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八章 好快的反應!
    “茬架?!”

    莫聰忽然有了興致,好奇地問道:“為了自家教授出頭?”

    “這只是表面因素!”

    李明宇接著道:“一直以來,朝歌和西岐都是死對頭,不管什么事情,都要爭上一爭。雖然只是一場自發組織的野架,但各方的關注程度,已經不亞于雙方任何一次學術研討?!?br />
    他頓了頓,煞有介事地總結道:“換句話說,這場野架的勝敗,直接關系到這兩所頂級學府的顏面問題!”

    正像李明宇說的,朝歌大學和西岐大學,這幾年來勢成水火。

    朝歌大學原本是教育界絕對的權威,近年來卻被西岐大學搶了不少風頭。

    而西岐大學作為后起之秀,可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好像壓根就沒把朝歌大學這位“老大哥”放在眼里。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教育界一哥的位置,足以讓他們為此爭破頭。

    這兩所各自占據著教育界半壁江山的大學,表面上看起來雖然相安無事,私下里卻一直小摩擦不斷。

    拿這次的事情來說,原本只是一場網絡罵戰,之所以發展到非打不可的地步,其實是因為雙方積怨已久,找個理由開戰罷了。

    “為什么會選擇在咱們陳塘市開戰?”

    莫聰問道。

    “圖咱們這兒偏僻唄!”

    李明宇雙手抵住桌面,身體前傾,有板有眼地解釋道:“根據法律規定,修士嚴禁私斗。大學生在校期間打野架,要是被學校知道了,更是分分鐘開除的節奏。如果在朝歌西岐這種直轄市開戰,恐怕拳頭還沒拔出來,捕快就先到了?!?br />
    “咱們這就不一樣了,天高皇帝遠,又是個四五線的小城市。而且,他們把開戰地點定在郊外的東海村,那地方更是人煙稀少,別說打架了,就算打死人都沒人知道?!?br />
    他瞇起眼睛,接著道:“這種野架畢竟見不得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重要的是,贏的一方固然光彩,輸的一方自然也不愿被別人看見?!?br />
    莫聰點了點頭,又問道:“這么機密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明宇一拍胸脯,得意道:“我表哥一鐵磁就是西岐大學的,消息絕對準確,時間就定在這周六?!?br />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興奮又期待地問道:“怎么樣,去不去?”

    莫聰立刻流露出激動的神情,但很快又黯淡下去,嘆息道:“肯定想去啊,可是這不馬上要高考了嘛,我媽那邊……恐怕……”

    “少讀一天書又不會死!”

    李明宇粗暴打斷道:“這樣的大場面,錯過了可就沒有下一次了!”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據說,雙方這次參戰的人員都不少,更會有中三品的修士到場助戰。咱們每天拼死拼活讀書,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成為修士?難道,你們就不想提前領略領略修士的風采?!”

    “去!”

    莫聰終于下定決心,“我去,一定去!”

    他又轉頭去問丁青,“你去不去?”

    丁青扒拉完最后一口飯,搖了搖頭,道:“我就不去了吧,我想趁著周末多復習復習?!?br />
    “就你那戰力值還復習個鬼???!”

    李明宇攛掇道:“反正你橫豎都考不上大學,不如跟我們去湊湊熱鬧?!?br />
    話一出口,莫聰立刻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好好說話。

    李明宇隨即伸手捂住嘴巴,賠笑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嘛,說不定出去走走,你就開竅了呢?再說,從咱們這去東海村,坐大巴只要一個半小時,來回不過一天時間,也不耽誤你復習啊?!?br />
    莫聰轉身抓住丁青的胳膊,使勁搖了搖,竟撒起嬌來,“去嘛,就當陪我去見見世面?!?br />
    “是啊,去吧!”

    “去嘛……”

    “……”

    “好好好,去,我去還不行嘛!”

    丁青實在架不住這倆貨的軟磨硬泡,只能很勉強地點了點頭。

    三人隨即約定,周六一早在客運中心集合。一同前往東海村,觀看這場被李明宇譽為“世紀之戰”的野架。

    ……

    ……

    三人將要離開食堂之際。

    丁青忽然看見,哪吒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吃飯。路過的同學對她指指點點,笑得很不禮貌,自然是在討論她和自己的緋聞。

    丁青覺得有些愧疚,所以招呼莫聰和李明宇先回去,自己則走了過去,在哪吒對面坐下。

    見到丁青到來,哪吒似是有些抗拒,很不自然地向旁邊挪動身體,卻沒有離開,只是自顧自低頭吃飯。

    餐盤里沒有葷菜,也是很簡樸的兩個素菜。

    傳說中的哪吒,怎么說也是個官二代??扇緗窨蠢?,好像和窮苦出身的丁青,一般無二。

    丁青不由得嘆了口氣,溫聲道:“同學,昨天的事情……”

    說到“昨天的事情”這幾個字的時候,哪吒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好像連筷子都拿不住,“?!幣簧?,跌落在餐盤里。

    她慌慌張張地拾起筷子,使勁扒拉飯菜,可送到嘴里的筷子那端,卻沒有夾住任何食物。

    丁青輕咳一聲,繼續道:“那個……昨天的事情,實在抱歉。由于我的考慮不周,所以對你造成了困擾?!?br />
    哪吒停下手里的動作,微微縮了縮身體,輕咬嘴唇。

    接著又用筷子輕戳餐盤,發出一連串“奪、奪、奪”的低響,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尷尬。

    丁青頓了頓,接著道:“不要讓學校里那些閑言閑語,影響你的學業。反正咱們之間本來就沒什么,清者自清?!?br />
    哪吒點了點頭,終于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小聲說道:“你明知道外面有閑言閑語,干嘛還坐我對面……”

    “額……”

    丁青這才后知后覺,此時食堂里已有很多雙眼睛,聚焦在他們身上。

    剛起身準備要走,一個餐盤忽然破空而來,有如陀螺般不斷旋轉,眼看就要砸中他的腦袋。

    “臥槽!”

    丁青大叫一聲,下意識舉起雙手,護住頭臉。

    前一秒還勢如破竹,虎虎生風的餐盤,忽然懸停半空。

    原本只是怯生生坐在那里的哪吒,不知何時,竟已閃電般出手,將餐盤牢牢抓住。

    丁青一臉懵逼地看著她,又看了看那個餐盤,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

    好快的反應!
{ganrao} 一天小赚50元的手游 捕鱼达人3破解版最新版下载 自动麻将机怎么调牌 … 盛世娱乐棋牌 四肖选一肖一码王中王 贵州闲来麻将 东北麻将玩法介绍 站长网赚论坛 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欧冠小组抽签揭晓 姚记棋牌手机版下载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血战麻将高手打牌思路 如何在网络上赚钱 贵阳捉鸡麻将玩法 东北棋牌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