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四十五章:突圍之戰(上)
    “陽兒,坊市這邊看來是守不住了,等下要是大陣一破,我們馬上分散向往突圍,能逃一個是一個,你若是逃得性命,就在綠洲上面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到爺爺他們回來后再去找他老人家,千萬別一個人去白駝嶺!”

    金霞山上,周陽正和其他人一樣因為沙匪頭領透露出來的消息而震驚失神之時,耳中忽然響起了義母周玄鈺的神識傳音聲。

    他聽到傳言后渾身一震,瞬間從失神狀態中回過了神來。

    他回過神來后,微微看了一眼義母周玄鈺,也是悄然傳音回道:“干娘,既然決定要突圍逃跑,我建議我們將多余的儲物袋找地方埋了,以免在逃跑之時被人當做肥羊給盯上!”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br />
    周玄鈺美眸一亮,并無任何不舍的馬上拍板答應了周陽這個建議。

    和性命相比,錢財就真是身外之物了,何況他們若是真的死在沙匪手中,儲物袋中的東西也還是帶不回家族。

    不過為了不引起陳家三位筑基修士的注意,這些事情只能悄然在暗中進行,不敢暴露出自家的真實意圖。

    這樣又對峙了大半日時間后,一個個同樣是黑袍蒙面的練氣期沙匪,也終于從金霞山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連同過來的,還有四個御劍飛行的筑基期沙匪。

    至此,光是圍攻金霞山的筑基期沙匪數量,就達到了十四人之多,而練氣期的沙匪數量,更是十倍于此。

    周陽注意到,這些新出現的沙匪,幾乎人人腰間都掛著多只儲物袋,有些儲物袋上面還沾染著未干透的鮮血,顯然是剛從死人身上扒下來沒多久。

    這讓他心中一沉,知道義母周玄鈺的預言成真了,那些先行下山以為能夠逃過一劫的散修們,怕是大多都死在了這些早有準備的沙匪手中。

    “果然,沙匪就是沙匪,以他們石頭都要榨出油的貪婪性格,又怎么會輕易放過那些一盤散沙四散而逃的散修?”

    周陽心中凜然,再次深刻感受到了沙匪這個群體的邪惡。

    這些人除了修行功法不同外,行事已經和傳說中的魔道修士沒有分別了,說他們是魔修,也不能說有錯。

    “給我上,用你們最厲害的法術,最厲害的法器,全部都給我往那個烏龜殼上面招呼,我倒要看看,這個烏龜殼到底能支撐到幾時!”

    轟隆??!

    隨著筑基九層的沙匪頭領一聲令下,包括那些筑基期沙匪在內的所有沙匪,全都放出法器、法術向著守護金霞山的陣法護罩轟了過去。

    五顏六色的法術靈光,瞬間將整座金霞山上空的天空染成了美麗的彩虹色。

    不過這美麗的景色在金霞山內防守的修士們看來,卻是無比致命,無比兇險。

    因為在眾多沙匪的集火攻擊下,守護著金霞山的陣法護罩已經開始輕微晃動了起來,盡管這晃動的幅度并不大。

    但是任誰都知道,陣法護罩一旦晃動,便說明外面沙匪的攻擊確實起到了效果,只要這種攻擊持續下去,等到維持著陣法護罩的靈脈靈氣跟不上供應,陣法必破。

    “殺,趁著陣法還能撐住,各位道友們有什么手段,盡管都使出來,能殺一個是一個,殺一個夠本,殺兩個就賺了!”

    金霞山上,三個陳家筑基修士臉色陰沉的一聲低喝,紛紛放出飛劍殺向了陣外攻擊的沙匪。

    像“渾天土龍陣”這樣的高階陣法,防御護罩基本上都是對外不對內的,陣外的修士需要打破陣法護罩才能傷到陣內的人,可是陣內之人的攻擊卻能輕易穿過護罩攻擊到陣外敵人。

    所以除非是實力占據絕對優勢,不然修仙者絕對不會去攻打有高階陣法守護的敵人山門或者坊市。

    現在沙匪一方就是占據著實力上的絕對優勢,他們總人數比坊市內的人要少上不少,可是筑基期修士的數量卻比坊市一方多出了四五倍。

    陳家三個筑基修士剛放出飛劍殺了沒幾個練氣期沙匪,馬上就被三個筑基期沙匪的飛劍給擋了下來,此后即使祭出其它法器攻擊,也都會被其他筑基沙匪擋住,再想建功,已經很難了。

    反倒是周陽等練氣九層修士因為數量太多,攻擊又很分散,那些筑基期沙匪即使動手攔截,也無法全部攔截住,倒是讓他們趁機殺傷了一些練氣期沙匪。

    那個筑基九層的沙匪頭領見此,馬上又下達命令讓練氣期沙匪退后數十米,退出了陣法內練氣期修士的法器攻擊范圍,然后遠遠的用法術進行遠程轟擊。

    這下坊市內的修士就難受了,基本上練氣期修士法器攻擊范圍就是神識外放范圍,一旦法器飛出這個距離,就無法再以神識操控了,到時候法器放出去卻收不回來,不是白白便宜了敵人嗎?

    而法術就沒有這個問題了,法術雖然也需要修仙者的神識鎖定目標才能對敵人發起精準打擊,但是現在金霞山外的陣法護罩那么大目標,就是閉著眼睛在數百米外釋放法術,也沒有打不中的可能。

    當然周陽等人也可以釋放法術遠程攻擊沙匪,可是他們的法術沒了神識鎖定目標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對身手敏捷的修仙者起到任何作用,除非是那種覆蓋范圍極大的三階乃至四階法術。

    先別說他們不可能釋放出來這種高階法術,便是有人舍得消耗珍貴無比的三階靈符釋放法術,外面的筑基期沙匪難道就會干看著?

    這時候,周陽方才明白,為何陳家筑基修士明知道大批沙匪來襲,還會愿意放任那些散修離開了。

    這是料準了那些人即使留下來,也幫不上多大的忙,反而會得罪整個坊市的散修,給陳家帶來罵名。

    可是現在,知道內情的人,沒有人會說陳家的不是,只會說那些散修鼠目寸光,若是留在坊市內部,說不定還能保住小命。

    時間緩緩流逝,金霞山外的沙匪攻擊一直沒有停過,許多沙匪這會兒都是一邊手握靈石吸收靈氣補充法力,一邊繼續施法攻擊陣法護罩。

    而在經過這些人數個時辰連續不停的攻打后,守護著金霞山的那層土黃色陣法護罩已經變薄了許多,護罩晃動的更是比之先前要強烈了數倍,顯然是防御力已經大不如前了。

    金霞山上的三位陳家筑基修士見此,不得不下令周陽等練氣期修士輸入自己法力維持陣法運轉消耗。

    只眼見著守護大陣被破已經是時間問題,如周陽這樣的非陳家修士,都在暗中思考起了退路問題,又如何愿意全心全意將法力貢獻出去。

    他們表面上都是一手握著靈石吸收靈力補充自身法力,一手搭在“渾天土龍陣”的陣基上面輸入法力,看起來都在遵守命令行事。

    可實際上情況卻是,每個人都是有保留的只輸入幾分法力到陣法中,都想留著法力用著突圍。

    這種情況下,陣法護罩并未因為有修士提供法力而增強多少,頂多就是又能多拖延一段時間罷了。

    金霞山外的沙匪們顯然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于是攻打力度又增強了一些。

    “這些混賬東西!”

    金霞山上的三個陳家筑基修士見到這一幕,真是又驚又怒,氣得不行。

    可是他們氣歸氣,卻很是明智,或者說是無奈的沒有揭破此事,更別說是處罰誰了。

    正所謂:法不責眾。

    當一個人或者少數一些人這樣做的時候,他們還能果斷出手殺掉這些人來個殺雞儆猴。

    可是當所有人都這樣做的時候,他們若是敢用暴力手段的話,只會逼得那些人全部放棄為陣法提供法力,讓外面的沙匪白撿便宜。

    “陽兒,我都安排好了,等到行動之時,你誰也不用管,只管自己逃命就是?!?br />
    “記住,你是我們周家能否崛起的希望,你一個人的性命,比我們這里的人都寶貴,只有你活著,爺爺他們的辛苦才不會白費,你只要能夠筑基成功,我們這些人就是全部都死了,也算是值了!”

    周家修士駐守的陣法節點處,周陽正手搭著玄鐵陣基為陣法輸入法力,耳邊再度響起了義母周玄鈺的傳音。

    他聽到傳音后目光四下一掃,發現周宇、周雄、周元春、周元貞等同族兄弟姐妹都或有或無在看著自己,眼中神色說不出的復雜。

    顯然,這些人也都得到了周玄鈺的傳音,說不定周玄鈺還特別交代過讓他們掩護他逃走。

    “我……我明白了?!彼嬪林氐牡懔說閫?,心中堵得發慌。

    先是周荃老人等“光”字輩老人,現在又是這些同齡的兄弟姐妹,這些人為了周家能夠多出一個筑基期修士,為了他周陽能夠筑基,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要活著,他必須活著!

    只有活著,活著筑基,活著開辟紫府……活著帶領周家成為一個強盛強大的修仙家族,才能對得起這些人的付出,對得起那些對他寄予了厚望的人。

    而就在這時,三位陳家筑基修士中那個白發蒼蒼年老修士嘴唇忽然一動,暗中對著周陽和周玄鈺兩人傳音道:“周家的兩位道友,再過半個時辰我等便會聯手催動【渾天土龍陣】的殺招進行反擊,你等若是要突圍的話,可要抓住機會了?!?br />
    “多謝前輩大恩?!?br />
    周陽和周玄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濃的喜色。

    僅僅是陳家筑基修士這句話,便讓他們逃命成功的可能增加了一半以上。

    看來他們先前選擇遵守盟約的選擇是正確的,陳家三個筑基修士表面上沒說什么,暗中卻是將一切都看在眼中,這才會有現在的暗中提醒。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