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三十章 猩猩
    溶洞很大。

    高而不知其頂,深而不知所往。

    整座云至山仿佛都是中空的,外面不過是一具披著草木山體的空殼而已。

    洞內昏暗。

    沒有半點光亮,也沒有風,仿佛與世隔絕,四周竟像是完全封閉的。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

    丁青和姬發勉強適應了洞內的黑暗,極目遠望,勉強能看到一個大致的輪廓。

    只見,

    整個溶洞巨大不可方物,呈橢圓狀向周圍不斷延伸開去,一直延伸到目不可視的黑暗之中。

    洞內寸草不生,滿地都是堅硬的巖石。

    下段巖壁因長時間風化,變得光滑平整,表示這個溶洞形成已久,或許已有千百年的歷史,或許更久。

    上段巖壁呈焦黑色,與山坳平臺的地貌一般無二,只是這里的巖石上有更明顯的燒灼痕跡。雖然看上去已有些年頭,但依然清晰可見。

    丁青想用聲音判斷溶洞的大小,可只是一個大喘氣的音量,便久久回蕩,震耳發聵。

    可見,

    他所看到的空間十分有限,在那些看不見的黑暗角落里,必定還存在著十分龐大的空間。

    丁青抬起頭,盡力凝聚目光,想要找到來時的路。

    可眼前除了層層疊疊的巖壁,就是讓人絕望的黑暗,哪里還能看到掉下來前的那個平臺。

    他忽然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不由得嘆了一口。

    “年輕人嘆什么氣?!”

    姬發的聲音依舊洪亮,回音激蕩,震得丁青雙耳嗡嗡作響。

    “大哥,你輕點兒……”

    丁青捂住雙耳,小聲提醒道。

    “吼兩嗓子怕啥,這里除了我們,難道還會有別人?”

    他頓了頓,長長“哦”了一聲,笑道:“我知道了,你該不會是怕我聲音太大,把鬼招來吧?”

    真是服了,

    你都不知道害怕的嗎?!

    丁青苦笑著搖了搖頭。

    不過,

    姬發的聲音雄渾有力,而且充滿信心,丁青雖然被回音折磨得耳朵打顫,但聽他說了兩句,好像真的不那么害怕了。

    其實,

    每個熟悉姬發的人都會有這種感覺,他總能在最及時的時候,帶給人希望,給予人信心,就像海上的燈塔,夜空中的明星。

    果然是注定要成為領袖的男人!

    丁青不由得心生感慨。

    姬發將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一嘬,接著高舉過頭,閉目不語。

    少頃,

    雙目突睜,眼神雪亮。

    “走這邊!”

    他指了指洞穴右側,聲音有些興奮。

    丁青小聲道:“你咋知道?”

    姬發走過去將受傷的丁青扶起,確定他勉強能走路后,斜眼道:“平時別死讀書,有空多看看野外求生節目,連用口水辨風向都不知道!”

    丁青癟了癟嘴,沒再多說什么,一瘸一拐地跟著他向前走去。

    走出一段路后,忽覺脊背一涼,冷不丁回頭去看。

    身后仍是一片黑暗,并無異樣。

    “咋啦?”

    姬發語帶嫌棄,似是在笑話他膽小。

    “好像有人!”

    丁青猶豫著說道。

    姬發頓時板起臉來,反復回頭張望,眼神機警。

    看他神色有異,丁青頓時緊張起來,小聲道:“是不是有人?”

    “沒人……”

    姬發搖了搖頭,臉色卻愈發凝重,湊近丁青耳畔,掐著嗓子道:“但是……有鬼!”

    說完,

    臉色恢復如常,哈哈大笑起來。

    大哥,

    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啊……

    丁青欲哭無淚。

    ……

    ……

    不多時,

    兩側巖壁逐漸變窄,道路也愈發崎嶇。

    又過了一會,

    眼前山壁之上,赫然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甬道。

    丁青遲疑地著看向姬發,后者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甬道狹窄,不見盡頭。

    二人起初只能彎腰緩行,丁青因為腳傷的緣故,更是需要手腳并用。

    進入后段,甬道逐漸變寬,二人堪堪能夠并肩前行。

    空氣不再閉塞,漸漸有風吹來。

    這就說明,姬發的判斷并沒有錯,甬道那頭很可能就是出口。

    只是,

    希望就在眼前,姬發卻放慢了行徑速度。

    因為,

    打從剛一進來,他就聞到一股腥味。隨著逐漸深入,風里的腥味也愈發凝重。

    雖然,這里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有人的樣子,但不排除有大型野獸棲息的可能性。

    如果單是他自己,自然是不怕的,就算來的是老虎獅子,甚至低階精怪,他也絕對有信心能一斧子砍死。

    可現在,畢竟還帶著負傷的丁青。

    野獸也好,精怪也罷,最喜歡襲擊的,就是負傷的人類!

    他不得不防。

    “吧嗒!”

    此時,

    不遠處傳來一聲悶響,好像是落石的聲音。在寂靜的甬道里聽來格外清晰,也愈發刺耳。

    姬發神經一緊,示意丁青停下。

    “吧嗒、吧嗒、吧嗒……”

    短暫的寂靜后,

    又是一連串落石低響,聲音短促而低沉。像是有什么生物,正在以利爪輕敲石壁。

    二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嘎吱、嘎吱、嘎吱……”

    緊接著,

    此起彼伏的細碎落石聲中,兀自多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由遠而來,

    逐漸逼近,

    迫在眉睫!

    腳步聲越來越密,也越來越重,就像一個原本在走路的人,忽然狂奔起來。

    野獸?

    還是人?

    姬發一步踏出,將丁青護在背后。

    下一刻,

    一道黑影,猛虎般從黑暗的甬道里悍然撲出。

    速度之快,讓戰力值足有2700點的姬發也吃了一驚。

    他立刻判斷出,

    不管來的是什么東西,實力絕對在鄭倫陳奇之上!

    “啪!”

    姬發奮力推開丁青,后者直接撞上左側巖壁。

    他自己則就地一滾,向右側避開。

    黑影堪堪從二人中間掠過,落地后不再移動,站立當場。

    甬道黑暗,

    二人雖無法看清黑影面目,但依稀可以看見對方的輪廓。

    只見,

    他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那里,

    頭頂完全抵住甬道頂端,赫然有兩米多高;身量十分巨大,雙肩之間的距離,足有兩個成年男人齊并之寬;雙手長得過分,指尖一直拖到膝蓋以下;腿卻很短,還不到臂長的三分之一。

    這個身體比例極其不協調的家伙,看來就像一頭——猩猩!

    不管是人是獸,如此恐怖的身量,足以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御木流·木人!”

    就在黑影準備發起二次攻擊之際,姬發輕叱一聲,深埋巖壁之下的草木根莖同時破土而出,虬結成兩個一米多高的木人。

    木人瞬間分撲黑影左右兩側,根莖化成的手腳席卷而出,藤蔓般牢牢纏住黑影的長臂和短腿。

    此時的情況雖然危急,但眼前這幅畫面卻實在有趣。

    這兩個還不及黑影一半高的木人,就像兩個依依不舍的孩子,死死抱住即將遠行的父親。

    “揍他!”

    但見黑影被縛,丁青不由得振臂高呼。

    可姬發卻急掠過去,將丁青背上肩頭,拔腿就跑。

    “揍個鳥啊,這家伙的戰力值有3000點!”
{ganrao} 辉煌棋牌官网下载 神来棋牌官网苹果版 网赚团队是什么 2019年精准半波中特 游戏大全麻将单机版 三分彩app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上海麻将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结果 算平码技巧 单机版四人麻将 七位数开奖结果今晚 捕鸟陷阱大全带图 取闲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载 大庆52麻将代理 五分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