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 > 第799章 你還知道糖糕是你的女兒
    “顏沫,你心虛了?”

    尹韓熙看著顏沫,不屑的嗤笑一聲。

    “我心虛什么?”

    顏沫無語的很。

    她是真的被尹韓熙那突然一吼嚇了一跳好嗎?

    誰知道會突然進來個瘋女人亂吼啊。

    “快去收拾下,別扎傷人了?!?br />
    江萱兒讓安安去收拾。

    宮遠洋皺眉看了尹韓熙一眼沒有說話。

    尹韓熙狠狠瞪了顏沫一眼道:“以后離我老公遠點,離我女兒遠點,我女兒可不想跟你兒子玩?!?br />
    她伸手抱過了糖糕,甚至可以說是直接從宮遠洋手里搶過來的。

    尹韓熙抱孩子的手法一點不嫻熟,而且毫無溫柔可言。

    糖糕被她嚇到,嗷嗷大哭。

    尹韓熙不耐煩道:“糖糕,你這孩子怎么這樣,媽媽抱你你都哭,難道喜歡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抱你不成?”

    她口里所謂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其實指的就是顏沫。

    糖糕被她這一吼,哭的更厲害了。

    展依他們都有些瞧不下去。

    “有你這樣當媽媽的嗎,糖糕都被你嚇哭了?!?br />
    “是啊,你這樣抱糖糕,糖糕很難受的好嗎?”

    “是啊,你太過分了吧?!?br />
    “滾,我自己的女兒用的著你們來管?”

    尹韓熙依然粗魯的抱著糖糕。

    糖糕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宮遠洋伸手從尹韓熙手里搶過糖糕,怒道:“你還知道糖糕是你的女兒?”

    “我怎么不知道?”

    尹韓熙笑的燦爛,“糖糕是我女兒,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怎么著你還想再給糖糕找個媽媽不成?”

    “無理取鬧?!?br />
    宮遠洋懶得理她,轉身看了厲北承與顏沫一眼,“我先帶糖糕回去了?!?br />
    糖糕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宮遠洋心疼的很,抱著糖糕離開,去車上哄女兒了。

    糖糕這一哭,湉湉也嚇的哇哇大哭。

    倒是土豆啃著手指事不關己。

    厲南亭抱著湉湉輕輕的哄著。

    尹韓熙瞪了顏沫一眼,也轉身離開。

    好好的慶功宴,愣是被這位破壞了氣氛。

    不過宮遠洋與尹韓熙走了,宮宛馨卻沒走。

    她四處張望了下,沒看到想看的人,難免有些失落。

    “盛夏,你哥呢?”

    她看著盛夏著急的問。

    “你找我哥干什么?”

    盛夏抱著胳膊,不屑的很,“宮宛馨,我哥跟你很熟嗎?”

    她真是煩死這個宮宛馨了。

    宮宛馨到現在還沒死心。

    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糾纏盛祁。

    她也是知道盛夏在顏沫這,才會眼巴巴的跟著尹韓熙過來。

    她以為盛祁會在,誰知道卻是失望至極。

    “我跟盛祁哥認識很早了?!?br />
    “盛夏,我也沒得罪你啊,你干嘛這樣對我啊?!?br />
    宮宛馨不開心的嘟囔著。

    盛祁這個妹妹腦子有坑。

    等自己嫁進了盛家,當家做主以后非把她趕出去不可。

    聞此,盛夏嗤笑一聲,“宮宛馨,我告訴你,我哥就算找條狗,也不會找你的?!?br />
    宮宛馨臉色一變。

    沈亦在一旁道:“別這樣說,你侮辱狗做什么,她還不如狗?!?br />
    沈二少毒舌起來,也是相當扎人心了。

    宮宛馨差點被這兩人給氣死。

    “盛夏,你,你給我等著!”

    “反正我非盛祁哥不可的,哼!”

    宮宛馨氣的跑出了食客。

    盛夏翻了個白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我哥那么帥,那么好,為什么要找你這樣的憨批啊?!?br />
    宮宛馨這一走,場面才算安靜下來。

    接下來的活動是才藝表演,工作室里的小姑娘們都很厲害,有學過聲樂的,有學過樂器的,還有學過舞蹈的。

    正好江萱兒給他們空出了一塊地方做舞臺。

    姑娘們就熱熱鬧鬧的開始唱歌跳舞,玩的很瘋狂。

    顏沫聲樂八級,學了十年的舞蹈,還會長笛、古箏、鋼琴,堪稱全能型人才。

    所以,顏沫這個老板還大大方方的彈了一首鋼琴曲,又唱了兩首歌。

    她唱歌的時候,厲北承彈鋼琴給她伴奏。

    兩人當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那優美的樂曲聲和歌聲,連土豆小人都聽呆了,手指已經忘記啃了。

    安安收拾了地上的碎片,轉身去廚房丟掉。

    江萱兒靠在廚房門口,臉色冷的很。

    她緊緊攥著拳頭,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怒火。

    她讓安安給顏沫換了杯酸奶,自己沒有去準備。

    那杯酸奶,她其實是加了藥的。

    一擊致命!只要顏沫喝兩口,肯定殞命,再去醫院也來不及。

    當然,她也會因此暴露,被抓起來判死刑。

    尹韓熙那一吼,倒是陰差陽錯救了顏沫一命。

    不過因為那一個意外,江萱兒倒是冷靜下來。

    她不能一命抵一命。

    這樣太便宜顏沫,也太便宜沈家人了。

    顏沫死了,她還有個兒子可以繼承厲家的一切。

    厲北承也沒變心,依然愛她。

    所以,即便她死了,那又有什么用?

    她一點都不痛苦。

    江萱兒微微閉了眼睛,不能如此便宜了顏沫,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要把她搶走的那些都奪回來。

    而且她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厲南亭跟南綰那對狗男女還沒收拾呢。

    沒想到南綰居然給厲南亭生了個女兒。

    自己不幸福,他們憑什么能得到幸福!一群人鬧到很晚。

    土豆與南湉都被送了回去。

    一群姑娘喝的都不少,顏沫與盛夏也多喝了幾杯。

    倒是幾位男士,坐在一邊漠然的看著。

    顏沫今天高興,喝多了幾杯。

    厲北承也就由著她。

    至于盛夏……盛大小姐完全是瘋起來,沒人管得住的。

    沈二少也不敢貿然去搶酒杯,怕被盛大小姐揍。

    厲南亭則在一旁陪著南綰。

    厲梓萱已經帶著睡著的唐子皓離開了。

    南綰不怎么會喝酒,但她明顯心情不太好,所以也跟著展依她們一杯一杯的喝了起來。

    宮遠洋回去剛哄好了糖糕。

    尹韓熙便回了別墅。

    糖糕被哄睡著之后,宮遠洋便去了自己的臥室。

    他與尹韓熙一直是分房睡。

    尹韓熙也是今天才從外地回來,剛回來便聽說糖糕被抱去了顏沫那,一怒之下便跟了過去。

    趁著宮遠洋洗澡的時候,她想辦法進了宮遠洋的臥室,還穿了一身性感的睡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