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想我解釋嗎

    顏菲正在最關鍵的上升時期。

    她現在上的綜藝節目很火,需要更多的熱度來推她。

    而她除了這檔綜藝以外,就是一部還沒開始拍的戲,其他的沒什么作品。

    最好的炒熱度的辦法便是捆綁厲北承。

    眼見著厲北承縱容了她多次炒熱搜,她也就大膽起來。

    通稿發出去之后,她便給顏沫打電話,故意刺激顏沫。

    誰知道,偏偏顏沫正跟厲北承膩歪在一起,這槍口撞的實在讓顏菲心塞。

    啪的一聲,顏菲的助理剛推門進去,便看到了落在腳邊碎裂的手機。

    “姑奶奶,這是怎么了?”

    助理小心翼翼的問。

    助理是個新人,之前的助理剛剛被顏菲罵走。

    這個也是顏家花錢雇來的,不是公司安排的,因為顏菲的臭脾氣,公司里壓根就沒人想跟著她。

    “啪?!?br />
    顏菲忽然給了助理一巴掌罵道:“今天的通稿怎么回事,寫的那么爛,是故意要黑我嗎?”

    助理被打蒙了,捂著臉甚是委屈,“顏菲姐,那通稿是給您看過的啊?!?br />
    “還敢狡辯?!?br />
    顏菲又給了助理一巴掌罵道:“給我滾出去!”

    助理不敢惹她,捂著被打腫的臉頰離開了。

    顏菲氣的在屋子里砸東西,眼中布滿了恨意。

    只要一幻想到顏沫跟厲北承在一起的場景,她便恨意難平。

    憑什么,顏沫喜歡了厲北承那么多年,她難道不是嗎?

    現在,她才是顏家正兒八經的千金小姐。

    而那個顏沫爹娘慘死,哥哥成了植物人,她早就失去了一切,再也配不上厲北承了。

    可厲北承卻在這個時候處處偏向她,兩人居然…同居了。

    一定是顏沫用了什么非常的手段爬上了厲北承的床,就跟上次拍賣晚宴的情況是一樣的,一定是這樣的!

    否則,厲北承怎么可能會看上她!

    顏菲不斷的麻痹自己,說服自己是顏沫主動勾引的厲北承,等厲北承新鮮勁過了,就會甩了顏沫。

    而自己這個正兒八經的顏家小姐,才能名正言順的嫁入厲家成為厲太太。

    海灣別墅。

    顏沫正心情極好的扒拉著水煮魚吃。

    厲北承給她夾了一小碗魚肉,還給她澆了湯汁,她吃的毫無形象,但看的出來她的心情是真的很好。

    不過太子爺的心情也不錯,她不是剛剛喊他老公了嗎?

    “厲北承,我還要吃?!?br />
    很快,一小碗魚肉被顏沫干掉。

    她舔了舔嘴巴,將自己面前的空碗推了出去。

    厲北承挑眉,“換稱呼?!?br />
    “???”

    “剛剛你是怎么叫的?!?br />
    顏沫臉頰一紅,嘟囔道:“剛剛我是在氣你的小情人?!?br />
    “我沒有小情人?!?br />
    “有,你有?!?br />
    厲北承大概猜出是怎么回事了,拿了她的碗來盛魚肉,“說你蠢還是真蠢?!?br />
    他厲北承真喜歡顏菲,用得著不承認,次次捕風捉影?

    他若是真喜歡顏菲,會跟她顏沫訂婚,還考慮領證?

    雖然老爺子喜歡顏沫,但如果他喜歡的是另外一個女孩子,顏沫絕對進不了厲家的門。

    畢竟在厲家,真正掌握話語權的是他。

    這一點旁人都能看的清楚。

    唯獨顏沫這個傻子看不出來,一直覺得兩人有地下情。

    “哼,解釋不了就罵我?!?br />
    “……”

    厲北承揉了揉眉頭,認真的看著她,“想我解釋嗎?”

    顏沫沉默了,低著頭啃魚,別別扭扭的。

    她當然想,但是不太好開口。

    “如果你想聽,我可以解釋?!?br />
    厲北承正慢條斯理的撥弄著盤子里的蝦。

    顏沫糾結的要死。

    厲北承剝了蝦給她,“我若真喜歡一個女人,她現在應該坐在我面前,明白?”

    顏沫抬頭,瞪大了眼睛看著她。

    厲北承繼續道:“喜歡一個人不會藏著掖著,我若喜歡你那個姐姐,她早就是厲太太了?!?br />
    可惜,那個女人不夠格。

    厲北承之所以容忍了幾次熱搜,也是因為一些往事。

    但這不代表顏菲可以踩他的底線。

    當然顏菲完全沒意識到這點。

    她一直自戀的以為厲北承是對她有意思的,所以才三番五次的容忍她。

    所以,那邊顏菲暴怒完之后,又叫人發了幾波通稿,放出各種P圖,吹她跟厲北承是一對。

    有人也質疑過那些照片是P的,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厲北承這人的脾氣。

    如果有人給他潑臟水,那人不可能還活著,所以想了想去也就不敢懷疑照片的真實性了。

    因此,兩人的緋聞大部分人都相信。

    畢竟厲北承基本沒鬧出過什么緋聞,有也是馬上否認了,而顏菲跟他的緋聞傳了一波又一波,厲氏集團的官微也從沒出來回應過。

    故而,大家也就真的覺得兩人可能閃婚了。

    顏沫正沉默著,手機突然跳出幾條熱搜,標題扎眼。

    細數厲少與顏菲甜蜜瞬間。

    厲少與顏菲共進燭光晚餐,甜蜜喂食。

    厲少與顏菲疑似挑選鉆戒。

    “不吃了!”

    顏大小姐惱了,開始鬧情緒,筷子一丟,小臉瞬間垮了下來。

    厲北承看了一眼她手機上跳出來的推送,眼眸微沉。

    一次兩次看在當年顏菲救過他的份上,他可以不計較。

    但是他的底線卻不是誰都能踩的。

    “沒話說了吧,媒體都說你們快訂婚了呢?!?br />
    顏沫這下是真的生氣了,絲毫沒意識到自己突然變成了大醋缸。

    原本表現的毫不在乎的她,此刻卻是泄露了心底隱藏的情緒。

    厲北承也沒解釋,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秦通狗腿子似的聲音傳來,“總裁,有事您吩咐?!?br />
    “撤了熱搜,官微回復一下,內容我發你?!?br />
    秦通一怔,隨即明白過來,八成是總裁跟顏沫小姐倆人膩歪出了感情。

    總裁肯定是要當著顏沫小姐的面斷掉緋聞,討顏沫小姐開心呢。

    “明白,我立刻去辦?!?br />
    厲北承動了動手指,發了一句話給秦通。

    秦通上了他的微博更新:我已訂婚,未婚妻同意便公開,再有亂七八糟的緋聞擾我家寶貝鬧心,一律走法律途徑。

    還有一張配圖,是他手上那枚簡單的戒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