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四章 平頭哥
    窩囊男人蹲在門口,嘬著旱煙,繼續盯著院子里的腌魚發呆。

    偶爾回頭,總能看見肥胖的妻子,在廚房和餐桌之間來回奔走。

    一大桌子菜。

    魚、蝦、蟹、肉、貝殼類,一應俱全。

    食材不見得有多新鮮,但已是這戶清貧人家,所有的珍藏。

    味道自然糟糕難吃。

    魚焦了,蝦沒熟,蟹太咸,肉里居然有股雞屎味。唯一能吃的貝殼類,里面的泥沙又沒清洗干凈,無異于吃土。

    最要命的是,那位中年悍婦總是一副很有信心的樣子,笑呵呵地問著,“好吃嗎?”

    艸!

    好不好吃你心里名沒點逼數嗎?

    大圓桌上的四名少年,臉都綠了,要不是各自的修養都不錯,早就掀桌子走人了。

    唯獨那位平頭少年,像是這輩子沒吃過一頓飽飯,一頓風卷殘云,拿起的筷子就沒放下過。

    自古英雄能忍人所不能忍。

    光憑這一點,丁青就覺得他絕非常人。

    “吃啊,都愣著干什么?吃飽了才有力氣干架!”

    說話間,平頭少年又吃完一碗米飯。

    四名少年依舊不動筷子,各有推脫,望著他的眼神卻是統一的佩服。

    “大嬸,有酒嗎?”

    平頭少年嘴里塞滿了食物,含糊不清地問道。

    “只有自家釀的米酒,賣別人十塊錢一斤,算你八塊?!?br />
    中年悍婦眼神精明,笑著回答。

    平頭少年眼睛一亮,“盡管拿來,多多益善?!?br />
    悍婦隨即拿來一桶五斤裝的散裝米酒,五個二兩杯。

    平頭少年嫌用杯太慢,直接上碗。一碗接著一碗,不一會兒功夫就干掉半桶,喝得那叫一個豪氣干云。

    邊上一個穿皮夾克的少年,嘗了一杯,立刻皺起眉頭,小聲說道:“學長,這么次的酒你也喝得下去?”

    另一個留著大背頭的少年,立刻接茬道:“就是,還有這菜……我實在沒吃過這么難吃的東西?!?br />
    剩下兩名少年聞言,也一個勁地點頭。

    平頭少年瞪了四人一眼,奪過皮夾克少年手中的被子,一飲而盡,然后道:“挑三揀四,娘們唧唧!”

    他夾了一塊燒焦的魚肉放進嘴里,嚼得津津有味,接著道:“你們爹媽既然沒教你們珍惜糧食,我也懶得跟你們講這道理。只是在你們嫌這嫌那的時候,想想那些吃不上飯的苦孩子!”

    他說這句話的語氣既不嚴肅,也不生氣,卻有一種不容反駁的威嚴,每一個字都能清清楚楚地聽到人心里去。

    四人互看一眼,居然拿起筷子,開始吃菜。

    這句話同樣讓丁青三人汗顏,看著自己面前幾乎沒動過的菜,只覺實在有些不應該。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便有如此感染力,丁青愈發覺得此人不簡單,看著他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尊敬。

    有些人說話輕如鴻毛,一千句抵不上別人一句;有些人說話卻重于泰山,一句抵別人千百句。

    這個身上略帶草莽氣息的平頭少年,顯然屬于后者。

    “學長,學長!”

    此時,屋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不多時,一個身穿牛仔衣的少年急匆匆地跑了進來。

    “大嬸,加個位子?!?br />
    平頭少年招呼一聲,其余四人同時向旁邊挪動身體,讓出位子。

    “學長,我打聽到了……”

    不等他說完,平頭少年立刻打斷道:“費萊,先坐下吃飯,不急?!?br />
    名叫費萊的牛仔衣少年,點了點頭,坐下吃飯。

    只是越吃臉色越難看,其他四人同時給他使了個眼色,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費萊會意,也沒多說什么,很快吃完了一碗飯。

    平頭少年又給他倒了杯酒。

    費萊點頭致謝,喝完后,隨即說道:“學長,朝歌大學那幫人就住在村里一家叫海風怡人的民宿里?!?br />
    “他們雖然都壓制了戰力值,但還是逃不過我的眼睛?!?br />
    “他們為了不讓別人發現離校私斗,包下了邊上的四五家名宿,這手筆可不小呢?!?br />
    “都說朝歌大學是富家子弟的私塾,咱們西岐大學都是一幫窮學生,這話倒是一點不假?!?br />
    “不過有錢歸有錢,腦子卻不太好使。他們一口氣包了這么多民宿,豈不是更加引人注意?”

    “學長,你怎么不說話?”

    費萊一口氣說個不停,平頭少年卻一言不發,只是靜靜看著他。

    片刻之后,才正色道:“不管窮學生還是富家子,讀的都是圣賢書,學的都是治世理,知識面前,無分貴賤?!?br />
    費萊自知失言,立刻賠笑道:“嘿嘿,學長,你別跟我一般見識,我這人就是心直口快,嘴上也沒個把門的?!?br />
    平頭少年按住他肩頭,溫聲道:“這種話咱們哥們之間說說無妨?;厝ズ?,千萬別在我大哥面前提起,免得挨罵?!?br />
    費萊連連點頭,“知道知道,多謝學長提醒?!?br />
    “東海村就這么大,平時也沒啥修士進出,還裝模作樣壓制戰力值……哪像我們,光明磊落!”

    “就是,打個野架弄得跟地下活動似的,朝歌那幫人還真是小家子氣!”

    “富家子就是講究多,約架的是他們,畏首畏尾的也是他們。不敢打就認慫啊,咱們又沒逼他們打!”

    少年們七嘴八舌,各抒己見,飯桌上立刻熱鬧了起來。

    說話間隙,那皮夾克少年忽然問道:“知不知道他們來的都是什么人?”

    費萊搖了搖頭,道:“他們消息封鎖得太好,民宿老板也是一問三不知。我只知道,他們一共來了七個人,比咱們多一個,應該都是大一的?!?br />
    梳著大背頭的少年,若有所思,沉吟道:“學長,他們將茬架日期從今天推到明天。你說……會不會在等什么強援?”

    他頓了頓,接著道:“要是有大三大四的中階修士參戰,咱們幾個可不夠別人打的……”

    “嘭!”

    話音未落,平頭少年拍案而起,霍然道:“管他們來的是什么人!咱們既然已經應戰,就不能丟西岐的臉!就算他們搬來傳說中的十品修士,咱也照打!”

    言下之意是——老子平頭哥,不服就是干!

    少年說話聲雄渾有力,如戰鼓擂動。

    其余五名少年雖然都是一怔,但原本動搖的戰意,已然重新燃燒起來。
{ganrao} 哈灵正宗上海本地麻将 欧冠积分排名 喜乐彩开奖信息 nba季前赛赛程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结果 下载熊猫麻将 管家婆期期准之选 天空棋牌游戏? 国际米兰意甲排名 接任务赚钱的网站 发财一肖3码 吉祥棋牌作弊透视通用版 nba球员名单 2019年期期平特精准一肖 富贵棋牌最新版 捕鱼达人微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