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二章 母老虎
    由于鄭倫陳奇的入住,“海風怡人”其他住客的身份不言而喻。

    這里自然就是朝歌大學的聚集地。

    李明宇原本興沖沖也想辦理入住,畢竟跟朝歌大學的參戰人員同住一個屋檐下,不必擔心因消息閉塞或睡過頭等原因,錯過這場茬架。

    一問之下,民宿老板卻以客滿為由,將三人拒之門外。

    他們隨即又去臨近的民宿詢問,答案如出一轍,不是客滿,就是聲稱暫停營業,變著法兒地打發他們離開。

    “奶奶的!”

    連吃幾碗閉門羹的李明宇,臉色陰郁,走在路上的腳也格外用力,踩出一連串泥濘腳印。

    時間剛過下午一點,村里內外隨處可聞飯香陣陣,李明宇提議先找地方吃飯,住宿的事之后再說。

    丁青和莫聰滿口答應,剛才不說,只是因為著急找住處,其實他倆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不知不覺又繞回村尾。

    路過大槐樹,就看見不遠處有一間孤零零的平房,白墻黑瓦,位置偏僻,與成片的村落脫離開一段距離。

    房子就是農村人的面子。

    這些年,東海村的村民多多少少都賺了些錢,而且大部分都花在修繕房屋上。

    光景好的,事業旺的,更在原本的老地基上立起了小洋樓式的自建房。

    唯獨這間平房,依舊寒酸破敗,屋頂上幾乎沒有一片完整的好瓦,斑駁的墻壁油漆脫落,好像有年頭沒重新粉刷過了。

    所以給人一種被整個村子孤立在外的感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每個村里總有幾戶爛包光景的破落戶,這一點,出身農村的丁青最清楚不過。

    他們家以前就是村里有名的貧困家庭。

    還是等他在大城市賺了錢,回家蓋了新房之后,才摘掉了貧困的帽子。

    所以丁青看到這間平房,非但不嫌棄,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切之感。

    最主要的是,屋前的招牌十分醒目:

    ——“吃飯五塊,過夜十元!”

    “就是他了!”

    不等李明宇和莫聰答應,丁青已快步向前走去。

    “這么便宜,干不干凈啊……”

    李明宇有些猶豫。

    倒是一向愛干凈的莫聰,看穿了丁青的心思,按住李明宇肩頭,笑著寬慰道:“不干不凈吃了沒病,走吧?!?br />
    ……

    ……

    屋前有塊空地。

    用一圈籬笆歪歪扭扭地圍住,就算是院子了。

    院子不大,東一塊西一塊鋪滿了塑料紙,上面零星曬著些干癟的腌魚。

    小院中央蹲著一個精瘦的中年男人,上身穿了一件滿是破洞的白色背心,從一個個破洞里可以看見他黝黑的皮膚。

    下身穿著一條洗得變形的藍色短褲,好幾處都開了線,褲腿因過度拉伸撐,向上卷邊。

    腳上踩著一雙標準的藍白人字拖,五個腳趾滿是泥垢,好像有日子沒洗腳了。

    和所有老實巴交的農民一樣,他也長了張木訥質樸的臉。

    此時正一動不動地蹲在那里,一邊吧唧吧唧抽著旱煙,一邊盯著地上的腌魚發呆。

    這造型,很容易給人一種回到七八十年代的感覺。

    “連一堵像樣的水泥墻都沒有啊……”

    李明宇小聲嘟囔道。

    “噓!”

    丁青回頭瞪了他一眼。

    李明宇立時會意,乖乖閉上嘴不再說話。

    中年男人好像并未看到有客人上門,依舊紋絲不動地蹲在那里,眼神呆滯。

    在他眼里,地上的腌魚仿佛就是自己的一切。

    丁青走了過去,彎腰問道:“大叔,這里是不是可以吃飯?”

    “大叔?”

    “大叔!”

    叫了幾聲后,中年男人才后知后覺地抬起頭,略顯呆滯地看著丁青。

    “額……大叔,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丁青以為他耳朵不好使,故意提高了聲音。

    中年男人愣了愣,忽然傻呵呵地笑了起來。

    笑容質樸且憨厚,捎帶著露出一排滿是煙垢的焦黃板牙。

    “聽到的聽到的,嘿嘿嘿……”

    中年男人笑著點了點頭。

    “額……”

    丁青覺得有些無奈,苦笑道:“大叔,你這里吃飯是不是五塊錢一位?”

    “對著呢對著呢……”

    中年男人又點了點頭,忽然轉頭看了看身后的大門,眼神顯得有些緊張。

    看到門內無人后,才暗自松了口氣,沖丁青招了招手。

    丁青走過去,在他身邊蹲了下來。

    中年男人小聲說道:“其實成本不用五塊的,三塊都不用。既然你們走進來了,我就要跟你們說清楚。我們鄉下人雖然也要賺錢,但不騙人的……”

    額……良心商家??!

    丁青連忙道:“大叔,沒關系的,和其他家比,你這已經很便宜了?!?br />
    中年男人又看了一眼大門那邊,嘬了一口旱煙,然后一邊吐著煙霧,一邊道:“你們是城里來的娃娃吧?”

    丁青點了點頭。

    中年男人壓低聲音道:“便宜嘛是有原因的,別人家用的都是鮮魚,我家用的是腌魚,不好比的。你們如果是特地來嘗鮮的,還是去別家看看吧?!?br />
    他頓了頓,接著道:“不過,你們到別家吃飯的時候,也要看清楚咯,別讓人家騙了,用腌魚充了鮮魚?!?br />
    看著他真誠無比的眼神,丁青簡直感動得想哭,李明宇和莫聰也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世界上的商人都這么做生意,一定不會出現那么多買賣糾紛。

    丁青剛要再說什么,大門里忽然飛出一只粉色拖鞋,“啪”的一聲,中年男人臉上已多了一個完整的鞋印。

    “你這個憨蛋,客人上門了還往外面趕,你是鐵了心要讓老娘跟著你喝西北風???!”

    “別人家的男人都出海討生活去了,只有你一天天啥事不干,蹲在門口看魚。咋的,這些魚是會長腳跑了,還是長翅膀飛了?!”

    “不怪村里人笑你傻,笑我們家窮。你自己說說,你除了有個把兒,哪一點還像男人?!”

    謾罵聲中,一個中年婦女氣勢洶洶地從屋子里沖了出來。

    任何形容女子的溢美之詞都與她無緣,因為她身上實在沒有一星半點美感。

    只有一頭怒獅般的金色卷發,和一身隨著她的步伐不停顫抖的肥肉。

    那雙銅鈴般的眼睛只需微微一瞪,好像就能立刻把別人的靈魂給嚇出來。

    尤勝男子。

    丁青第一眼看見她,腦海中立刻蹦出一個詞——“母老虎”!
{ganrao} 澳门新永利棋牌网址? 微信捕鱼来了腾讯下载 云南麻将游戏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商 免费下载熊猫麻将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红中 目前能赚钱的网络游 熊猫麻将系统规律 百变美人捕鱼游戏挂 中国体育彩票今晚开奖 天天玩捕鱼 海南体彩4十1中奖规则 打麻将游戏赚钱的游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四川博雅麻将 龙王捕鱼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