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七章 小心有埋伏
    姬發?

    周武王,姬發?!

    丁青的酒頓時醒了一半。

    我……我居然和封神世界里,最后得勝的大佬坐在一起喝酒?!

    真香啊……

    這是酒香嗎?

    不,這是大腿的香味!

    “我的名字很奇怪嗎?還是我臉上有東西?”

    看著一臉震驚的丁青,平頭少年,也就是姬發,摸了摸自己的臉。

    丁青怔怔地搖了搖頭,依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難道我長得很難看,嚇壞了小朋友?”

    姬發喃喃自語,苦笑著搖了搖頭,起身說道:“酒喝得差不多了,謝謝你的饅頭,早點睡吧?!?br />
    說完,轉身朝大屋走去。

    “等一等!”

    丁青忽然叫住了他。

    “嗯?”

    姬發沒有轉身,卻已駐足,似在等他繼續說下去。

    好緊張!

    好興奮!

    心好亂!

    我該如何用簡單幾乎話,拉近和大佬之間的關系?

    一番天人交戰后,丁青終于說道:“你們是不是明天要和朝歌大學的人茬架?”

    姬發轉過身,緩慢用手摩挲著短促的平頭,瞇著眼道:“原來,你們是來看熱鬧的啊……”

    這個動作像極了一個威脅,今朝下意識退后一步,不敢欺瞞于他,只能點了點頭。

    卻馬上又搖頭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知道他們那邊有誰?!?br />
    “誰?”

    “哼哈二將!”

    “哼哈二將?”

    “額……”丁青想了想,改口道:“就是哼哈……Boys?!?br />
    “哦?”

    姬發皺了皺眉,“大二的鄭倫陳奇啊……”

    此時。

    寂靜的小院忽然響起一陣悠揚的樂曲聲。

    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又似近在耳畔。

    曲調哀怨婉轉,似夜色凄迷,又如夜風微涼,直抓人心。

    丁青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來,酒氣頓時沖上腦門。

    一時間,只覺一陣眩暈,有些站立不穩。

    “別聽,是音波功!”

    姬發俯沖至丁青身后,雙手緊緊捂住他的耳朵,同時運轉戰力,封閉聽覺。

    他已察覺,這古怪的樂聲之中,至少雜糅了1500點戰力值。

    下一刻。

    原本哀怨癡纏的樂聲,曲風一轉,兀自變得慷慨激昂,有如戰歌。

    “嘭!”

    院門霎時洞開!

    狂風灌入,卷起一地落葉。

    “擦!”

    姬發忽覺臉上一痛,一摸之間,滿手溫熱。

    右側臉頰已然被漫天狂風切開一道淺口,沁出鮮血。

    這時方才看清,

    隨風而至的樂聲中,每一段曲調,每一個音符,此時都化作一柄柄若隱若現的尖刀,箭也似的射了過來。

    “御木流·化繭!”

    姬發手不抬,身不動,原地輕叱一聲。

    不遠處的榕樹頓起變化!

    眨眼間,粗壯的樹干上橫生出無數藤蔓,如靈蛇游走,將姬發和丁青卷在中央,有如蟲繭。

    只聽一連串“噗嗤”之聲響過,

    音刀擊中木繭,驟然潰散。木繭也被音刀砍出無數缺口,折斷的藤蔓滿院翻飛。

    少頃,

    狂風止,樂聲停。

    夜色依舊靜謐,月光依舊清冷。

    剛才的一切,就像從未發生過一般。

    “干你血媽!”

    姬發大吼一聲,

    二話不說,悍然沖出院門,

    大有怒發沖冠,提刀砍人的氣勢。

    看著滿地狼藉,和那棵妖魔般自動生長的榕樹,丁青駭然當場,眼神詫異。

    這……

    這他媽才叫修士!

    門外有條蜿蜒小路,一直延伸到村尾老槐樹那邊。

    有風吹過,槐葉飛舞。

    有人。

    兩個人。

    一個全紅,一個全綠。

    就站在小路上,站在漫天飄落的槐葉下。

    所以姬發一出門,就看見了他們。

    全紅的是鄭倫,全綠的是陳奇。

    月光將他們本就頎長的身影拉得更長,看起來就像兩個厲鬼。

    “你們兩只撮鳥,大半夜鬼哭狼嚎的想干啥?!”

    姬發破口大罵,一頭短促的黑發,根根直立。

    鄭倫和陳奇都沒有說話,卻在笑,笑容陰鶩且詭異。

    下一刻,

    同時后退。

    他們后退的方式很奇怪,雖然依舊面朝姬發,但足尖一點,人已倒飛出幾米遠。

    落地后,足尖又是一點,再次倒飛出去……反復幾次后,他們的人就完全消失在黑暗里,看不見了。

    “哎呀我這暴脾氣!”

    姬發摩挲拳頭,發出一連串“格咧咧”的骨節爆裂聲,人如箭矢般筆直向前射出。

    一眨眼,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媽的智障!”

    “有膽子別走??!”

    “老子今天不打得你們滿地找牙,我他媽就是后娘養的?。?!”

    唯叫罵聲,久久回蕩。

    此時。

    丁青氣喘吁吁地趕了上來,朝姬發消失的方向大喊,“別沖動啊,小心有埋伏!”

    顯然,對方已聽不見了。

    用屁股想也知道,朝歌大學選擇現在這種時候來挑釁,擺明了有貓膩啊……

    丁青實在不知道姬發是沒想到,還是壓根就不在乎什么狗屁埋伏。

    又或者,當真頭硬如鐵?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只能繼續硬著頭皮,追了上去。

    ……

    ……

    哼哈Boys和姬發都是二品修士,腳程極快。

    十分鐘后,就到了五公里外的云至山。

    云至山不算很高,但山體橫截面積極大,占地面積也廣,素來有“東海守護神”的美譽。

    夜色中,云至山通體深紫,愈發顯得巍峨肅穆。

    上山后,哼哈Boys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鬼影般在山路間不斷穿梭。

    姬發緊隨其后,一路狂奔,一路咒罵。

    短短十分鐘之間,已成功問候了對方祖宗十八代整整兩遍。

    倒是苦了落在最后的丁青,需要手腳并用,攀緣而上,才能勉強不讓他們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

    又過了五分鐘。

    哼哈Boys躬身蜷腿,僵尸般躍出一片茂密灌木,落在平地之上。

    這里是半山腰一處山坳,地貌呈圓弧狀,四周凸起,中間凹陷,足有兩百多方。

    只是此地寸草不生,滿地焦土,地表有不同程度的開裂和坍塌,仿佛藏遭受過某種劇烈的撞擊,又像是經歷過一場慘烈的火災。

    “跑啊,再跑啊,怎么不跑了?!”

    姬發氣沖沖地踏上山坳平臺,撣去衣服上的枯枝和樹葉,大步朝二人逼近。

    “早聽說西岐大學校長,有兩個寶貝兒子,一文一武,都是不世出的少年英才?!?br />
    “姬發不愧是姬發,明知我倆有心偷襲,還敢跟到這里。這份膽識,恐怕連你哥伯邑考,也尤為不及?!?br />
    二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

    只是聲音沙啞低沉,有種說不出的陰沉可怖之感。

    “現在才來拍馬屁?”

    姬發高高揚起拳頭,冷冷道:“晚了!”

    “我們并沒有拍馬屁的意思?!?br />
    “我們只想請你聽一首曲子?!?br />
    說完,

    同時拿出背后的樂器。

    一支嗩吶。

    一把二胡。
{ganrao} 重庆批发麻将机最便宜 西甲赛程直播 娱乐棋牌网下载 捕鱼达人HD老版本 皇家棋牌合法吗 全民欢乐捕鱼第五期作弊器 一套棋牌app大概多钱 意甲联赛一共多少场 如何在网上赚钱 什么麻将游戏可以真人玩 445544大众图库彩图 国际棋牌规则 老版本李逵劈鱼游戏平台 分分彩是不是骗局 英超比赛录像 pk10技巧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