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吃飯呢?”

    此時,四大天王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

    不用說,剛才的餐盤,自然是他們的杰作。

    “咣當!”

    餐盤跌落在地。

    哪吒一見四人到來,冷不丁收回了手,又怯生生地坐在那里,不敢再說話了。

    “你們知不知道,這樣可能會砸死人的?!”

    對于四人的惡意行徑,丁青不由得怒上心頭。

    首當其沖的魔禮海,故意搖了搖頭,嬉皮笑臉道:“不知道?!?br />
    身后的魔禮壽,不懷好意地打量了丁青和哪吒一番,然后道:“我們只知道,你倆好像真的在談戀愛??!”

    緊隨其后的魔禮青,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說我沒關系,別扯上哪吒同學!”

    丁青憤然道。

    魔禮海訕笑道:“瞧你這樣子,又想英雄救美?”

    邊說邊朝魔禮紅使了個眼色。

    魔禮紅立時會意,慢慢走到哪吒身邊,低頭瞧了瞧,隨即露出鄙夷的神色,嘖嘖道:“就、就就、就兩個素菜,吃、吃吃、吃個毛???!”

    話音未落,伸手就將哪吒面前的餐盤,粗暴打翻。

    飯菜灑落一地。

    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心疼糧食,從來都是一臉委屈模樣的哪吒,居然沒有躲閃,而是破天荒地皺了皺眉頭。

    “哈哈,沒得吃咯!”

    四大天王同時拍手起哄。

    “你們別太過分!”

    丁青驀然起身。

    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揍扁這四個紈绔子弟的鼻子。

    魔禮海好像就等著他動手,冷笑道:“來啊,揍我啊,只要你敢動手,明天我保證叫我爸讓校長開除你!”

    丁青原本準備要掄起的拳頭,此時已被哪吒牢牢按住,按在餐桌上。

    更奇怪的是,哪吒的手明明只是那么輕輕地按著,可丁青的拳頭卻已動彈不得,甚至連抽也抽不出來。

    好大的力氣!

    丁青驚訝地望向哪吒,后者也正抬眼看著他,并且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此時,圍觀的學生已潮水般聚攏過來。食堂的安保人員,也逐漸朝這邊走來。

    “沒得玩咯……”

    魔禮海朝其他三人一挑眉,大聲道:“哥幾個,咱們吃飯去,別讓這對狗男女壞了胃口?!?br />
    說到“狗男女”三個字的時候,好像生怕別人聽不見,故意加重聲音,立時引來一陣陣竊笑。

    人群逐漸散去。

    丁青依舊憤懣難平,站在原地,雙拳緊握。

    哪吒看了他一會,嘴唇掀動,欲言又止。既想出言寬慰,又不知該說什么。最后只能輕嘆一聲,自顧自蹲下身去,收拾散落的飯菜。

    看著她逆來順受的樣子,丁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忍不住問道:“難道你就一點也不生氣?”

    哪吒依舊默默收拾飯菜,沒有回答。

    “夠了,別再收拾了!”

    丁青快步上前,一腳踢走她面前的餐盤,米粒和菜汁飛濺,大聲道:“就算你不敢得罪他們,剛剛為什么要阻止我?!”

    哪吒還是沒有抬頭看他,徑自向旁邊挪了幾步,繼續蹲下身去收拾被他踢飛的餐盤和飯菜。

    過來一會,終于小聲說道:“打架,不好……”

    丁青只覺哭笑不得,搖了搖頭,道:“真不知道該說你脾氣好,還是人傻……”

    哪吒轉頭看了他一眼,擰聲道:“我、我不傻……”

    丁青苦笑,他只能苦笑,苦笑著搖了搖頭,走過去,幫她一起收拾。

    二人收拾完殘局后,丁青有意無意地問道:“對了,你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力氣怎么那么大?”

    他下意識摩挲了一下,剛才被哪吒死死按住的右拳,只覺有些不可思議,接著道:“難道……你的戰力值其實很高?!”

    哪吒有些不自然地直了直身子,將雙手縮在背后,低頭沉默片刻后,小聲說道:“我家在農村,小時候常幫家里干農活,日子長了,自然長力氣?!?br />
    丁青覺得這個理由實在有些牽強,但看她的樣子,再問下去也問不出什么來,只能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

    “你別再和魔家兄弟慪氣了,下次他們再找你,不管怎么樣,你都忍一忍。我爹常說,吃虧是?!?br />
    說完這句話后,哪吒就一路小跑著離開了。

    ……

    ……

    丁青心事重重地回了教室。

    路過講臺的時候,只見莫聰正在座位上和李明宇閑聊。忽然突發奇想,抄起黑板下一小截粉筆,將111點戰力值提升至巔峰,雙指銜住,用力彈出。

    雖然在這個世界里,1000點戰力值以下,也就是尚未邁入修士門檻的普通人,根本不值一提。

    但丁青此時突然發難,也足以叫人猝不及防。

    正聊得火熱的莫聰,突然聽到有物體破空聲接近,剛一轉頭,還來不及作出反應,就被粉筆砸中頭部。

    他一摸額前的粉筆灰,又看了一眼講臺旁保持著彈射姿勢的丁青,大罵道:“你有病???!”

    看著莫聰一臉懵逼的樣子,一旁的李明宇笑彎了腰。

    丁青連忙跑過去,一個勁地賠笑道:“你別生氣,我做個實驗?!?br />
    莫聰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又摸了摸有些疼痛的額頭,埋怨道:“啥實驗啊,非得搞得這么暴力嗎?”

    丁青安慰了他幾句,然后問道:“莫聰,你說咱們班戰力值最高的是誰?”

    “當然是學習委員胡妮妮啊?!?br />
    李明宇搶答道。

    丁青點了點頭,又問道:“那比起四大天王來怎么樣?”

    “廢話,咱們普通班怎么跟實驗班比?”

    李明宇接著道:“據我所知,魔禮海的戰力值高達728點,就算戰力值最低的老幺結巴紅也有712點,他們可都是奔著朝歌西岐去的尖子生!”

    丁青深吸一口氣,轉頭對莫聰說道:“如果剛才丟粉筆的不是我,而是四大天王,你接不接得???”

    莫聰苦笑道:“你丟的我都接不住,更何況他們?!?br />
    李明宇補充道:“如果是突然施為,以他們的力量和速度,我敢保證,在咱們學校除了那幾個已經是修士的老師,其他沒人接得??!”

    丁青沉默片刻,沉吟道:“如果我告訴你們,有人能接住呢?而且不是粉筆,是食堂的餐盤?!?br />
    李明宇和莫聰同時瞪大眼睛,“誰?!”

    丁青很認真地說道:“哪吒?!?br />
    “丁青,你他媽在逗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李明宇和莫聰幾乎忍不住想笑。

    莫聰繼續道:“這么跟你說吧,就算事前提醒,土妞也絕對接不住四大天王丟出來的餐盤?!?br />
    李明宇接著道:“就算接住,她的手恐怕也得骨折。畢竟他們之間的戰力值,差得不是一星半點?!?br />
    丁青苦笑著點了點頭,心里卻犯了嘀咕。

    如果哪吒的戰力值真的只有119點,又如何接得住那個餐盤?

    她從容的反應,驚人的力量,又該如何解釋?

    丁青忽然覺得,這事兒有貓膩!
{ganrao} 欧冠16强出炉 35选7全国有几个省市在玩 血流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516棋牌游戏平台 分分彩怎么买大小技巧 六合开奖结果 欧冠积分榜16强赛程 全真人申城棋牌 网赚兼职论坛 捕鱼平台上下分 湖南长沙麻将 快速赛车开奖app 香港平特三连肖网址 街机电玩千炮捕鱼 哈灵江苏麻将官方下载 天天乐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