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十八章 環環相扣
    “箭拳!”

    獨臂少女輕叱一聲,一拳擊出。

    拳影三分!

    三道拳影頃刻間又化作三支紫色雕翎利箭,電射而出!

    三個學生原本在前沖,但見箭光襲來,立時改前沖為側閃。

    不料,三支紫箭似是早已預料到他們的行動,當空一轉,分刺他們握刀的手腕。

    “??!”

    只聽三聲慘叫,三把匕首應聲落地。

    三人的手腕已然被紫箭射了個對穿,人也被箭勢牽扯,倒飛出去,釘死在車窗之上。

    “箭腿!”

    又是一聲輕叱。

    獨臂少女墊步橫移,修長且有力的右腿,順勢側踹而出。

    腿勁破空,虎虎生風。

    腿勢化作四道紫色箭芒,分刺那兩個農民下盤。

    二人俯沖之勢正盛,不及閃避,雙膝慘遭紫箭洞穿,鮮血直流,身體戛然前傾,撲倒在地。

    與此同時。

    三個學生,兩個農民,五人似是早有默契,迅速互換了一個眼神,皆咬牙強忍傷患和疼痛,同時向大巴兩側掠去。

    只聽一連串玻璃碎裂聲響起,片刻之間,五人已同時破窗而出。

    但見同伴失手逃竄,那位“丈夫”也不敢戀戰,一把抄住已死去的“妻子”,也撞碎了一塊車窗玻璃,掠了出去。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前后間隔不足一分鐘。結束得也異常突然,仿佛從未發生過一般。

    車內又恢復了平靜,大巴仍在急駛。

    獨臂少女一步跨到剛才那位“妻子”所在的位置,彎腰拾起那柄擲落在地的匕首,倒握于掌心,掂了掂分量。端詳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緊接著,轉頭凝注丁青三人,眼神凌厲。雙目之中,仿佛也有兩支紫色利箭,正彎弓待發。

    李明宇下意識向后退了兩步,莫聰的身體已蜷得更緊。

    丁青給她瞧得脊背發涼,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顫聲道:“我們……我們和他們不是一伙的!”

    獨臂少女忽然一改冷峻面容,微笑道:“我知道?!?br />
    她板起臉來的樣子,冷得就像一塊千年不化的寒冰??梢恍ζ鵠?,卻如三月里盛開的桃花,賞心悅目。

    三人聞言,如釋重負,同時長出一口氣。

    丁青卻忍不住好奇問道:“你知道?”

    獨臂少女點了點頭,道:“我的對頭就算再笨,也絕不會派三個連一品修士都不是的普通人來刺殺我?!?br />
    “額……”

    丁青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卻不敢再問什么。

    這時,一旁的莫聰忽然拉了拉他的袖子,小聲說道:“剛才我偷瞄了一眼,那些人都是戰力值超過2000點的二品修士?!?br />
    丁青心里咯噔一下,沉吟片刻后,朝獨臂少女那邊斜眼一挑,沉聲道:“那她呢?”

    莫聰大著膽子看了獨臂少女一眼,立刻收回目光,下意識縮了縮脖子,顫顫巍巍地伸出三根手指。

    三品修士啊……

    獨臂少女不再理會他們,徑自走到駕駛座背后,身體前傾,靠住椅背,目光越過座椅,饒是有興致地盯著正在開車的司機。

    司機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穿著客運中心的工作服,油臉胡茬,屬于人群里一抓一大把那種類型。

    此時,似乎察覺到身后的少女正在觀察自己,不由得露出驚懼的神情,怔怔道:“姑娘,我也是個普通人,我跟他們……也、也不是一伙的!”

    獨臂少女同樣報以微笑,卻忽然伸出手,將掌中匕首架上他咽喉,“你說謊!”

    “我……我說得都是真的!”

    司機恐懼尖叫,握住方向盤的手已握住滿把冷汗。

    少女仍在微笑,可笑意卻逐漸冰冷,“我若是連一個人的恐懼是不是裝出來的都看不出,也不會活到今天!”

    司機沉沉嘆出口氣,原本恐懼的眼神逐漸變得陰鶩起來,聲音也不再顫抖,“你想怎那么樣?”

    “其實我也不想怎么樣?!?br />
    獨臂少女手腕輕輕發力,掌中匕首已嵌入那司機頸部皮膚三分,沁出淡淡鮮血,“只是,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最好老老實實繼續開車?!?br />
    她把頭湊了上去,接著道:“等到了地方,我自然會放了你?!?br />
    司機聞言,身體微微一震,不再說話。握著方向盤的手已握得更穩,不敢有絲毫怠慢,畢竟自己的生命如今已然掌握在少女手中。

    此時,李明宇從后座躡手躡腳地走了上來,挨著丁青他們坐下,小聲問道:“現在我們怎么辦?”

    莫聰本來膽子就小,現在更是嚇得臉色慘白,怔怔地望著李明宇,眼神茫然。

    丁青悄悄拍了拍二人肩頭,沉默片刻后,壓低聲音道:“見機行事!”

    這場暗殺行動顯然蓄謀已久,獨臂少女的身份自然曖昧神秘。

    雖然她現在并未傷害他們,但終究非友似敵??此惺倫鞣繢桌鞣縲?,沒有一絲拖泥帶水,難保下一刻不會因為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突然對他們下手。

    更何況,她出手狠辣利落,殺個人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而且又是三品修士,隨時可以將他們隨意碾死。

    丁青不得不防。

    大巴復行半個小時,緩緩駛入一條蜿蜒山路。

    兩側山崖陡峭,風中海腥味也已漸濃。

    遠遠望去,炊煙裊裊,大片的村莊逐漸映入眼簾。

    東海村已近了。

    不過,丁青他們此時并沒有看風景的心情,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片刻之后。

    司機突然一腳急剎,大巴頓時停住。

    獨臂少女立刻將匕首倒轉過來,以刀尖抵住司機喉結部位,冷冷道:“我好像沒有讓你停下?!?br />
    司機的聲音已變得淡然冷漠,好像忽然之間不害怕了,將生死置之度外,“好像沒有?!?br />
    “那你為什么要停?”

    獨臂少女握刀的手腕驟然緊繃,已隨時準備好發力刺入,“難道你想死?”

    “就算你不殺我,我也活不長的……”

    司機忽然慘然一笑,道:“我得了絕癥,那些人答應我,如果我死了,會給我的家人一筆金額不菲的安家費?!?br />
    他忽然轉過頭,凝注獨臂少女的臉,眼神譏諷,“而我的任務,就是在他們失敗后,把你帶到這個地方來!”

    一路而來,丁青他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獨臂少女身上。而獨臂少女的注意力,又一直集中在司機身上。

    所以他們都沒發現,大巴停下的位置,車身下的山路上,用石頭劃著一個淡淡的——“X”!

    這場暗殺顯然還未結束。

    環環相扣!
{ganrao} 白小姐精选三肖中特 金蟾千炮捕鱼破解版 美女与野兽捕鱼下载 上海哈灵麻将有规律 富贵 下载 pk10牛牛在线人工计划 期期单双20码中特 血战麻将怎么玩 新浪棋牌游戏中心 免费刮刮乐刮现金红包下载 中超降级 四川麻将如何算牌 qq分分彩是统一开奖吗 海王捕鱼官方网站 广东麻将开好友房版本 炸金花开挂神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