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歷史軍事 > 這個刺客有毛病 > 第三十一章 喜歡便意味著弱點
    當薛鈴滿臉通紅地走出廚房,看著外面的清澈月光和滿天星斗,以及那個正在屋脊上喝酒的綠衣女子,不由跺了跺腳:“萍姐!”

    她只喊了萍姐兩個字,但是所有的憤懣和羞愧都在這兩個字中包含。

    月光下,何萍舉杯向著薛鈴遙遙敬酒,同時開口笑道:“怎么樣,好看不好看?”

    這位二十九歲的女子在月光下這樣對著十七歲的薛鈴問道。

    月光下她臉龐是光影下優美模糊的側臉,手中的酒液杯中蕩漾。

    神使鬼差的,薛鈴點了點頭:“好看?!?br />
    好看兩個字說出口來,薛鈴才感覺不對,雙手捂住嘴巴,一瞬間不知道自己為啥會理所當然犯了這樣嚴重的錯誤。

    那一瞬間臉才是真紅成了蘋果。

    畢竟,如此不知廉恥的話語怎么會從自己的口中說出來了,薛鈴恨不得撕爛自己的嘴。

    不過何萍只是看著月光下捂臉的薛鈴平靜笑道:“好看就夠了呢?!?br />
    “好了,你該去睡覺了吧?!?br />
    “雖然一時間可能會睡不著?!?br />
    薛鈴一路小跑離開了何萍的視線,何萍看著眼中少女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然后滿飲此杯。

    繼續坐下,望月獨酌。

    ……

    ……

    客棧外的打更聲打過四更的時候,方別才在已經西斜的月色下走出廚房,看到依然在屋脊上喝酒的何萍。

    何萍只帶了一壺酒,沒有什么下酒菜,但是她卻能夠用這一小壺酒一直從未時喝到了丑時。

    一直喝到了方別出來。

    如果這也是一種本事的話,那么何萍這份本事也算得上登峰造極。

    “萍姐你少喝點酒不行嗎?”方別看著屋頂,抬頭無奈說道。

    “我又沒吃你家大米?!焙紋嫉檔?,同時搖了搖手中已經所剩不多的酒瓶。

    這酒瓶充其量也不過只能裝一斤酒,并且何萍喝的并不是最烈的白酒,而是蒸餾過濾后的米酒,入口要柔許多。

    “我喝不壞的,放心?!?br />
    “畢竟相比于在月亮下發呆思春的傻瓜,我更喜歡做一個在月亮下喝悶酒的傻瓜?!?br />
    方別嘆了口氣。

    “林雪是你叫進來的?”

    何萍自然地搖了搖頭:“我大概只是指了指路?”

    何萍說的非常無辜。

    “林雪是個好女孩?!狽獎鶿檔?。

    何萍點了點頭:“我也知道林雪是個好女孩?!?br />
    “但并不是每個好女孩都應該往我身邊推?”方別反問道。

    何萍看著方別,一副老母親看兒子的感覺:“你都十七了?”

    “林雪是我的搭檔,并且組織有規定搭檔不能相戀?!狽獎鶿檔?。

    “規定是組織的規定?!焙紋妓檔潰骸暗撬械墓娑ǘ加欣??!?br />
    方別點了點頭:“但是我暫時不打算喜歡任何人?!?br />
    “為什么呢?”何萍問。

    “喜歡便意味著弱點?!狽獎鸚ψ潘檔潰骸拔以菔輩幌敫飧鍪瀾緦糲綠嗟娜醯??!?br />
    “我?;ち盅┲皇且蛭蛘叨暈腋杏?,但我永遠不會為了讓她活下去而讓我自己去死?!?br />
    “而所謂的感情則是會讓人做傻事的東西?!?br />
    “等到我足夠強大的那一天,我或許才會嘗試喜歡一個人?!?br />
    “但并不是現在?!?br />
    何萍聽著方別的話語,反問道:“你現在還不夠強大嗎?”

    方別理所應當地點了點頭:“當然不夠強大,這個世界上能夠殺死我的人還有很多?!?br />
    何萍笑了笑:“已經不多了?!?br />
    方別搖頭:“很多?!?br />
    “對你來說,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能夠殺你,你也會感覺多對吧?!焙紋嘉實?。

    方別點頭:“是的,一個都已經夠多了,況且現在要比一個還要多很多很多?!?br />
    “那你的劍怎么樣了?”何萍問道。

    方別沉默了片刻:“還在練?!?br />
    “那么我很期待你練成的那一天?!焙紋妓檔?。

    “你練的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劍?!?br />
    “我可不知道夠不夠強?!狽獎鸚α誦Γ骸暗欽嫻囊泛芫煤芫??!?br />
    “時間不早了,我要去睡覺了?!狽獎鷲庋檔?。

    他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走到自己的耳房門口的時候,才回頭,抬頭看著屋脊上的女子:“謝謝?!?br />
    “救命之恩不是應該放在心里,而不是掛在嘴上嗎?”何萍側頭,微笑說道。

    笑容溫柔而甜美。

    “我是感謝萍姐給我守夜到了現在?!狽獎鵓簿菜檔?,微微一笑,然后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同時關上了門。

    何萍無奈地搖了搖頭,抬手打了個哈欠,然后將手中的殘酒倒進口中,隨后縱身一躍,從屋脊跳到院子里。

    月光照下她的影子。

    筆直而修長。

    何萍沿著自己的影子走向自己的房間。

    同樣步履平靜而筆直,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影子上,影子沒有一絲一毫的偏移。

    絲毫看不出來,她在月下的屋脊上喝了一夜的酒。

    只留孤月照空庭。

    ……

    ……

    當第二天薛鈴起來的時候,似乎昨晚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少女作為霄魂客棧的廚娘,每天要起個大早來處理食材,然后等待方別打掃店面開張,何萍負責算賬。

    這就是這個小小客棧的一天。

    當無事發生的時候,霄魂客棧就是一間平靜,小巧,干凈的客棧,提供十個客房的住宿,提供早中晚的三餐,也提供一些簡單的外賣服務。

    這就是霄魂客棧平常的樣貌,周圍人也漸漸熟悉了這間剛開不到半年的客棧,開始接受里面的菜色和口味,也會夸獎那個稚嫩水靈的廚娘做菜越來越好吃。

    雖然說就霄魂客棧背地里做的生意來說,光招待客人以及住店的收入,一個月不知道有十兩銀子的利潤沒有。

    但是薛鈴真的感覺何萍很看重這份收入,很看重很看重。

    就連方別每天的跑堂打掃都非常的認真,非常勤快,并且一絲不茍。

    有時候薛鈴會感覺方別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人,他似乎每時每刻都在用鞭子鞭打著自己前進,自律,冷淡,并且非常的認真,與謹慎。

    就這樣,當第九天過去的時候,這天早上薛鈴蘇醒,發現自己的枕頭邊放著一雙薄如蟬翼通體雪白的金絲手套。
{ganrao}