耗費時間去琢磨怎么提高心境修為,還不如把時間花在賺取靈石上面來。

    周陽也沒有特別在意心境修為的提升,所以笑過之后,他又拿起那本奇物志看了起來。

    當日從那魁梧中年大漢鐘銓手中得到的漆黑色礦石,周陽總覺得這東西不簡單,因此這些日子里無事之時,他都在翻閱各種典籍查資料,希望能夠找到有關于這種未知奇物的記載。

    只可惜他翻遍了市面上能找到的典籍,目前也沒有找到任何一點記載信息。

    不管是哪個世界,知識都是最寶貴的財富,周陽知道,自己沒有找到想要的信息,絕對不是修仙界真的沒有那漆黑色礦石的相關記載,而是因為記載著漆黑色礦石來歷的典籍比較珍貴,只在一些傳承悠久的大勢力中有收藏,不會像他手中的《天地奇珍錄》一樣廣泛流傳出來被人收藏。

    就像他周家收藏的那些筑基期功法,以及老族長周明翰得到的四階煉器師傳承,周家修士不修行到筑基期,根本接觸不到這些高端知識。

    也許是收到了什么風聲,接下來數個月時間里,金沙坊市里的修仙者數量開始明顯增多,甚至連平日里難得一見的筑基期修士,都有人看見在坊市內出現。

    這些修士的數量增多,對于坊市內的店鋪來說當然是件好事,各家店鋪都抓住機會,推出了各種優惠措施吸引顧客。

    不過這卻不包括“玉泉樓”,得益于周陽先前大煉器引來的爆棚人氣,“玉泉樓”內積攢的各種靈物都賣出了大半,還未來得及進行補充,周陽即使想湊熱鬧也沒有本錢。

    就是在這種風雨欲來的情況下,周陽在六叔周玄景和十一叔周玄坤離開三四個月后,終于等來了家族的支援。

    周家為了這次“筑基大會”已經準備了數十年,因此當周玄景二人帶著陳家老祖的邀請書和周陽突破到練氣九層的好消息回到家族后,老族長周明翰馬上就按照計劃召集人手出發了。

    為了這次“筑基大會”能夠順利奪得筑基丹,周家這次除了筑基七層的老族長周明翰親自上陣外,還派出了有周筠、周琪、周玄泰、周玄景、周玄斌等五位練氣九層長老參戰。

    另外周玄鈺這位周家庶務長老也來到了坊市之中,只待“筑基大會”過后,便接替周陽執掌“玉泉樓”和“醉仙樓”兩家店鋪。

    他們這支隊伍最低修為都是練氣九層,又有經驗豐富的老族長周明翰帶路,來到白沙河綠洲所耗費的時間比周陽當初要少許多。

    到達白沙河綠洲后,老族長周明翰直接去了白駝嶺陳家,面見陳家老祖商議“筑基大會”詳情,其余人則是來到了坊市等候消息,同時也將從家族寶庫中帶來的靈物補充進“玉泉樓”貨柜。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