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封神高校 > 第三十六章 點穴
    “我是誰?!”

    “我在哪里?!”

    “為什么鎖著我?!”

    他從昏迷中驚醒,卻以為仍在熟睡,用力睜了睜雙眼。

    良久,

    他終于意識到,其實自己已經醒來,只是周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如同昏迷時一樣。

    他曾聽說過這世上有個地方,叫作地獄,那里沒有陽光和溫暖,只有黑暗和寒冷,風里永遠帶著血腥味,到處充斥著扭曲的哀嚎。

    這里,

    是不是地獄?

    他開始害怕起來,

    害怕得伸手亂抓,就像一個溺水之人,想要抓住屬于自己的那根救命稻草。

    他抓住了,

    卻不是稻草,

    而是一根冰冷的金屬!

    原來,

    他竟被關在一個狹小的鐵籠里,手腳都被沉重的鐵鏈牢牢鎖死。

    他開始掙扎,

    試圖掙沖破牢籠,

    想要從這里逃出去!

    可是,

    他失敗了,

    冰冷的牢籠就像眼前的黑暗一樣,

    牢不可破!

    你越是掙扎反抗,

    它帶給你的絕望也就越深!

    他開始喊叫,

    慘呼,

    驚叫,

    那種未知的恐懼,就像無數細密的小針,錐刺他的皮膚,好像要刺破他的血肉骨骼,一直刺入心臟;又像一個隨時都會伸出無數亡魂手臂的泥潭沼澤,拉住他,拖著他,將他一步步拽進無底深淵,拽進那片充滿死亡威脅的陰影里去。

    他只能大叫,

    歇斯底里地大叫,

    慘叫!

    緊接著,

    他醒了!

    ……

    ……

    丁青從噩夢中驚醒,汗水已浸透衣衫。

    在夢里,

    他變成了另一個人。

    他不知道那人是誰,卻有一股強大的意念告訴他——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就像一個人在夢里遇見一個陌生人,你明明完全沒有見過對方,可夢境卻告訴你,你們是相識已久的老友。

    夢里的他,被關在一個冰冷的牢籠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四周除了黑暗,只有寒冷,就像地獄。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做這樣的夢,可這個夢卻真實得嚇人!

    他睜開眼時看到的黑暗,

    他抓住牢籠時冰冷的觸感,

    他萬念俱灰時那份魔爪般蹂躪心臟的絕望感,

    這些,

    一切的一切,

    他都與夢里那個,

    是他自己,

    又不是他自己的“自己”,

    感同身受!

    最可怕的是,

    人在夢境中是聞不到任何氣味的,

    可他卻聞到了那個黑暗的環境中,到處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腐化氣味,

    就像是干涸發臭的鮮血!

    有那么一刻,

    他甚至產生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這一切不是夢,

    而是自己腦海中,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

    此時,

    丹田忽然傳來一陣絞痛,

    劇烈的疼痛也終于使他清醒了過來。

    他想運轉旃檀養氣篇鎮痛,卻連半點戰力都使不出來。

    又想伸手去擦額頭冷汗,竟發現自己的雙手像是被什么東西牢牢鎖住,動彈不得。

    難道我還在做夢?

    這不是夢,

    卻比夢里的處境好不了多少!

    只見,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礦洞,占地面積少說也有一千多方,巖壁上裝滿了一排排專業的礦燈,將原本黑暗的洞穴照得雪亮。

    大概有百余名礦工打扮的男人,赤著上身,不斷朝巖壁揮舞鋤頭,賣力開鑿。

    開鑿下來的黃土和碎石,則由另有一批人,用鏟子裝進推車,推到洞穴另一側的狹窄甬道處,統一倒入一個個排列好的貨柜里,再由一輛輛來回作業的卡車,運出洞外。

    丁青曾見過這些卡車,

    怪不得里面裝載的土石與村里的土質完全不同,原來出自這里。

    不過,

    現在他顯然無暇顧及這些,他關心的是哪吒和姬發到哪里去了。

    他很快找到了答案。

    此時,

    他正和哪吒、姬發一起,被鐵鏈牢牢拴住,捆綁在一根冷冰冰的石柱上。

    哪吒和姬發都在看著他,丁青也在看著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

    “你們愣著干什么?跑??!”

    丁青邊說,邊運轉戰力,想要掙脫鐵鏈。

    可體內的戰力值,就像被大壩阻隔的河流一般,完全被堵死在丹田這個巨大水庫之中,無法輸送至經脈和肌肉。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劇烈的疼痛!

    丁青只覺,

    體內每一條經脈連接點上,仿佛都被一根看不見的透骨釘牢牢釘死,不要說戰力值了,就連血液運行也極為不暢。

    “別妄用戰力,我都被人點了穴!”

    哪吒小聲提醒道:“下手之人手法極重,不要說你了,就連姬發大哥也強沖不開……”

    點穴?

    拍武俠片???!

    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看到哪吒凝重的神情后,丁青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

    而且,

    一旁的姬發忽然悶哼一聲,狠狠地碎了一口,眼神慍怒,滿臉寫著不服。

    “是什么人抓了我們?”

    眼見連戰力值2700的姬發也栽了,丁青不由得詫異問道。

    哪吒輕嘆一聲,無奈地搖了搖頭。

    她知道的信息并不比丁青多。

    和丁青一樣,她也在那股詭異吸力的壓迫下,逐漸暈了過去,醒來后就發現被綁在了這里。

    “自然是戰力值比我們高的家伙,不然你以為我們三個屬性者,當真只是擺設?!”

    姬發沒好氣地輕叱一聲,臉色陣青陣白,眼睛里仿佛有怒火在燒。

    “額……”

    這句話,直接把丁青噎得說不出話來,他從沒見過姬發發這么大火。

    看來,

    這個來自西北的漢子,

    真的動怒了!

    其實也不怪姬發覺得窩火,想他堂堂西岐大學校長姬昌之子,又是罕見的屬性者,從小眾星捧月,這二十一年來的人生道路,可謂是一馬平川。

    更何況,

    他又將西岐大學的面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在他看來,不管戰死沙場,還是死在旗鼓相當的修士手里,皆無不可,至少死得其所,死得壯烈。

    折在這么個礦洞里算什么事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西岐大學和他們姬家,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窩囊,

    實在窩囊!

    姬發越想越覺得不得勁兒,忍不住大吼道:“他娘的!把老子抓到這里又不露面,算什么意思?!”

    “有膽子把老子放了,咱們單挑,我要是輸了,不用你們動手,老子自己一頭撞死這石柱上!”

    “是人是狗,倒是出來應一聲??!”

    那百余民礦工漢子,逐漸停下手里的動作,轉頭看向這邊。

    丁青被這一道道不太友善是目光,看得心里直發虛。

    不由得往姬發那邊湊了湊,小聲說道:“大哥,別嚎啦,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再說,都什么年代了,誰還和你單挑???”

    他咽了咽口水,接著道:“你看他們有這么多人,要是一股腦全沖上來,咱們準保完蛋!”

    “慫包!”

    姬發瞪了丁青一眼,沒好氣道:“滾犢子!”
{ganrao} 下载gpk捕鱼大亨安卓 闲来安徽麻将ios下载 fg美人捕鱼哪个平台有 贵州闲来麻将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五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资料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 四肖三期必开 网上捕鱼游戏平台 闲来宁夏麻将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情况 大满贯Ⅲ李逵劈鱼 麻城红中赖子杠手机版 玩两分彩的技巧 大富翁捕鱼1期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