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六章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我說了你不必自責,就算沒有那件事,我也不打算讀大學了?!?br />
    哪吒環顧四周,眼神酸楚。

    墻角有一張蛛網,被束縛的飛蛾奮力掙扎,卻越纏越緊。

    這時,虎視眈眈的結網蜘蛛,逐漸向它逼近。

    哪吒覺得,這一幕像極了自己的境遇。

    不由輕嘆一聲,道:“我家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除了窮就沒別的了。爹媽年紀大了,需要人照顧。大姐二姐都在外地討生活,家里的活也需要人干,更何況……”

    話音未落,

    中年悍婦的聲音突地響起,“要是個男娃娃,老娘就算砸鍋賣鐵也讓他讀。只是一個女孩子家,讀那么多書干什么?浪費錢不說,懂的越多,花花腸子就越多,將來指定討婆家嫌棄!”

    悍婦,也就是殷氏,電視劇里戲稱為“殷十娘”。

    抖著一身肥膩橫肉,走進屋里,接著道:“女子嘛,無才便是德?!?br />
    見到母親到來,哪吒退到一邊,低下頭不說話了。

    看著她畏畏縮縮的樣子,丁青有些于心不忍。

    干笑兩聲,道:“大嬸,您這是典型的封建思想,要不得要不得……再苦不能苦孩子不是?哪吒資質那么好,要是不念大學,不當修士,那才真是可惜了!”

    “啥?修士?能當飯吃還是能當屎拉?!”

    悍婦神色鄙夷,自憐自艾道:“還有,你說誰命苦?真正命苦的是我好不好?!一連生了三個女兒,三個賠錢玩意兒啊……”

    她越說覺得自己真是天可憐鑒,看著哪吒的眼神也愈發嫌棄。

    最后,竟在她手臂上重重一擰,氣罵道:“你那兩個姐姐還知道出去打工,你倒好,一天到晚就知道讀書……讀書讀書,錢倒沒少花,也沒見你讀出什么好來??!”

    言下之意,好像真正心疼的只是錢。

    “大嬸,算了吧……”

    “后生,老娘教訓自家閨女,關你屁事?!”

    吼!

    丁青頓時受到來自獅吼功的一萬點暴擊。

    哪吒雙臂環抱胸前,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雖然盡力忍住沒有哭出來,可眼眶里已有淚光閃動。

    “呦呦呦,瞧你那樣,還說不得了?你以為自己到城里讀了幾年書,真成大小姐了?”

    悍婦一聲喝斥,唾沫橫飛,“還不快滾去洗衣服!”

    “媽,你別生氣,我這就去……”

    望著哪吒離開的身影,丁青不由得搖了搖頭。

    他怎會看不出哪吒對讀書的渴望?

    只是經濟的負擔,家人的態度,使她不得不提前放棄學業,回鄉維持家里的生計。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這句看似勵志的名言背后,也不知承載了多少孩子的心酸,斷絕了多少孩子的夢想。

    如果一個家庭,不得不提前讓孩子當家,背后的艱辛和無奈自然不言而喻。

    ……

    ……

    鄉村的夜晚格外寧靜。

    丁青三人沒有去前廳吃晚飯,倒不是為了省錢,只是殷氏的手藝實在難以下咽,

    泡面不香嗎?

    鼾聲如雷。

    走了一天的路,李明宇和莫聰早就累趴了,睡得像兩頭死豬。

    丁青輾轉反側,只覺見到哪吒后,比見不到她時還要思念,滿腦子都是對方的影子。

    人家才十八歲啊,前世的我卻是將要奔三的青年。難道真的是男人越老,越喜歡年輕少女?

    老牛吃嫩草,不好吧……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索性一股腦起床,想著去院子里走走。

    推開門,就看見了哪吒。

    她好像正要進來,推門的動作懸停半空。

    由于丁青的突然出現,她的手剛好貼住他胸口。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微涼的夜風里似有一絲甜味。

    過了一會,哪吒觸電般收回手,臉上蕩起了紅暈。

    “給你吃……”她將一盆親手做的饅頭往丁青懷里一塞,低著頭,一路小跑著離開了。

    她是不是知道自己沒去吃飯,所以才做了這些饅頭?

    丁青伸出手想叫住她,卻欲言又止,最后只好作罷。

    “喜歡就追啊,瞻前顧后的談個雞毛戀愛???”

    院子里有棵榕樹。

    此時,那平頭少年正坐在樹下,一邊喝酒,一邊說道:“多好的姑娘啊,千萬別錯過咯……”

    他說話的聲音含糊不清,仿佛已經醉去??裳劬σ讕裳┝?,勝似天上明星。

    “要不要喝點?”

    他朝丁青晃了晃手里的酒杯。

    丁青嘆了口氣,走過去與他并肩坐在樹下。

    他并不是個好酒的人,不過,現在他覺得自己實在需要喝上幾倍。

    饅頭就酒,越喝越有。

    殷氏釀的米酒很淡,淡得像水,可二人喝酒的杯子卻是那種很大很老式的陶瓷杯,一杯足有半斤的量。

    兩大杯酒下肚,丁青的視線已有些模糊。

    酒過三巡。

    平頭少年攬住丁青肩頭,喃喃問道:“你們是城里的學生吧?”

    丁青點點頭。

    “同班同學?”

    他指的自然是哪吒。

    丁青又點點頭,馬上又搖頭,迷迷糊糊道:“同級,不同班?!?br />
    “啪!”

    平頭少年一拍丁青后背,差點把他胃里酒水全都拍出來,“那還糾結個啥,學生時代的愛情最懵懂,也最難得,青梅竹馬還不夠浪漫嗎?”

    他瞇起眼,接著道:“難道你嫌她家窮?”

    “不是不是……”

    丁青一個勁搖頭,“我家也是爛包光景,怎會嫌她窮?只是……”

    “只是這段感情發生得太突然,你們都還沒做好接受彼此的準備,是不是?”

    平頭少年替他說了下去。

    這總結,不可謂不精辟,丁青立時點頭如搗蒜。

    “愛情都是突然發生的,只有友情才會因累積而沉淀?!?br />
    平頭少年笑道:“這句話,我忘記是誰說的了,但說得極有道理!”

    清冷的月光灑在他身上,他的身影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孤寂之感,連聲音也變得蒼涼悠遠起來,“感情的事情拖不得,也拖不起,否則結局注定只有四個字?!?br />
    “后悔莫及?!?br />
    說完后,仰面喝下一大杯酒,忽然笑了起來。

    慘笑,

    仿佛在笑漫天的月光,又似在笑他自己。

    丁青能感覺到他心里的痛苦。

    這個表面上五大三粗的少年,心里是不是也有一個魂牽夢繞的戀人?

    是否也曾經歷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你叫什么名字?”

    “丁青,你呢?”

    “姬發……”

    “西岐大學,大二姬發!”
{ganrao} 下载广西麻将免费的 福彩开奖双色球开奖 网赚是什么东西 悠悠李逵劈鱼游戏技巧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属龙人今天打麻将运 九游棋牌合法吗 捕鱼微信24小时上 海南体彩飞鱼彩票 中超直播 喜乐喜乐彩玩法 单机游戏麻将下载大全 手机赚钱月赚5000 湘娱湖南麻将官网 如何网上创业赚钱 武汉麻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