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三章 還是年輕(三更)
    中年婦女老實不客氣。

    當著丁青他們三個外人的面,照樣不給自家男人面子。

    一邊穿好剛剛當暗器飛出來的拖鞋,一邊揪住中年男人的耳朵。

    可憐的中年男人被他直接從地上提了起來,耳朵都掐紅了,卻仍是不敢叫一聲疼,眼神恐懼,如鼠見貓。

    二人的身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肥胖,一個精瘦。

    婦女又比男人足足高出一個頭,此時將丈夫提在手里,就像揪起一只寵物那么隨意。

    這畫面,

    實在辣眼睛!

    丁青三人下意識退到一旁,呆若木雞。

    “老娘當年一定瞎了眼,要不然也不會跟了你這么個沒用的男人!”

    婦女聲如洪鐘,口若懸河,短短一句話之間,已噴了男人滿臉唾沫。

    “老婆,別掐了,別掐了!掐壞了還得買藥來治,不值當的……”

    男人賠笑告饒,小聲哀求,那模樣實在窩囊到了極點。

    女人猛如虎啊……

    丁青不由得咽了咽唾沫。

    一旁的莫聰,拉了拉他的袖子,小聲道:“我們還是走吧……”

    “走什么走?!”

    話音未落。

    中年婦女忽然虎吼一聲,轉過頭來盯住三人。聲音便如春雷乍響,摧人耳膜。

    丁青和李明宇不禁倒退一步,膽小的莫聰更是差點被嚇得摔個跟頭。

    這是何等的氣勢??!

    縱使千軍萬馬,虎嘯龍吟,想來也不過如此……

    婦女自覺失態,“呼”的一聲,將男人隨意丟到一旁,快步走到三人面前。

    面容一改,笑呵呵地說道:“別害怕啊,我教訓自家男人呢,不是說你們。男人沒用,女人放蕩,都該打……不過你們還小,等將來娶了媳婦就會明白的?!?br />
    “額……”

    丁青表示將來也不想明白。

    “對了,你們是來吃飯的吧?別聽我家男人亂說,什么鮮魚腌魚,到了大嬸手里,屎都能給你做出香味來!”

    “額……”

    丁青沒來由有些反胃。

    “別說大嬸不照顧你們學生仔,三個人就算十二塊好了,米飯任吃,怎么樣?”

    她表面雖然在詢問,卻牢牢抓住丁青的手不放,抓得他一陣陣生疼。

    “吃,大嬸,我們吃!”

    丁青不敢拒絕,李明宇和莫聰也立刻點頭如搗蒜。

    “識貨,等著啊,大嬸給你們弄飯去!”

    婦女忽然花枝招展地笑了起來,臉上的肥肉同時顫抖,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她轉身朝屋里走去,經過男人身邊時,惡狠狠地說了一句:“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招呼客人!”

    男人唯諾彎腰,恭送妻子下廚,不喜不悲,不卑不亢,活像太監。

    英雄啊……

    丁青三人同時對男人行注目禮,眼神又是佩服又是悲哀。

    這種眼神只有男人才能體會。

    婦女走后,男人將三人迎進屋內。

    似是覺得被外人看到剛才那一幕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勁兒地撓頭,笑容羞澀且憨厚。

    “其實當年不是我要娶她的,是她硬要嫁給我的。你們應該看得出,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帥小伙呢!”

    “是的是的……”

    “其實,被自己的老婆罵兩句,打兩下,都不要緊的。她給我生了三個娃娃,還要操持家務,也不容易的?!?br />
    “是的是的……”

    “嗯……其實她算你們十二塊,還是賺你們錢的,成本只要……”

    “大叔,有沒有茶水???我們渴了!”

    “啊……有的有的,你們等一下啊?!?br />
    “好的好的……”

    丁青不得不打斷他。

    因為他已看見廚房里的中年婦女,慢慢伸出那雙肥碩的大手。

    手里有一只粉色拖鞋!

    ……

    ……

    屋里的陳設很簡單,沒什么像樣的家具。

    房梁上懸著幾張破破爛爛的漁網,大廳里隨意擺著一大兩小,三副桌椅,算是招待客人用的。

    看得出來,這家人的日子過得實在不怎么樣,難怪中年婦女的火氣這么大。

    三人找了張小桌子坐下,喝過茶水后,婦女很快把飯菜端了上來。

    一盆腌魚,一盤炒蛤蜊,一疊海白菜,外加三大碗米飯。

    都是海邊人家的家常小菜。

    丁青嘗了一口腌魚,差點現噴。

    “怎么樣,好吃嗎?大嬸我的手藝可是村里出名的!”

    中年婦女,眼神期待。

    “好吃……太好吃了!”

    丁青哪里敢說不好吃,只能硬著頭皮咽了下去。

    “真好吃!我以后娶老婆,一定要娶個像大嬸這樣的賢惠女人!”

    李明宇馬上接茬道。

    “是嗎?可我看你一口都沒吃過啊?!?br />
    婦女笑得像是騙公主吃毒蘋果的巫婆。

    李明宇夾了一筷子海白菜送到嘴里,臉色當場就綠了。

    但仍是堅持點頭道:“真好吃……好吃得都快哭了!”

    “是嗎?那你們慢慢吃,我再去做個湯?!?br />
    “夠了夠了!”

    “飽了飽了!”

    “大嬸留步!”

    每個女人都認為自己的手藝一定是最好的。

    不顧三人的好言相勸,中年婦女毅然決然地再次走進廚房。

    坐在門檻上抽煙看戲的窩囊男人,此時看著三人的眼神甚是憐惜。

    讓你們去別家吃,你們不信,我老婆的手藝我會不知道?!

    還是年輕啊……

    不等婦女把湯端出來,三人迅速扒了幾口飯,就準備告辭離開。

    此時。

    忽有五個二十來歲的少年快步走進院中。

    為首那名少年看著虛長幾歲,留一個利落平頭,穿一身干凈運動服。五官雖然平平無奇,眉宇間卻有一股勇悍英武之氣。

    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透著一股現在那些所謂的小鮮肉,難以企及的男子氣概。

    另外四名少年緊隨其后,指指點點,似在嫌棄這個破落去處,但最終都沒有多說什么。

    “老板,上飯!”

    一句話,

    四個字,

    言簡意賅。

    平頭少年說話也和他走路一樣,聲音雄渾,氣勢逼人。

    窩囊男人起身迎了上去,木訥說道:“我們家只有腌魚,沒有鮮魚,而且成本……”

    “啪!”

    拖鞋飛出。

    窩囊男人臉上立刻又多了一個鞋印。

    中年悍婦快步沖出廚房,肥肉在風里顫抖。

    照例將自家男人一頓收拾后,就要開口對五名少年解釋。

    “無妨,有啥吃啥,男人嘛吃啥都一樣!”

    不等她說完,平頭少年很豪氣地大手一揮,走進屋內,徑自往那張大圓桌旁一坐。

    坐下后,有意無意地掃了丁青他們一眼,很快又移開目光,伸手招呼同伴進來。

    其余四名少年相繼進屋,依次排開坐好。

    夫妻倆怔怔地看著他們,似乎沒想到他們居然會這么爽快。

    不過,確切來說是在看那個平頭少年。

    他并不是五人中個頭最高的,也不是長相最英俊的??刪偈滯蹲闃?,帶著一股天生的領袖氣息。

    就算他站在人群之中,你也一定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或者說,第一眼看的一定是他。

    窩囊男人輕嘆一聲,似在感慨又有五個愣頭青即將上當受騙。

    中年悍婦笑得合不攏嘴,風一樣沖回廚房,忙得熱火朝天。

    畢竟,這單可能是今年最大的生意了。

    “我們走吧?!?br />
    丁青起身要走,李明宇也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莫聰卻忽然拉住他們,等他們湊近些后,小聲說道:“他們都是修士……”

    “那個平頭男二品,其他一品!”
{ganrao} 丫丫陕西麻将下载 欧冠历届冠军列表 下载广东麻将免费 豪利棋牌每天送9金币 包赢pk10精准计划群 香港福彩开奖现场直播 德甲历届冠军 国际牛牛棋牌 2017国外赚美元的网站 手机捕鱼怎么开挂 麻将技巧口诀 网上电玩棋牌 手机网上做兼职赚钱 捕鱼平台注册送分活动 重庆自动麻将机 喜乐彩票昨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