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三十四章 旃檀養氣篇
    “叮!”

    “習得《旃檀養氣篇》!”

    “叮!”

    “戰力值成功提升50點!”

    “目前戰力值情況……”

    姓名:丁青

    戰力值:630/10000(6.3%)

    功法:旃檀養氣篇(專精10%)

    戰技:基礎格斗術(專精55%)

    屬性:火(5%)

    “喝!”

    丁青雙目暴睜,吐出一口濁氣,只覺腦中清明,身體舒暢。

    不由得暢快一喝,聲音相較以前,更為雄渾有力,回音激蕩。

    經過半小時調息,他基本掌握了旃檀養氣篇的入門篇,戰力值再度提升50點,丹田內的排異感也大為好轉。

    不僅如此,

    因為戰力值的突飛猛進,他的基礎格斗術也從原來的專精38%提升到了專精55%。

    “看你小子呆頭呆腦的,悟性倒也不賴?!?br />
    姬發笑道:“這旃檀養氣篇雖非什么上乘功法,卻也是姜子牙教授嘔瀝心血所創,原是我西岐大學不傳之秘?!?br />
    “不過,你畢竟曾舍命救我,我若再一味恪守這些原則規矩,未免顯得小家子氣了?!?br />
    這個世界的大學與高中截然不同,每所大學都有自己獨特的教育理念和功法戰技。

    就像前世武俠小說里,每個門派秘而不宣的武功秘籍一樣,各家弟子無不將其視若瑰寶,切磋交流可以,授予外人卻是天大的忌諱。

    姬發此時將旃檀養氣篇傾囊相授,可以說已是天大的破例。

    丁青抱拳施禮,便要拜謝。

    姬發連忙將他扶住,道:“我們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怎么說也曾共過生死,不用整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br />
    他頓了頓,接著道:“如今,你雖然學會了旃檀養氣篇,可以自行煉化戰力,但那股戰力說到底只是外物,在你體內終究無法久留。這一點,我想你應該也有所體悟了吧?”

    丁青聞言,心下豁然。

    其實方才調息之際,他就發現了一些端倪。

    他雖然成功煉化了50點戰力值,但煉化過程中,另有一部分戰力值,不斷自丹田內消磨流失,流失的速度比他煉化的速度還要快。

    前后不過半小時,他就感覺到,丹田內原本那股澎湃的戰力值,著實減弱了不少。

    “那塊戰力結晶盈余的戰力值雖有2000點,可最后到底能煉化多少,還得看你自己的造化?!?br />
    姬發用力按了按丁青肩頭,正色道:“那旃檀養氣篇,之后你定要勤加練習,加快煉化的速度,才不至浪費這場來之不易的造化!”

    看著對方真誠的眼神,丁青不由得重重點了點頭。

    對于旃檀養氣篇,他畢竟只是初窺門徑,運轉起來尚顯稚嫩生硬。因此,也不敢奢望能將那2000點戰力值全部煉化。

    哪怕只能煉化一半,甚至三分之一,到時候,只要自己的戰力值能達到朝歌西岐這兩所當世名校的錄取分數線,他便心滿意足了。

    畢竟,

    他來到這個世界是時間尚短,以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高考,

    才是眼前最重要的的關隘!

    能不能進入朝歌西岐,能不能得到頂尖的師資力量,能不能成為修士,才是他以后能不能在這個世界立足的基本條件!

    丁青原本覺得,以自己吊車尾的戰力值,朝歌西岐實在遙不可及??刪朔嬗?,心里又重新燃起希望,不由得攥緊雙拳,暗下決心。

    哪吒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小聲寬慰道:“你……你一定可以的!”

    二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片刻之后,

    昏暗的甬道里霎時狂風大作,刀子般穿堂襲來,切膚生痛。

    丁青如今修為大進,隱約可以感覺到,狂風中裹挾著一股強橫無比的戰力,似乎有3000點,甚至更高!

    下一刻,

    姬發凝聚戰斧,

    哪吒面露日輪,

    他們都已跨入修士門檻,對戰力的感知自然比丁青更為敏銳。

    此時,

    已然感覺到這股不尋常的狂風里,隱藏著一股強大的壓迫力,并且裹挾著一種駭人的侵略性。

    來者不善!

    經過剛才的事情,二人都不敢怠慢。

    互換一個眼神后,同時將戰力值提升到巔峰!

    火拳和戰斧順勢而發,劃破狂風,卻如泥牛入海,轉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二人心下俱是一驚,

    待得催谷戰力,準備再度出招之時,狂風戛然,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強大吸力,滿地土石同時朝黑暗盡頭倒飛而去。

    早前,

    正是因為這股詭異的吸力,丁青和姬發才會從平臺跌落至此!

    丁青身形大失,整個人已被吸力扯上半空。

    姬發和哪吒勉強還能站住腳跟,只是雙腳雖未離地,卻也在一寸一寸不由自主地向前傾斜移動。

    幸得姬發及時伸手,堪堪抓住半空中的丁青。

    “抓緊我!”

    姬發大喊道。

    可話音未落,那股吸力兀自又強上幾分,一瞬間就將三人完全吸入黑暗。

    下一刻,

    吸力消失。

    甬道恢復寂靜,連半點風也沒有了。

    只有三人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慘呼聲,和這片仿佛聯通地獄的無盡黑暗。

    ……

    ……

    云至山北麓。

    七八輛貨運卡車正從一個昏暗的山洞里接連駛出。

    山洞不大,堪堪能讓卡車通行,卻沒有半點光亮,看不清內里的地貌。

    這些卡車便與丁青他們剛進村時,見過的卡車一樣——外地車牌,貨柜上沒有任何物流公司的招牌,用油漆粉刷得雪白。

    山路顛簸,不斷有干燥黃土,從貨柜縫隙中窸窣落下。

    為首的卡車搖下車窗,司機伸出一只手,不斷揮舞搖擺,指揮后面的卡車跟上。

    突然,

    一陣利器破空聲響起,

    只見一片紫色箭矢,驟雨般當空射來!

    “轟!”

    每一支利箭都不偏不倚地射中每一輛卡車的輪胎,這支浩浩蕩蕩的車隊頓時癱瘓,更有幾輛卡車因為急剎,當場側翻。

    這些箭矢并非實物,射中目標后,盡數化作一股紫色煙塵,騰起消散。

    緊接著,

    山路盡頭出現了一道頎長倩影,眉宇堅毅,馬尾利落。

    右手隨著正步式的有序步伐規律擺動,左手卻是齊肩而斷的,空蕩蕩左袖,隨風飄揚。
{ganrao} 街机捕鱼下载 体彩江苏7位数中五位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 35选7机选 三肖三马期期准选一码 西甲直播在哪里看 宝宝浙江麻将下载 今期生肖必中特 金蟾捕鱼老版本 足球皇帝 宝博棋牌新版本的网址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三肖期期中王中王 下载捕鱼大亨 波克棋牌官网下载 五分彩个人技巧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