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十九章 箭拳·萬射
    片刻之后。

    右側山壁之上,忽然傳來一連串碎石滾落的窸窣響動。

    起初,只如雨點輕敲屋檐,逐漸由遠而近后,便聲如悶雷,仿佛戰鼓擂動。

    緊接著,只聽轟然一聲巨響!

    山壁頓時大震,大地亦為之波及,整輛大巴頃刻間已劇烈顫抖起來。

    車內眾人立時透過車頂氣窗,循聲看去。

    乍一看,似有一片烏云壓境,遮蔽陽光,車內頓時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再一看,那“烏云”竟是一塊千斤巨石,足有車身大小。翻滾著,從山壁上垂直砸落,眼看便要將大巴傾毀壓扁。

    這要是被迎頭砸中,哪里還有命活?

    莫聰和李明宇已然駭呆,不由得齊聲驚呼起來。

    丁青見勢不妙,便要搶步過去打開車門。

    可剛一觸及門把手,突聽“吱呀”一聲。冷不丁抬頭,但見巨石已將鐵皮車頂砸得凹陷下來,下一秒,便會將整輛車完全壓扁。

    他心知自己的速度絕快不快巨石,眼中不由得流露出絕望的神色。

    “沒用的,都要死……”

    司機雙手放開方向盤,整個人向后傾倒,仰面靠在椅背上?;夯漢仙纖?,神色釋然,似已準備好迎接死亡的到來。

    “箭拳·萬射!”

    就在這間不容發的一刻,獨臂少女大喝一聲,箭也似地從車頂氣窗掠了出去!

    耀眼的紫芒,溪流般在她周身飛旋流轉,不斷匯聚至她高舉的右拳之上。

    眨眼間,拳峰之上,紫芒大盛,恍若一輪當空紫月——紫芒迅速具象變化,最終化成一支巨大的箭頭形象。

    轟!

    拳、石相撞,并發出一聲震天巨響!

    巨石應聲開裂,當空分裂成七八塊大石,激射四方。

    少女的拳勢卻仍未??!

    包裹著拳峰的紫色箭頭,頓時化作千萬支紫色利箭,驟雨般四散射出,將那七八塊大石擊碎成無數顆粒小石。

    第一波箭雨散去,第二波又起!

    眨眼間,又將那無數小石完全碾成粉末。

    等到箭雨散盡,石末也完全消散在風中后,獨臂少女足尖輕點車頂,又已利箭般射向山壁之上。

    不消片刻,只聽山壁上遠遠傳來兩聲慘呼,兩道身影隨即極速墜下——正是方才躲在石壁上,推石暗算之人!

    又聽“嘭、嘭”兩聲悶響,那兩人將車頂砸出兩個大坑后,嗚咽一陣,便再無響動,已然氣絕身亡。

    獨臂少女飄然落回車內,先是看了看一臉震驚的丁青三人,接著轉頭望向司機那邊。

    司機眼神驚懼,同時夾雜著幾分凄楚和絕望的神色。

    他的任務顯然已經失敗。

    現在,他不僅拿不到那筆安家費,而且很可能馬上就會死在眼前這個少女手中。

    他索性放棄了掙扎,整個人癱坐在座椅上,目光渙散。

    獨臂少女慢慢走了過去,掌中不知何時又握住了那柄匕首,此時正用刀身一下一下,很有節奏地拍打著自己的大腿。

    “啪、啪、啪……”

    正當丁青他們,都以為她要動手殺人的時候,她卻偏偏停下腳步,問道:“你真的得了絕癥?”

    司機點點頭。

    “這次有沒有騙我?”

    司機又搖搖頭。

    他明白,反正橫豎都是要死的,現在已沒有騙人的必要。

    獨臂少女點了點頭,轉手將匕首插入背后腰帶,淡淡道:“你走吧?!?br />
    司機似是不敢相信,轉過頭來,瞪大雙眼,詫異道:“你……你肯放我走?!”

    獨臂少女吹了吹右拳上沾染的石末,笑道:“雖然你已拿不到獎金,但至少可以用剩下的時間,陪一陪家人?!?br />
    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柔軟起來,流露出一絲悵然的神色,沉吟著道:“有時候,家人需要的并不是金錢,而是陪伴?!?br />
    司機的身體忽然顫抖起來,雖然緊咬著雙唇,極力忍住,熱淚卻還是止不住地流淌下來。

    他雖然不能算是個好人,但至少是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爸爸。

    一個肯為家人舍棄生命的人,就算犯下十惡不赦的大罪,他的人格仍是輝煌而偉大的!

    獨臂少女徑自走過丁青三人身邊,背上那個專業的登山包,轉身準備下車。

    打開車門后,轉頭又對司機說道:“對了……”

    不等她說完,司機已搶著道:“你要反悔?!”

    看著對方驚慌的模樣,少女故意板起臉來,似是想嚇嚇他。

    過了一會,才展顏微笑,伸手指了指車頂,道:“把上面那兩個家伙帶回去。再告訴派你們來的人,不該碰的東西別碰,不該惹的人也別惹!”

    司機愣了愣,接著重重點了點頭。

    獨臂少女走后,丁青小聲催促著被駭呆的莫聰和李明宇,道:“快走??!還愣著干什么……”

    二人隨即回過神來,一路小跑,跟著丁青一道下了車。

    ……

    ……

    下車后,獨臂少女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三人當然也不想跟她再有什么交集,紛紛松了口氣,沿著山路向前走去。

    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似是都驚魂未定。

    走出去很遠后,就聽見身后傳來一陣汽車引擎聲,想來定是那司機打掃完戰場,開車離開。

    望著絕塵而去,逐漸消失在視線中的大巴,莫聰忍不住問道:“剛才那些,到底是什么人???”

    丁青想了想,砸砸嘴道:“管他們是什么人,反正看著都不像好人?!?br />
    李明宇忽然“啊”了一聲,怔怔道:“你們說,會不會是朝歌西岐的學生啊,還沒到東海村就忍不住打起來了?!”

    “你出門到底帶不帶腦子的?”

    丁青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學生打架需要殺人嗎?”

    他頓了頓,壓低聲音,接著道:“你們也看見了,剛剛可是正兒八經死了三個人呢!”

    “額……”

    李明宇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想起剛才的事情,他依舊心有余悸。

    “我只想知道,那位漂亮姐姐到底是干什么的……”

    莫聰喃喃道,眼中居然帶著幾分欽慕的神色。

    李明宇歪著頭看了他片刻,忍不住笑了起來,“莫聰,你該不會看上人家了吧?”

    “滾蛋!”

    莫聰嘴上雖不承認,卻已轉過身去,雙頰竟有些發紅。

    “看那女人走路和坐姿,還有出手那份干凈利落的勁兒……”

    丁青若有所思地說道:“我覺得……她不是軍人,就是特工!”
{ganrao} 北京赛车pk10挂机公式 足球12种基本训练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版 互联网是靠什么赚钱 英超20172018赛程表 全真人申城棋牌 拖码胆码 qq四川麻将八条说的什么 QQ分分彩开奖结果下载 足球明星图片 大连娱网棋牌大厅 香港黄大仙免费资料 辽宁心悦麻将鞍山 三连码肖 重庆耍友麻将下载 2018新型网络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