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十七章 完美暗殺
    “哎,可惜了……”

    丁青忍不住暗自嘆息

    她看上去雖然有些高冷,但無疑是個美女,而且是那種最能讓男人犯賤——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冒險爬上一爬的冰山。

    這樣一位冰山美人,偏偏失去了一條手臂,這無疑在某種程度上破壞了她整體的美感,也大大降低了她的吸引力。

    怎么能讓人不為她感到感慨和惋惜呢?

    丁青不禁心想,造物主到底是公平的,還是殘忍的,為什么這世上永遠沒有十全十美的東西?

    他轉回頭,似是不忍再看,又好像覺得這樣直直地盯著一個殘疾人士,并不禮貌。

    忽聽得身邊傳來一個花癡般的聲音,“好……好……”

    丁青冷不丁轉頭,就看見莫聰正直勾勾地盯著那個獨臂少女,倆眼直冒愛心。忍不住問道:“好什么?”

    莫聰怔怔道:“好美啊……”

    丁青生怕少女聽到,連忙拿手肘戳他胳膊,小聲道:“趕緊把哈喇子擦一擦!”

    “額……”

    莫聰怔怔地擦去嘴角即將流下的口水,目光卻依舊凝注少女側臉,似是再也移不開了,喃喃道:“丁青,我覺得我戀愛了……”

    丁青明白這種感覺。

    所以他已在苦笑,苦笑著搖了搖頭。

    少年十七八,正是對男女之情最懵懂,也最渴望的年紀。任何驚鴻一瞥,一廂情愿,似乎都可以用統一的“愛情”來解釋。

    情竇初開,最是磨人。

    “哎呦!哎呦……”

    這時候,坐在靠前位置的那對夫妻——其中那位妻子忽然彎腰捂住小腹,痛苦呻吟起來。

    她的臉色刷一下就白了,額前逐漸因痛苦而沁出一連串細密的冷汗。

    丈夫臉色也嚇白了,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又是拿毛巾,又是遞水。過了一會,俯身附耳過去,一邊聽著妻子細弱蚊蠅的聲音,一邊連連點頭。

    片刻之后,丈夫直起身體,匆匆掃過每一位乘客的臉,眼神里充滿了驚慌和哀求。

    最后,他的目光鎖定在那位獨臂少女身上,快步走了過去,雙手因局促不安而不停摩挲。

    來到少女面前后,猶豫片刻,先是很生硬地彎腰鞠了鞠躬,接著焦急道:“姑娘,我老婆病了,能幫我看看嗎……”

    獨臂少女原本在看窗外的風景,此時微微側目,卻是一副不為所動的表情,眼神冷漠。

    車內忽然響起一陣此起彼伏的“嘖嘖”聲,乘客們看著少女的眼神,似乎已有了些厭惡,好像都在心里指責她見死不救。

    一位中年農民似是看不過眼了,自告奮勇道:“小伙子,我舅公是村里的赤腳醫生,我跟著他學了點本事,我幫你看看吧?!?br />
    丈夫轉身,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謝過中年人的好意,為難道:“我老婆得的是女人病,男人看恐怕不大方便……”

    難道是痛經?

    看著那位妻子含腹痛苦的模樣,丁青心里已猜到個大概。

    只是莫聰和李明宇這兩個不諳世事的少年,仍是一臉懵逼地看著眼前這一切,不明就里。

    急性子的李明宇,更是小聲嘟囔道:“就幫人家看看唄,又不會少塊肉……”

    那位丈夫雙手抱拳,對著獨臂少女連連作揖,聲音已帶著種哀求的哭腔,“姑娘,你就行行好,幫我去看一眼吧……”

    少女仍是一臉冷漠,卻已在冷冷問道:“你當真要我看?”

    丈夫聞言,先是伸手抹了抹眼睛,似是在擦眼淚。接著點頭如搗蒜,道:“要的要的,你們女人那點事情,你肯定比我清楚……”

    “好?!?br />
    獨臂少女霍然起身,徑自越過丈夫,朝那位妻子走去。

    丁青注意到,她的步伐整齊劃一,步履之間的距離幾乎完全相同。而且,踢腿收腿之間,帶著種難以言喻的颯爽英姿。

    少女側身單膝跪地,就跪在妻子身前,目光卻好像并沒有完全看她,而是不停瞟著身后的丈夫。

    此時,妻子的腰壓得更彎,一只手緊緊捂住小腹,五指嵌入。另一只手則繞到背后去托住背心,劇烈的疼痛仿佛已刺入脊椎。

    獨臂少女終于正眼瞧了瞧她,冷冷道:“你真的很痛?”

    妻子好像已疼得說不出話來,咬著牙,點了點頭。

    少女慢慢伸出手,聲音也像她的動作一樣慢,卻依舊冷漠冰冷,“我有個法子能讓你馬上不痛,你要不要試試?”

    妻子還是點頭,冷汗已順著額頭滑落、滴下。

    下一刻。

    少女忽然閃電般出手,扼住妻子的咽喉,指尖發力,輕輕一??!

    只聽“格咧”一聲悶響,妻子的脖子赫然折斷,軟軟地向一旁傾斜彎折過去,嘴角已流出一連串猩紅的血沫。

    她真的馬上就不痛了。

    因為死人是感覺不到疼痛的!

    “臥槽!”

    頃刻間,所有人的臉上都變了顏色!

    稚嫩的學生們都已嚇哭,老實了一輩子的農民們,雙目圓瞪,拿手捂住嘴巴,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李明宇嚇得從座位上跌到了地下,莫聰更是驚呼著,牢牢抱住了身邊的丁青。

    丁青卻第一時間發現了一件事!

    那位死去的妻子,原本托住背心的手,此時已滑落垂下——她的手里赫然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她的痛苦難道都是裝出來的?

    她之所以佯裝痛苦,難道就是為了騙那獨臂少女過來,伺機刺殺?

    可這又是為什么呢?!

    丈夫的臉上并沒有過多的悲傷,第一時間也沒有去查看自己妻子的情況,而是縱身撲向獨臂少女。

    不知何時,他的手里也已多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少女似乎早已料到,迅速以右掌撐地,倒懸身體,向后連續踢出兩腳。

    第一腳踢落了丈夫掌中的匕首,第二腳正踢中他的心窩,將他踢飛數米。

    與此同時。

    學生們同時停止了哭泣,農民們眼里的詫異也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惡毒的兇光。

    三個學生,兩位農民,這五個看似與這件事情毫無關系的乘客,突然同時出手——五個人,五把匕首,分刺獨臂少女周身各大要害!

    他們的速度、力量,出手的時機、包括彼此之間的默契,幾乎無懈可擊,好像曾經過無數次訓練。

    他們當然是事先商量好的,并且同時埋伏在這里,就是為了將獨臂少女截殺在此——這原本就是一場近乎完美的暗殺!
{ganrao} 辉煌棋牌app安卓版下载 快乐扑克3开奖 一肖一肖码期期中 星悦浙江麻将 官方网站 90分钟足球网 至尊皇家棋牌 官方好玩的棋牌游戏 捕鱼加微信送分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天天捕鱼电玩城325 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泉州麻将规则 华夏网赚论坛 discuz 哈尔滨哪里买自动麻将机 25选5中奖率是多少 南京麻将进园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