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二十八章 木屬性者
    此時。

    丁青堪堪趕到山坳。

    剛要上前,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硬生生彈了回來。

    這里沒有風,也沒有所謂的結界存在。

    丁青的戰力值不受控制地飆升到頂點,這才感覺到,平臺之上,此時正有三股強大的戰力正在不斷提升、對抗及碰撞。

    不過,

    他尚未正式跨入修士的門檻,對這股戰力值的體悟,只停留在一個模糊的概念階段。

    所以,

    他并不知道,

    此時,哼哈Boys的戰力值已提升至2500點左右,姬發更是直接飆上了2700。

    三人的戰力值相互拉鋸撕扯,逐漸形成一個無形戰圈,將任何外部因素,全部隔絕。

    片刻之后,

    陳奇率先拉動二胡,

    演奏的不再是悲悲切切的哀樂,

    而是歡愉喜慶的嫁曲。

    若是有不明就里之人,此刻上山,一定會以為哪戶人家正在嫁女兒。

    少頃,

    討喜的樂聲中,

    真的出現了一支送嫁隊伍!

    穿著喜慶的樂隊,敲鑼打鼓地走在前頭;四個精壯的轎夫,敞開胸前衣襟,抬著一頂大紅轎子;旁邊跟著體態豐腴的媒婆,一步一扭,簡直比她自己出嫁還要高興;后面則跟著一眾丫鬟下人。

    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神色,好像恨不得下一刻就將新娘送入洞房。

    可是,

    他們腳不著地,

    似乎是飄著走路的,

    身形和樣貌也接近半透明狀,

    亦幻亦真,恍若鬼魅。

    這時,

    一旁的鄭倫吹起嗩吶,

    演奏的卻是沉重傷感的哀樂,

    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嗩吶起,身后跟著一片白。

    一支身穿壽衣的送葬隊伍,隨即出現在平臺之上。

    有人持幡招魂,有人抬棺默哀,還有人一路隨棺同行,哭得死去活來。

    嫁曲和哀樂交織在一起,聽著愈發刺耳瘆人。

    送嫁隊伍和送葬隊伍并肩前行,紅色的喜服和白色的壽衣形成鮮明對比,看起來有種說不出詭譎恐怖之感。

    不遠處的丁青,不由得一哆嗦,只覺脊背直冒寒氣。

    姬發卻不以為然,伸手掏了掏耳朵,不耐煩道:“要打就打,別搞這些沒用的花架子!”

    說話間,

    轎簾掀開,

    一位身穿鳳冠霞帔的新娘,悍然殺出。

    掌中一柄比她嫁衣還鮮艷的妖紅色長劍,直刺姬發面門。

    與其同時,

    棺蓋驀然飛起,

    一具早該死去,臉色蒼白的尸體,毒蛇般游了出去。

    手里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取的正是姬發下盤。

    這雙刀劍雖然皆是音符所化,卻傾注了鄭倫陳奇全部戰力,比真刀真?;掛胬?。

    割開夜色,寒光凜凜。

    “小心!”

    丁青忍不住尖聲提醒。

    姬發卻在微笑,笑容自信。

    單論戰力,他的確比鄭倫陳奇更勝一籌。

    可對方畢竟有兩個人,而且還是兩個戰力值在2500點以上的二品修士。

    如今聯手攻來,氣勢著實嚇人。

    丁青不禁為他捏了把冷汗。

    “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實在不該將我引到這里來啊……”

    姬發垂在身側的雙手,緩緩抬起。

    抬手間,

    四周灌木,同時顫動,

    葉片相擊,發出一連串窸窣響動。

    “這里……都是樹??!”

    說話間,

    丁青赫然發現,

    所有樹木的枝頭,瘋狂生長,同時向平臺那邊攀附延伸。

    “御木流·戰斧!”

    姬發大喝一聲,飛身躍起。

    身后浪潮般的藤蔓樹海也隨他席卷半空,聚攏一處,赫然形成一柄戰斧!

    姬發握住戰斧,順勢劈下!

    轟!

    青色斧芒,當空炸裂。

    青,

    原本是萬物勃發之色。

    此刻,

    卻成了萬物毀滅之色。

    這一斧,

    大有開天辟地,斷江覆海之威能!

    斧芒之下,

    新娘一分為二,

    尸體也重新變為死人,

    兩支婚喪嫁娶的隊伍驟然消失。

    樂聲戛然,

    偌大的平臺之上,

    只剩下滿目驚懼的鄭倫和陳奇。

    “屬性者……你居然是木屬性者!”

    他們的聲音都在顫抖,握住樂器的手也已握住滿把冷汗。

    他們原本想殺姬發個措手不及,挫一挫西岐方面的銳氣,好在明天的茬架中占得先機。

    可是,

    現在,

    被挫銳氣的,

    反而是他們自己!

    “哈哈,現在知道已經晚了!”

    又是一斧!

    霎時,

    嗩吶崩,

    二胡毀,

    鄭倫陳奇握住樂器的手,虎口迸裂,鮮血直涌。

    “你們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姬發得勢不饒,當空將戰斧掄出一輪碧青色的滿月,殺將而下。

    “撤!”

    二人不敢戀戰。

    互換眼神后,作鳥獸散,同時展開身形,遁入山間樹林。

    轟!

    斧落大地,

    頓時將平臺砸出一道裂痕。

    斧勢仍在蔓延。

    以斧刃為中心,無數蛛網般的細小裂紋向四周延伸開裂,最終形成了一個半徑四五米的扇形。

    “你說你們不好好窩在朝歌搞音樂,來這里打什么架?”

    “剛才不是挺跳嗎,又是新娘子又是棺材的,挺會玩兒啊,現在怎么沒動靜了?”

    “龜兒子們別跑??!”

    姬發散去戰斧,對著二人消失的方向一頓臭罵。

    但見二人逃去無蹤后,不由得雙手叉腰,痛快大笑。

    其實,

    姬發最后一斧已留了力,只為拒敵,不為傷人。

    畢竟,

    大家都是大學生,沒必要為了一次茬架,搞得你死我活——就算對方不仁,他也絕不會不義。

    更何況,

    朝歌大學既然做出提前偷襲,這種不要逼臉的事,從某種層面來說,這場茬架他們已未打先輸。

    所以,

    他笑得暢快極了,

    這是屬于勝利者的笑聲!

    目睹了全過程的丁青,完全被姬發那種“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氣勢震懾住,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西岐姬發,

    牛?。。?!

    此時,

    姬發沖丁青揮了揮手,示意一同下山。

    丁青欣然起身。

    剛走出一步,突聽轟然一聲巨響!

    只見,

    平臺那邊,巨斧造成的大片裂紋再度開裂,大地分崩離析,山坳搖搖欲摧。

    下一刻,

    整片平臺,轟然坍塌。

    山坳并未傾毀,但平臺下卻是中空的,無數山石泥土墜落下去,就像掉進了一個無底深淵。

    姬發反應過來的時候,腳下已完全懸空,無從發力。

    身體當即失去支撐,脫力下墜,眼看就要和山石一起深埋地底。

    幸得丁青眼疾手快,一步踏出,人如魚躍狀前撲,堪堪在平臺邊緣,抓住了姬發的手。

    “抓住,別放手!”

    丁青奮力拉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脖頸和手臂上青筋畢現。

    就在姬發將要借力躍出地面之時,漆黑的深淵里,忽然傳來一股強橫睥睨的吸力!

    丁青一個不慎,整個人就被吸力扯住,連同姬發一起,雙雙被吸入洞內。

    “救……救命??!”

    下墜過程中,

    丁青很清楚自己在喊救命,并且發出了聲音。

    但四周卻安靜得出奇,不要說他的聲音,就連風聲也聽不到。

    這股詭異的吸力,仿佛連聲音都能吸收!

    看著頭頂上那一角夜空越來越小,最后完全變成一個黑點。

    丁青逐漸意識到,自己正越陷越深,越陷越深……
{ganrao} qq分分彩是正规彩票吗 连码三全中准料 qq游戏欢乐四川麻将下载 网站是靠什么赚钱的 天天玩捕鱼 黑桃棋牌网址是多少 22选5图表走势图 福州麻将单机版 写影评赚钱的正规网 中超联赛 开元棋牌app官网下载 连码三中二是什么意思 哈灵上海麻将ios下载 36选7彩票中奖查询 天天爱海南麻将Ⅴ1 吉祥棋牌下载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