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 > 第412章 你是我最愛的人
    第412章你是我最愛的人

    厲南亭皺眉,“我們與伯父一家早已分家,他們家的財產給誰,我們干涉不了?!?br />
    “還不是因為你爺爺偏心?!?br />
    顧然冷笑,“屬于我們的財產,都被你伯父占了,就連那個厲雅君也敗了不少呢?!?br />
    說著,她看向顧思薇道:“思薇,你以后可得幫我們,畢竟爭回來家產,也是你的呢?!?br />
    厲梓涵點頭,“對,爭回來是我哥的,也是你的,思薇咱們要聯起手來弄死顏沫那個小婊子?!?br />
    “住嘴!”

    厲南亭真是沒想到厲梓涵會如此惡毒。

    以前厲梓涵也就嘟囔幾句,抱怨幾句。

    但是現在說的是什么話?

    厲梓涵之前在厲南亭面前還有所收斂,如今卻是半點收斂沒了。

    顧思薇抬頭看了厲南亭一眼,“南亭,改天你陪我去海灣別墅?!?br />
    “嗯,好?!?br />
    厲南亭點了點頭,“放心吧,大嫂只是一時生氣,過幾日就好了?!?br />
    “好個屁?!?br />
    厲梓涵忍不住接口,“大哥不是已經準備起訴思薇了嗎?”

    “顏沫那個賤人會放過思薇?”

    “她本來就嫉妒思薇漂亮,家世好,什么都比她優秀,現在好不容易找到能壓過思薇的借口了,她不坑死思薇才怪?!?br />
    “她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婊子!”

    厲梓涵越想越氣,越罵越嗨。

    無非是因為抄襲的事沒做好,她怕顧思薇責難她,所以便將責任都歸結在了顏沫身上。

    厲南亭氣的不想再與厲梓涵爭辯,推著顧思薇回病房去了。

    顧然抱怨道:“這個顏沫非要害死我們才甘心嗎?”

    “先是害思薇受傷,現在又要告思薇,若是思薇倒臺,你哥跟她結婚還能撈到什么好處?”

    “而且這次顏沫把事情鬧這么大,不但讓思薇名聲受損,還讓沈家對思薇有了意見,萬一以后那三分之一的產業不給她了,你哥還娶她做什么,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

    “嗯?!?br />
    聞此,厲梓涵狠狠的點了點頭,“沒錯,都是顏沫那個賤人,不過媽您別擔心,思薇不會放過她的,咱們好好計劃計劃,大哥不是喜歡她嗎,只要讓她失寵就好辦了?!?br />
    厲南亭帶顧思薇回去之后,安慰道:“思薇,你別擔心,過幾日咱們再去找大嫂,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坐牢的?!?br />
    “嗯?!?br />
    顧思薇點了點頭,“南亭,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撐下去了?!?br />
    “傻瓜,你是我最愛的人,我當然要?;つ?,沒什么好謝的?!?br />
    “南亭,你真好?!?br />
    這幾日,大多都是厲南亭陪在顧思薇身邊。

    沈辰沈亦他們過來的倒比較少了。

    顧思薇從醒來之后,就變得特別黏厲南亭,經常要厲南亭一陪就是一整天。

    為此,厲南亭只能請了半個月的假,專心照顧顧思薇。

    他手頭的工作,已經交給別人去做了。

    當然,他這半個月的工資也會被扣掉。

    雖然是自家公司,可厲北承根本不會留情。

    更何況,厲南亭要陪的人還是顧思薇呢。

    厲北承雖然也在陪顏沫,卻是把工作直接搬了回來。

    顏沫安靜的看書。

    他在一旁工作,倒也沒耽擱什么。

    若是有會的時候,顏沫一定會毫不客氣的把厲少趕去公司。

    用顏沫的話來說,如果她老公失業了沒錢了,她豈不要窮死?

    這小兩口恩愛不減,倒是沒耽誤工作。

    反而正處于熱戀中的厲南亭,為了顧思薇耽擱了不少。

    他才進公司不久,正是表現的時候,卻在這時請半個月的假。

    厲北承也只是扣他的工資罷了。

    但是公司里的人,背地里難免會議論。

    厲氏管理一向嚴格,就連厲北承這個大老板都是連軸轉,沒有休息的時間。

    老板的弟弟這么特例,還真是讓人挺不舒服的。

    “大豆,這是你的盆,那是大黃的,不許搶,聽到沒有?!?br />
    顏沫回了家,雖然傷還沒完全好,卻已經開啟了訓狗的生活。

    大黃跟宮遠洋回去住了幾天。

    而后,宮遠洋出差,就又把大黃丟在了這。

    大黃在這住了一陣子,已經沒那么抑郁了,把這當成了自己的家,所以也是只有底氣的狗了。

    倒是大豆氣的不行,總想挑釁大黃。

    看到這兩只小家伙,顏沫之前隱藏的恐懼,也在漸漸減少。

    大黃很會撒嬌。

    顏沫一回來,它就會乖巧的趴在顏沫身邊,不吵不鬧,十足的乖寶寶。

    但是大豆卻總喜歡上躥下跳,比起情商簡直完敗大黃。

    厲北承接了個電話。

    顏沫聽到了顏家等關鍵字眼,還聽到了她父親的名字。

    “怎么了?”

    顏沫放下了手中的狗糧,轉頭看著厲北承。

    “爸的事查出了些線索?!?br />
    厲北承倒也沒想瞞她。

    太子爺現在很自動的認了岳父岳母。

    “不是意外對嗎?”

    顏沫的情緒瞬間有些激動。

    厲北承扶著她坐下,“這事不好斷定,但爸出車禍前身體的確出了問題,他私下里找了許多老中醫調理身體,這場車禍應該跟他的身體有關?!?br />
    “他的身體情況很奇怪,似乎是突然得病,我叫人在普斯調出了他的看診記錄,醫生并沒診斷出什么病,主要癥狀是頭痛、抽搐,所以如果當時開車遇到這種情況,便很容易出車禍?!?br />
    “可我爸的身體一直很好,每年都按時體檢,之前他的日記本里也記錄了一點,他得病很突然,我,我懷疑有人給我爸下毒,只可惜……”

    只可惜人已下葬,再想解剖是不可能了。

    而且當時夫妻兩個下葬的匆忙,許多事都是顏鵬濤擅自辦理的,壓根沒經過顏沫的同意。

    那時候,顏沫孤身一人,也抵不過顏家那些人。

    “北承,我爸肯定不是突然得病,這么多年一直好好的,他這病很奇怪?!?br />
    “而且,當時我爸媽很快就被下葬了,我二叔根本沒經過我的同意,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心虛!”

    顏沫的情緒有些無法控制。

    厲北承伸手抱住她,“我知道,我知道這事沒這么簡單,我已經讓秦通去找爸看過的醫生了解情況了,相信很快會有結果的?!?/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