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章 東海村
    下車后,獨臂少女沒再出現。

    為此,丁青和李明宇都松了口氣。他們實在不愿與這個來歷神秘,出手狠辣的女人再有任何交集。

    莫聰卻顯得很失落,一路上唉聲嘆氣,一副提不起勁的樣子,好像巴不得馬上見到人家。

    用丁青的話說,他這是得了一種病。

    一種無藥可醫的病。

    相思病。

    ……

    ……

    東海村是典型的沿海漁村,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以打魚為生。

    日子雖然清貧單調,倒也能夠自給自足。

    東海村偏居一隅,與外界鮮有交集。性格樸實的漁民們,安于現狀,知足常樂,并不向往大城市的繁華與富饒,因此倒也活出了幾分“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閑適情懷。

    只是最近幾年,經過政府的大力開發,東海村的捕魚業逐漸走上規?;?,同時也打開了村子與外界之間聯通的大門。

    這座面朝大海的古老村莊,因其地理環境得天獨厚,風景秀麗,吸引了大批攝影愛好者和背包客,前來拍攝游玩。

    所以,當丁青他們走進村子的時候,村民們對于這三個城市娃娃的到來,并不感到奇怪。

    畢竟這幾年,一到周末就有不少城里人,拖家帶口,搭伴攜侶,到這里來小住幾日,感受農家風光。

    三人走在田間地頭的小路上,隨意摘一根路邊的青草,銜在嘴里。夾雜著青草和泥土香味的微風,也帶來了海水的清咸氣味,隨意拍打著他們的頭臉。

    他們正處在對這個世界最好奇的年紀,卻被鋼筋水泥的森林,和考試升學的壓力禁錮太久,哪里見過如此原生態的鄉村風光。

    即使是前世已二十八歲的丁青,也因久居城市打拼,很久沒回過農村的老家了。

    所以他們現在興致都很高,對任何事物都充滿了興趣。

    這邊走走,那邊看看,不時感嘆著大自然的造化鐘神秀,已然將剛才大巴上發生的事情,拋諸腦后。

    只是不時來往的載貨卡車,鳴笛刺耳,難免有些破壞氣氛。

    “哎呦?。?!”

    李明宇閃身避過一輛卡車,還是被濺了一褲腿泥星,不由得咒罵道:“開這么快趕著去投胎???!”

    說話間,又有三輛卡車,頭尾相連,飛馳而過。

    “村子不大,車倒不少?!崩蠲饔鈧瘓跎ㄐ?,“你們說,這些車里裝的是什么?”

    “當然是魚??!”

    莫聰解釋道:“這幾年,政府大力發展東海村的捕魚業。咱們陳塘市至少有一大半的海產,都來自這里?!?br />
    望著絕塵而去的卡車,眼尖的丁青忽然發現,貨柜縫隙中似有什么東西,正在窸窣掉落。

    仔細一看,并非保鮮用的冰塊融化而成的清水,而是一撮撮帶著細碎石塊的黃土。

    這些黃土干燥松散,與腳下因臨海水汽豐沛之故,泥濘潮濕的泥土截然不同。

    他又順著車輪的痕跡,朝卡車來路看去。

    不遠處正有一座高山。

    驅使這么多卡車到這里來裝運泥土……難道是在開山修路?

    丁青不禁好奇問道:“這座山叫什么名字?”

    “云至山?!?br />
    莫聰一邊用手機查資料,一邊說道:“陳塘市還被稱作陳塘關的時候,這座山就已經在這了。根據資料顯示,它可是古代咱們這地界的標志性山脈之一?!?br />
    “哦?”

    丁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似乎忽然想到什么,卻依舊不得要領,最后是能搖頭作罷。

    “叮鈴鈴……”

    這時,李明宇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喂……嗯嗯……啊……哦哦哦……哦……好……好好……謝謝表哥!”

    他嗯嗯啊啊說了半天,掛斷電話后,興奮地說道:“我表哥西岐大學的鐵磁來消息了,朝歌西岐的參戰人員正陸續抵達東海村。不過原定時間推遲了,他們今天會在東海村住一晚,等人齊明天直接開戰!”

    莫聰脫口道:“啊,那我們豈不是來早了?”

    李明宇走到莫聰和丁青中間,伸手攬住二人肩膀,道:“怕什么,村里那么多民宿,咱們也住一晚就是了!”

    丁青摸了摸口袋里僅剩的五十塊錢,忽然有些肉疼。

    ……

    ……

    因為旅游業的興起,平日里除了打魚,有條件的村民大都做起了飯館和民宿的生意。

    一路走來,各種大大小小的招牌,不斷映入眼簾。

    “三姐烤魚”、“農家小炒”、“東海民宿”……

    經過打聽,村里最好的民宿叫“東??駝弧?,大床八十,標間一百,24小時供應熱水。

    出身殷實家庭的莫聰,雖然沒有嬌生慣養的臭毛病,卻有些潔癖,因此提議就住這里。

    李明宇立刻反對。

    這家賓館以前是村里地主的產業,獨棟獨樓,位于東海村南面,距離村子尚有一段距離。

    他覺得還是住在村里方便些,萬一朝歌西岐提前開干,也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丁青自然也不贊成。

    他的理由簡單多了,純粹因為心疼錢。

    三個人只能漫無目的地在村子里繼續閑逛。

    “這里二十一晚,好像不錯?!?br />
    “不行,太臟!”

    “那里五十一晚,好像也不錯?!?br />
    “不行,太貴!”

    “……”

    一直到晌午,三人的意見依舊無法統一。

    不過,也并非全無收獲。

    這段時間,他們陸續看見有一些二十出頭的小伙子,成群結隊來到東海村。

    他們穿著時尚,而且都背著包,自然不會是本地居民。一進村子,就不約而同地開始打電話。掛斷電話后,陸續走進一家名叫“海風怡人”的中檔名宿。

    莫聰曾用系統打量過,他們雖然都將戰力值壓制在一千點以下,但從他們的身形和動作不難看出,每一個都帶著身手。

    戰力值會騙人,身體語言卻不會。就像一個武林高手,雖然隱藏了內力,但練武之人那股精氣神,依舊十分扎眼。

    三人立刻想到,他們應該就是提前到來的參戰人員。

    只是不知道屬于朝歌還是西岐。

    正當三人準備去“海風怡人”摸摸底的時候,

    不遠處,

    忽然傳來一陣悠揚哀傷的樂曲聲。
{ganrao} 上海天天彩选4 捕鱼大师怎么找不到了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手机上怎么买刮刮乐 2019琼崖海南麻 pk10计划群 做任务赚钱的网站 好玩的棋牌游戏软件 网络捕鱼是赌博还是诈骗 未来陕西麻将官方客服电话 平特一肖中奖赔率表 真人版麻将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北京麻将官方下载 快乐彩走势图浙江下 南宁麻将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