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十五章 離別
    頃刻間,所有人目光都朝這邊看了過來,不約而同地流露出無比震驚的表情。

    誰能想到,堂堂四大天王的老大,居然會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班學生,一招拿下?

    這一幕,簡直就像一只隨便就能踩死的螞蟻,赫然扳倒了一頭碩大巨象!

    四大天王自然也沒想到,所以都瞪大眼睛愣在那里,一時間竟忘了還手。

    丁青一招得手,并未戀戰?;夯赫局鄙硤?,冷眼掃過四大天王每一個人的臉,眼神充滿了憤慨和警告。

    從始至終,他并沒有說過一句話,可無論目光還是神態,都與平時判若兩人。

    他并不是那種無腦挑釁的呆子,只是他知道,學校既然貼出了處罰告知書,說明這件事已板上釘釘,再無回旋的余地。

    哪怕自己肯拉下臉皮去求四大天王,也于事無補。更何況,這四個家伙既搬出身為太守的父親,自然有恃無恐,絕不會輕易改變主意。

    面對太守魔滄海,連校長都不敢拂逆他的意思,自己一個窮學生又能做什么?

    強權之下,從無公道。

    丁青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只能通過這種最不理智,卻也是最直接的方法,給自己還有哪吒,出一口惡氣。

    他雖然一直選擇隨波逐流,借勢度日,卻絕不是一個懦弱的男人!

    更何況,正向魔禮海所說,這次要不是哪吒抗下所有責任,丁青的學籍一定無法保留。他如果不為哪吒做些什么,心中實在難安,以后更無顏面再去面對她。

    該打的架一定要打,該出的氣一定要出!

    如若不然,和咸魚又有什么分別?!

    丁青利落轉身,迎著無數詫異的目光,大步離開。

    怒氣消散些許后,他也后知后覺地察覺到了一些事情。

    其實,他剛才之所以能輕易得手,除去占了魔禮海全無防備的便宜之外,最重要的是,體內的火屬性大大提高了基礎格斗術的威力。

    他發現,由于屬性的加持,自己出手的那一刻,戰力值好像瞬間提升至400點,甚至更高。

    也就是說,屬性能對戰技起到強化最用,從而在戰斗時,使屬性者的戰力值得到短暫的提升。就像某些游戲里,給裝備精煉打造?;蛘呤褂眉寄蓯?,附加額外的元素傷害一樣。

    換句話說,如果你是屬性者,在面對戰力值比你高的對手時,通過屬性的加持,很有可能因此反客為主,出其不意地完成反殺。

    多么逆天的存在啊,難怪成為屬性者的概率只有一億分之一……

    丁青低下頭,怔怔地看著剛才因火屬性加持,到現在還有些發燙的雙手,只覺受用無窮。

    ……

    ……

    上課時間快到了,學生們唯恐遲到,因此都一路小跑著沖進校門。

    只有一道瘦弱孤單的身影,反方向往外走去,慢慢走出校門,走入朝霞里。

    她實在太瘦弱,此時又拖著個很大的藍白塑膠袋,所以走得很慢,很慢。

    也因為這樣,丁青才終于追上了她。

    “哪吒!”

    丁青一邊奔跑,一邊喊她的名字。

    哪吒沒有回頭,卻已停下腳步。

    霞光漫天里,微風吹起她鬢邊青絲,她的雙肩忽然微微顫抖起來。

    她之所以走得這么慢,是不是特意在等他追來?

    丁青停下腳步,就停在她身后。伸手想要拍她肩頭,卻怔停半空,猶豫著,又緩緩放下。

    他明明是來告別的,此時卻覺得無法面對她,深深的內疚和自責,就像一把鋒利的小刀,正在切割他的心臟。

    他們就這樣靜靜地站在朝陽下,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動。

    人群依舊川流不息,可他們卻像是按下暫停的電影畫面,久久定格。

    良久。

    哪吒忽然轉頭,微笑著,凝注丁青的臉。

    丁青覺得,她的目光就像朝陽般溫暖。只是剛一觸及,他就觸電般將目光移開,似乎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隨即低下頭去。

    “那東西果然對你有用?!?br />
    此時的哪吒,臉上已看不到平日里的怯懦和拘謹,反而帶著種如釋重負的釋然神色,笑容也變得大方自然了許多。

    她本就該是一個如朝陽般年輕、鮮明的少女!

    反倒是丁青,此時竟有些拘束扭捏,小聲道:“謝謝你……對、對不起?!?br />
    哪吒凝注他片刻,笑問道:“對不起什么?”

    丁青抬起頭,與她四目相對,忽然覺得朝陽里仿佛有一只捉筆的神手,為眼前的少女勾勒出一道神圣而璀璨的輪廓,逐漸與漫天霞光融為一體。

    他看得有些癡了,良久才回過神來,怔怔道:“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得罪四大天王,更不會被學???br />
    他輕嘆一聲,沉吟道:“此事因我而起,卻要你承擔后果,我……我實在對不起你!”

    “你無需自責,更沒有必要覺得對不起我?!?br />
    哪吒的聲音有如山間溪澗,清澈而溫柔,似乎充滿了一種撫慰人心的神奇魔力,溫聲道:“我既選擇出手,便已提前考慮好了一切后果?!?br />
    她頓了頓,用力握了握手里裝滿行李的藍白塑膠袋,接著道:“就算沒有這次的事情,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為什么?”

    丁青覺得她這么說只是為了安慰自己,卻還是忍不住問道:“難道你不準備參加高考,不準備上大學了?”

    他忽然伸手抓住哪吒手里的塑膠袋,他知道留不住她,但還是抓得很緊。

    他明明只是把她當成一條大腿,當成自己在這個世界混下去的捷徑??上衷謁?,他卻忽然覺得像是被人剜下了一塊心頭肉,隱隱作痛。

    他明明不是個愛哭的人,此時眼里卻已有了淚光。

    “我知道,你這么說只是為了讓我好受一些,我知道的!”

    丁青的聲音已在顫抖,“哪有人不想考大學,不想當修士的?更何況,你的天賦還那么好!”

    哪吒沒有回答,只是笑著搖了搖頭。慢慢地拿開了丁青的手,轉身向校門外走去。

    走出去很遠后,忽然轉頭,笑顏明媚,“丁青,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就答應我一件事?!?br />
    “什么事?”

    “你,一定要成為修士哦!”

    此時,太陽已完全升起,朝霞也已消散。

    離別和朝霞一樣,總是突然發生,又突然結束。過程卻直撼人心,足以銘記!
{ganrao} 天津麻将属于什么麻将 推广网贷app赚佣 捕鸟达人游戏怎么没有了 闲来安徽麻将下载 街机捕鱼10000炮版 浙江游戏大厅下载官网 澳门合法app彩票 湖南麻将公式 可以赚钱的网游 西班牙足球队 海南飞鱼彩票图表 微信星力捕鱼 九游游戏中心2016旧版本下载 捕鱼大师稳赢版官方网 天天棋牌游戏官方下 …?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